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5章 如果二十一个不够呢?

    第65章如果二十一个不够呢?



    下午回来之前,张政委还意味深长地跟厉南朔开玩笑,“老厉啊,你虽然年轻,但还是得节制一点呢!”

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节制。



    大概,这些年节制的,都得还在这只小野猫身上了。



    她惹的火,都得她亲自来灭。



    他从没见识过白小时这样的姑娘,每一次,都能给他带来惊喜和惊吓。

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,盯着她的反应,看了一会儿,反手关上门,朝她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下床,开窗,把塑料袋里的东西丢到了楼下。



    “我跟你的房间不是同一个方向,你上面那层,不住人,所以,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喜欢玩这些东西?”厉南朔又是低声笑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的脸,一阵发青一阵发白,被他气得不轻。

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无所谓啦!”白小时假装不在意地回,“厉长官丢的人比我大,厉长官还没生气,我生气什么?”

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厉南朔已经走到了她跟前。



    他伸手,揽住她的腰,将她用力扯到自己身前,让她贴住了自己。



    一手勾住她下巴,低头,凑到她唇边轻声道,“你确定,我只能一晚三次?如果二十一个不够呢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昨天晚上,是故意没回来。



    他也心疼白小时,因为是第一次,肯定会痛,但是他怕自己回来,又会忍不住要她。



    好不容易忍过了一天,今天她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招,不是找他回来教训她吗?

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清楚,白小时为什么要给他寄这个东西。



    得多生气才能做出这种事?



    可是偏偏这种事,又无法解释,他堂堂七尺男儿,做了就是做了,他确定自己会负责的事,为什么不能去做?



    白小时脸一烧,伸手推了他一下。



    他纹丝不动,直接含住她的唇,轻声道,“把舌头伸出来。”



    他果然是属狼的。只知道吃吃吃。



    她这么光明正大地挑衅他,就是为了让他生气,哪知道他根本油盐不进!



    她狠狠瞪着他,想要反抗。

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他也不吃硬这一套,倒不如顺着他。



    一念至此,她立刻乖乖伸出舌尖,顺势伸手,勾住了他的脖子,主动凑了上去,轻轻舔了下他的唇,紧跟着,主动回应他的浅吻,舌尖探入他的口中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吮住她的舌,眼中却不免,闪过一丝诧异。



    破天荒的,这是白小时第一次主动。



    这让他觉得奇怪,也让他觉得惊喜万分。



    他右手一用力,径直把她抱上了后面的飘窗窗台,白小时在接触到冰凉的大理石台面时,冰得一个哆嗦,忍不住抬起双腿,缠住了他的腿。



    冷,吃不消,虽然十月还很热呢,但她可不会这么nuèdài来大姨妈的自己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却因为她这进一步的主动,立刻起了反应。



    他伸手,解开了腰上的皮带,一条腿微微弓着,跪在了飘窗上,抵住了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吻着他,松开,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又吻住。



    第二次吻住的时候,他径直吸住了她的舌,卷住了,松开,又吸住,在她的口中,不断地慢慢进出,像是男女在一起时的某种动作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有些蒙了,脑子里,忽然回想起了前天晚上的某些片段。



    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轻轻喘息起来,跪坐起身,更加贴近了他。



    两人热热的呼吸,纠缠在一起,熏得她小脸潮红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低眸看着她诱人的模样,忍不住,伸手向下,慢慢褪去她的睡裤,大掌在她的肌肤上,一寸寸游移。



    她身上有些凉,可渐渐的,带了温度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想,应该够了。



    于是,手指换了方向,探向她的深处。



    然而接触到她dǐkù的瞬间,他立刻僵住了,隔了两秒,松开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脸上满是狡黠的笑,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不巧,我给忘了,今天早上我亲戚来了。你应该没那么重口味吧?”



    这小东西一定是故意的,故意主动挑起他的兴致,然后说不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回答,低眸望着她娇嫩的唇瓣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有一点点慌,觉得大事不妙。



    “下面不行,用嘴也一样。”他嘴角挑起一抹弧度,像是恶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慌乱了一瞬间,头摇得像是拨浪鼓,“嘴也不行!”



    “理由?”



    “长了口疮。”她胡编了一句。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微微俯身,又凑近了她,“我试试看。”



    眼看着厉南朔又要凑上来吻她,白小时立刻往后挪了一点,捂住了自己的嘴,“在很深的地方,你看不到也感觉不到!”



    话音刚落,厉南朔伸手抱住了她,转身,直接把她丢到了床上。



    这简直是挖了坑给自己跳啊!白小时这一刻终于明白了,什么叫自食恶果!



    她一个翻身,就往床另一面爬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一探手,轻松搂住她的腰,困住了她的去路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趴在床上,动弹不了了,绝望地想着待会儿会发生的可怕的场景。



    他一次要好久,她的嘴大概会废掉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坐在床沿上,好笑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,顺手捞了被子,又盖在了她身上。



    虽然他很想要她不假,但,第一次,已经是在她不清醒的情况下发生了,第二次,他希望是水到渠成的,至少不要再让她觉得,自己是个工具。



    她说她长了口疮,那他就信了。



    他顺势躺在了她身边,隔着被子,搂住了她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小时只露了一张脸,窝在他怀里,诧异了几秒,忍不住动弹了下。



    “不想用嘴,那就别动。”厉南朔闭着眼睛,沉声说了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乖乖不动了。



    过了几回,她已经轻车熟路,知道他这是在放空自己,想要弟弟冷静一下。



    在他的怀里窝了一会儿,她忽然忍不住想笑,仰头望向闭着眼睛的他。



    “前两天,电影院里上映了一部这种片子,要一起去看吗?据说好好看呢,过几天就下架了。”她故意挑逗他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微微皱了下眉,掀开眼皮,目光灼灼地对上她含着笑的眼睛。



    “我明天要出差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后天大后天呢?”白小时继续不要脸地问。



    “看情况。”厉南朔不在意地回了句,又闭上眼睛,没理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