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6章 狐狸精

    第66章狐狸精



    没劲,还以为他会生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。



    仔细想来,他这种地位的人,是不可能跟她一起去电影院这种曝光度这么高的地方吧?



    一来,很危险,二来,不是情侣一起去看电影,好别扭呢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闭着眼睛,听着她的叹气声,忽然又低声道,“八号上课之前,哪都不许去,把腿伤先养好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伸手搂住他精壮的腰,想了下,回道,“七号我得出去一趟,好不容易面试上的工作,不能放了别人鸽子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缺钱?”厉南朔冷淡地回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觉得有点生气,真是有钱人不知道qióngrén的难处啊!



    但是她出去工作,怎么着也得经过他同意,才能成功,不然后果可想而知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还是忍住了,继续轻轻抠着他薄薄军服下的腹肌。



    “我一年十二万工资,全都扣在了欠你的三千万里面,我要是不工作,以后出门买瓶矿泉水都没钱,多可怜呐?”



    “而且我那些同学,一个个的都找了实习工作了,我们宿舍就剩下我没实习,我可不想跟朋友和社会脱节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轻轻吸了口气,似乎想说什么。



    半晌,却一个字也没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着他平稳的心跳,猜他至少没有生气,没生气,那就好办了。



    “还有,白濠明跟我断绝了父女关系,以后就不会给我钱了,虽然十八岁以后,他就不怎么给我钱了,可我总得自己想办法,攒点嫁妆钱吧?”



    “我保证,我的这份工作,绝对不会影响在这里工作的八小时。”



    虽然,他养着她绰绰有余,养十个一百个她也不成问题。



    他将来娶她,也不需要她的一分钱嫁妆。



    可她想要的,他都会尽量满足。



    他不希望,她失去了亲人,还失去朋友。

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思量了半晌,冷冷答了一个字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厉南朔虽然说出差一天就回来,到了七号下午,还没见人影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心里不免有点暗爽,跟着齐妈一起收拾完了草坪,早早的就上街去买衣服。



    在店里试了半天,挑了套一字肩的黑色连衣裙,在半截大腿处开了个衩,行走间,满是韵味,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成熟了一点,出彩,却又不过分张扬。



    她满意地对着镜子照了会儿,爽快地刷卡买下。



    开着自己的小车到了湖城约定好的饭店时,不过五点多一点。



    她一边晃荡着车钥匙出了停车场,一边往电梯走,看到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雨。



    路况不好,今天晚上开车回去估计要多费一会儿功夫了。



    她和厉南朔说好了十一点前会回去,要是晚了一会儿,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呢?



    她站在电梯前默默想着,看到后面又来了两个女演员。



    这两个人她认识的,她们曾经在顾易凡演过的电视剧里,出演过女三女四这样的角色。



    恰好在这里碰见,应该不是凑巧,这两个可能也在她的剧组演戏。



    要不要打声招呼呢?



    她正在犹豫间,忽然听到其中一个人这么说,“……你那个女四的角色,确定不给了吗?那还让你过来干什么?真是欺人太甚!”



    另外一个脸色很难看,回答,“不知道,冯导说看情况!我估计要么是给那个关系户顶了,要么是给那个狐狸精顶了!要不是看在今天晚上有大人物会出席,老娘直接甩脸不干了!”



    “那个狐狸精什么来头啊?我看过她丢在桌上的简历,以前都没演过戏,怎么一上来就能演女四?”



    “呵……肯定是什么夜店上班的野模,上了冯导的床,要来的角色呗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透过面前镜面的电梯门,看了她们一眼,彻底闭上了嘴,她们说的狐狸精,估计是她。



    正好电梯门开了,两人嘀嘀咕咕地走了进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原本在她们前面,硬生生被嚣张的两人撞了下肩膀,挤到了后头。



    她白小时长这么大,什么鸟没见过?



    她根本不在乎两人的侮辱,拉了下被撞得滑落了一些的领口,微微低下头,没上电梯。



    待会儿她们一起进了包厢,然后那两人发现,她们骂的人就是白小时,这得多尴尬?



    她进剧组,就是为了混个几万十万块的出演费,不想撕逼。



    和这样的人撕逼,也不值得。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“咦?巧了!等等别关电梯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这声音有些耳熟,扭头一看,是冯坤和其他几个男人。



    冯坤眼神一瞟,发现电梯前的人是白小时,眼睛猛地一亮,笑着招呼道,“小时啊,怎么不进电梯?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,里面这两个也是咱们剧组女演员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朝他抿唇笑了下,扭头朝电梯里两个女演员,也笑了笑。



    她看到两人眼底闪过的惊讶,还有一丝尴尬。



    她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是朝两人自然地招呼了一声。



    冯坤伸手过来,热络地拉着她进电梯。



    搭了两秒,白小时不动声色地往边上闪了下,躲开了冯坤的手。



    人有点多,她往里面退的时候,看到两个女演员盯着她和冯坤看了几眼,表情不可描述。



    无所谓,身正不怕影子斜,她们愿意怎样想,是她们的事。



    她别开头,又笑着回了两句冯坤的提问。



    进包厢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跟着冯坤,一一打过了招呼,握过手,大家算是都认识了。白小时面相生得甜美,嘴又甜,大家对她印象都还不错,鼓励了几句。



    全都落座的时候,还空了几个位置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自己坐在了最偏的位置,边上就坐着那两个说她坏话的女演员,她虽然好奇是谁还没来,但也没人可问,索性也不问了,自己坐在角落里默默喝茶。



    大约等了十几分钟,到了约定开席的前一分钟,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下意识扭头看了过去,看到一个小有名气的导演,打开了门,这就是他们这部戏的总导演。



    然后,导演进门,恭敬地朝跟在他身后进门那个男人,低了低头,笑着说道,“小顾啊,你就坐在我和清影中间吧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缩在阴影里,看着进门来的那道挺拔身影,诧异到,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