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92章 厉南朔,你在哪里?

    第92章厉南朔,你在哪里?



    白小时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了刚才在门口碰到的王慧。



    “老师,您的意思是,有人说我个人作风不正是吗?”她皱着眉头低声反问。



    辅导员脸色更差,朝她重重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心里有数了。



    一定是王慧,在辅导员的面前说了什么。



    能上升到有辱校风校纪,被开除的高度,她想,她已经明白了王慧在老师跟前说了什么。



    她扭头,望向办公室门口,看到王慧还幸灾乐祸地站在门口,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我刚刚给你爸爸也打了电话,他说这件事他不想管,随便学校怎么处理。”辅导员一边说着,又是叹气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你这样的优秀学生,犯了这样的错误,待会儿领导过来时,认错态度好一点,说不定还能给你从轻留校察看的处分。”



    虽然白小时家里有钱有势的,但是白濠明不愿意管,爱理不理的样子,学校肯定要重罚白小时,十有**是要被开除。



    他一边惋惜,一边低声劝导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只听他说了几句,忽然间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辅导员还没反应过来她在笑什么,白小时忽然伸手,抡起边上的凳子,朝门口的王慧冲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她狠狠砸过去的同时,王慧惊慌之下想要躲开,却还是晚了一步,被砸中了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顺手,狠狠揪住了王慧的一把头发,两个巴掌就朝她脸上甩去,“rìnǐmā!!!”



    王慧拼命尖叫了起来,这个时间段,门口人来人往的全是到办公室签到的学生干部,立刻有人上来劝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紧揪着王慧的长发,在手上转了个圈,任凭别人怎么拉,她也不松开王慧的头发。



    王慧被人护着,钻了个空子,立刻反击,朝白小时抓了几把。



    尖叫道,“白小时,你还要不要脸了!被人bāoyǎng还这么理直气壮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的胳膊和手背都被挠出了血,脸上也被挠了道,立刻咬着牙抬脚朝王慧踹去。



    等到院子和校长赶来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被十几个学生拖开了。



    学生看到领导来了,立刻松了手,要各自回去上课。



    他们一撒手,白小时立刻,飞快地又揪住王慧的头发,用力卡住她的下巴往墙上撞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!你违反了校纪,还当着老师的面斗殴,不想留在学校了是吗?!”



    院长立刻冲上来,拦在了两人中间,伸手推了白小时一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瞪着通红的眼睛,咬紧了牙关,仍旧是死死瞪着院长身后的王慧。



    “连犯两条校规,再优秀的学生,也不能留下,这会在学生中间带起不良风气!”校长后脚走了进来,气得用手指直接指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“她说我被bāoyǎng我就被bāoyǎng了?”白小时死死捏着拳头,冷漠地回。



    “保安科室的科长监控都调出来了!白先生也默认了!有很多同学目睹到你上下课被豪车接送,这两个月甚至都没怎么回宿舍住过!你要我们怎么相信你的话?”院长大声回道。



    白濠明不管她,任由学校一方污蔑她,这是为人父母正确的姿态吗?

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胸口不断起伏,沉默地又望向了王慧。

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是打定了主意记我被bāoyǎng一过是吧?”半天,她从齿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。



    程久川听到消息,立刻从教室里赶了过来。



    跑到办公室门口时,正好看到白小时这毅然决然的模样。



    “院长,校长,白小时这事儿我是知道的,她绝不是那样的人!”



    程久川立刻快步走进来,沉声解释,“如果只是学生谈恋爱,咱们也无权过问,不能只听别人的片面之词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脑子里已经愤怒到无法思考。



    她无法站在这里,遭受这些人言语上,以及肢体动作眼神上的羞辱。



    更无法接受,白濠明对自己的冷漠,赶尽杀绝。



    她看了眼程久川,轻声道,“程老师,你出去,我自己解决。”



    程久川扭头看向她,眼里的情绪十分复杂。



    哪怕是唯一帮着她说话的程久川,也好像在怀疑她。



    这几个月,她尝受过的,被孤立被伤害的滋味,让她甚至有些麻木了。



    她机械地掏出包里的手机,按下了一个号码。



    几秒之后,厉南朔低沉的嗓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她的声音,带着些许的颤抖。



    即便是隔着电话,厉南朔也立刻听出了她声音微妙的变化。



    顿了下,反问她,“说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学校领导给我爸打电话,我爸不管,他们现在要开除我。”她低垂着双眸,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要那么可怜。



    可天知道,听到他声音的瞬间,她有多委屈,多想哭。

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厉南朔,沉默了几秒,随即低声回道,“我半个小时之内到。”



    她要挂电话的瞬间,又听到他说了句,“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,先忍着。”



    她这边刚挂了电话,一分钟没到,校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校长立刻转身出去接了,几分钟之后进来时,脸上的神情有点奇怪。



    “教育局局长打来的,让我们现在去会议室,带着白小时。”他朝院长解释了一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伸手,指向王慧,“带着她。”



    几个人走到会议室,刚坐下没多久,教育局局长就带着人过来了。



    局长开门的瞬间,扭头朝身后的人,恭敬地低下头,“长官请先进去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到进门来的熟悉的穿着军装的身影,忍不住撇了下嘴角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了会议室的人一圈,目光随即落在了白小时身上,朝她大步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还没站起来,他已经走到了她身边,伸手抱住了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在他怀里,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,眼眶忍不住一酸,委屈一股脑地涌了上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到了她小臂上被挠得血迹斑斑,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,抬起右手,捧住了白小时的脸,盯着她脸仔细看了两眼。



    然后,又看到她脸上被挠的一道指甲印。



    他的宝贝,除了惩罚她不听话时,他会咬她的唇。



    他甚至舍不得下手打她屁股一下,就十二个小时没见到,竟然被人挠成了这个样子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