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7章 漱口水的噩梦

    第87章漱口水的噩梦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陆枭这么问的用意,愣了下,点头回答,“知道。”



    陆枭扭头,望向白小时,他想自私地告诉她,他和厉南朔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朋友,所以也不希望白小时和厉南朔在一起。



    但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,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混蛋。



    然后,只是朝她笑了笑,“小时,他这个人,无论是背景还是心机,都非常复杂,你要是选择跟他在一起,一定会吃亏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笑吟吟地看着他说话,忽然伸手,挎住他一只胳膊,半撒娇半认真地回答,“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,这样的男人,我再多长一个脑子也驾驭不住他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跟他……”陆枭皱了下眉头。

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月前不当心招惹到他,现在在他家做苦力还债呢!”白小时故作轻松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你欠了他多少钱?缺钱用就是因为欠下他很多债吗?”陆枭继续疑惑地问,“缺多少钱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随即打断了他的话,苦恼地回,“老大,你不用管我欠了他多少钱,我自己能解决的事,你就别瞎操心啦!”



    说完,电梯就到了顶层九楼。

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的瞬间,白小时立刻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喧闹声。



    然后外面等着的人,一窝蜂朝白小时涌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一帮人搞蒙了,诧异间,看到他们手上举着的红色小旗子:“庆祝老五单身趴!”



    不用想,这肯定是陆枭临时替她准备的,想让她开心。



    熟识的一帮朋友全来了,除了顾易凡。



    她感动到有点想哭,扭头看了眼人群后,专注地盯着她的陆枭。

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今晚去他么的顾易凡,去他么的厉南朔!



    没有男人,她白小时照样能过得好!



    “我先干为敬啊!”她顺手接过旁边人递给她的一瓶啤酒,一口气吹干了。



    这里是陆枭的地盘,叫皇家一号,陆枭凭借着陆老将军的人脉,六七年之内,把皇家一号发展成为了阳城最大的一家高档私人会所,势力盘根错节,一环扣着一环。



    虽然陆家最近局势动荡,皇家一号却没有受到多大影响。



    陆枭的能力和手段,可见一斑。



    “你们下手注意点轻重啊!不准给她喝超过两瓶!”陆枭立刻在背后警告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却跟疯了一样,喝完一瓶,摔在地上,又接过另外一瓶,灌了几口。



    陆枭想要阻拦,伸手的一瞬间,却又停下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背负的东西太多了,有的时候,她也需要发泄,他伸手去管,就没意思了。



    一帮人进了最大的豪华包,白小时借着涌上来的一股子酒劲,跳上了正中的桌子,“咱们今天玩波大的!敢不敢?谁怂谁是狗!”



    陆枭站在门口,原本想离开,先去忙完自己手上的事,再来陪白小时。



    思考了下,还是朝身边的经理低声说了句,“跟808的客人说我不在,小事你自己拿主意。”



    陆枭今天晚上为了白小时,已经推掉了太多重要的事。



    经理脸上写满了为难,轻声回答,“可808的公子咱们实在得罪不起啊,那么多人物作陪,少爷你要是不去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少我一个不少。”陆枭想也不想地回。



    能让白小时开心起来,在他心里,比什么都重要。



    他关了门,转身往里走的时候,里面一帮人已经在闹着做游戏准备了。



    他一看十几个人围成一圈坐在沙发上地上的架势,就知道白小时要搞什么了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穿过人堆,径直坐在了白小时边上。



    “再说最后一遍啊,一男一女间隔着坐,要是女朋友和男朋友管得紧的,就别玩了,省得回家跪搓衣板!”白小时没注意到身边坐了陆枭,兴致高昂地说着游戏规则。



    以往玩这个游戏时,白小时和顾易凡绝对不会参加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对于喜欢的人的忠诚法则,陆枭心里相当明白,她今天这么放开了的玩,也许说明,她心里已经放下了顾易凡。



    很简单的一个游戏,嘴对嘴传纸牌,把一张纸牌,吸在嘴上,旁边的人用嘴吸住背面吸过去,一个个的传下去,传到哪个人嘴上掉了下去,很容易就会亲上隔壁异性的嘴。



    简单,cìjī。



    人坐好的同时,纸牌很快的,就从白小时左手边的人嘴上,一个个地传了过来。



    陆枭背靠着沙发,看着兴致高昂的白小时,眼底也忍不住浮起一丝笑意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飞快吸过左边男人嘴上的纸牌,扭过头,看见右边坐着的人,竟然是陆枭,愣了一下。



    陆枭和她对视了两秒,缓缓坐直了身体。



    边上的人,随即开始大声起哄。



    有些人,一早就看出,其实陆枭是喜欢白小时的。



    所以顾易凡和白小时分手,对于陆枭来说,倒是个好机会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陆枭朝自己伸过来一只手,他揽住她半边脸的同时,她看着他跟平时有些不一样的眼神,忽然有点胆怯了,酒也醒了大半。



    不让陆枭吸这张纸牌,她就输了,就得喝一杯深水zhàdàn。



    深水zhàdàn的酒精浓度,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。



    但其实,喝酒无所谓,大不了玩一会儿就睡个天昏地暗去。



    她忍不住,往后瑟缩了一下。



    猛然间,想起了那瓶漱口水,一回想起来,那味道仿佛又回到了嘴里。



    下一秒,她立刻错开了陆枭凑过来的脸,伸手去够桌上的深水zhàdàn。



    端起来的同时,面前忽然伸出一只手来,按住了她的手背。

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抬头去看,竟然是厉南朔。



    见鬼了,他是怎么进来的?!



    她愣住了,扫了眼门口的方向,看到宋煜,用枪正抵着门口保镖的太阳穴。



    刚才房间里起哄的声音太大了,竟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异常。



    陆枭因为白小时的刻意避让,心中正在懊恼,不应该这么快对她表现出来。僵持着刚才的动作,没动。



    很快的,便察觉到了室内诡异的安静。



    他扭头,正好和脸上带了一丝愠怒的厉南朔视线对上了。



    他愣了下,随即起身,往前走了一步,勾起嘴角笑,“不过是玩个游戏,紧张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