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00章 没长眼睛啊

    第100章没长眼睛啊



    白小时睡到早上**点醒来的时候,没见厉南朔回来,就死心了。



    还说什么,尽量赶在早上回来。



    都是骗人的而已。



    她自己起床吃了早饭,在酒店又待了半天,忍不住问宋煜,“我们是今天晚上回阳城吗?明天礼拜一了,我还得上课。”



    “应该是今晚,最迟不会超过明早。”宋煜认真地答。



    也就是说,厉南朔不处理完这里的事情,很有可能要明天才能回去。



    天知道他把她带到京都来干什么,她在酒店都要长出蘑菇了。



    而且,京都又比不上阳城安全,她甚至睡觉都不敢睡熟,提心吊胆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不在乎她这条小命,她自己可在乎呢!

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今天晚上,酒店二楼有个舞会,住在这里的所有人必须参加舞会,所以即便长官回来了,白xiaojie也得晚上参加完舞会之后,才能启程回阳城。”宋煜又提醒道。



    “舞会?”白小时疑惑地皱了下眉头,“我可以不参加吗?我可以现在自己搭高铁先回去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行,长官说了,外面太危险。”宋煜面无表情地回。



    是因为厉南朔在身边,才危险啊!



    白小时也不是傻的,很清楚前晚上的攻击事件,对方是冲着厉南朔来的。



    但跟宋煜kàngyì是没有用的,宋煜只负责执行命令,白小时心里很清楚。



    她忍不住叹气,接过宋煜送来的第二套礼服,乖乖到房间里面去换上。



    换个角度来想,厉南朔今晚不回来,也有好处。



    她单独去参加舞会,那样大家就不知道,她是跟厉南朔一起的,那她也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

    那些杀手啊,什么莺莺燕燕的啊,就不会把她当做目标了吧?



    这么默默安慰了自己几句以后,竟然莫名舒坦了不少。



    她下楼去的时候,才五点没到,宴会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。

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唯一一个要求,你离我远一点儿啊。”白小时进门前,朝宋煜低声说了句。



    “我就想在这里安安静静吃会儿东西就上去,不希望别人知道我是跟厉南朔一起来的。”



    宋煜虽然不明白,白小时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要求,但既然白小时不希望他离她太近,那么他就离她远一点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见他点头,立刻心满意足地提着裙摆,自己一个人默默进了宴会厅。



    一眼望过去,金发碧眼的还挺多的,看来洲际酒店接待的,全是这次来参加首脑会议的外宾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扫了会场几眼,自己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,不声不响开始吃起了东西。



    她来得不早不晚,一般最重要的宾客,都会踩着点过来。



    吃得半饱的时候,门口接待忽然就忙起来了。

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掐着点过来的都是谁,饶有兴致盯着大门的方向看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见陆老将军带着陆枭进来了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下,怕陆老将军看到自己,询问一些她不想回答的话,随即转过身,背对向了门口。



    身后两个打扮得不俗的年轻姑娘,差点跟白小时撞上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反应快,迅速端稳了高脚杯,才没把酒撒在对方身上,“不好意思啊!”



    “笨手笨脚的!眼睛瞎了啊!!!什么东西,也敢挡着我的道!”其中一个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姑娘,立刻大声嚷嚷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有意的,对不住了。”白小时深吸了一口气,咽下了心里些许的不快,脸上仍旧是带着抱歉的笑的。



    蓬蓬裙小公主上下打量了白小时一眼,又见她两只手都拿着吃的,身边没人,眼神随即带上了一丝鄙夷。



    “你跟谁一起来的啊!看这土里土气的样子,该不会是买通了迎宾偷溜进来的吧!”



    “就是,现在的女孩啊,都眼比天高!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,还以为自己是灰姑娘呢?”边上一起的穿着紫色长裙的姑娘,立刻附和道。

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这身衣服多少钱吗?撒了一滴果汁上面,卖了你你也赔不起!”蓬蓬裙小公主眼睛翻得几乎都看不见眼睛珠子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脸上的笑淡了些,看着两人,没有做声。

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我马上叫安保人员过来!真是什么人都敢往里面放,也不看看今天这是什么场合!”蓬蓬裙小公主指着白小时,几乎是破口大骂。



    简直像条疯狗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优越感。



    “去啊。”白小时冷笑了下,无所谓道。



    “首先,我承认我忽然转身差点撞上了你们,是我的不对,但是,这条路这么宽,平行走十个人都绰绰有余,你们两个人躲在我后面,行为鬼祟,我完全可以说,你们是想偷我身上的东西。”



    “笑话,我们偷你的东西?!”蓬蓬裙小公主脸红着又叫了起来,“我们就是想借个东西挡一挡罢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是人,你们才是东西。”白小时面不改色地回。

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东西!”小公主愤怒地反驳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笑了,“是啊,我也知道你们不是东西,用不着这么骂自己吧?”

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小纪,他们都进来了,咱们先别把事情闹大,待会儿再跟她算账不迟!跟泼妇计较什么!”



    边上紫裙小公主见蓬蓬裙小公主要被气炸了,立刻伸手拦住,神情倨傲地劝了句。



    说完,拉着蓬蓬裙小公主,绕开白小时,往门口方向迎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后退了两步,不偏不倚,挡住两人的去路,“巧了,我就是剖腹产生出来的,你们怎么知道?”



    两人脸上的神情,随即变得有些气急败坏。



    蓬蓬裙小公主又瞪着白小时骂了起来,“好狗不挡道!滚!!!”

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吗?先叫安bǎoguò来。想要算账,现在就可以,待会儿多没意思?”白小时把手上的果汁,放到了一旁的长桌上,皮笑肉不笑道。



    “小纪,你别理她,陆枭和陆将军好像往我们这里看了!别给陆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!”紫裙小公主往远处张望了一眼,急道。



    原来是陆枭的仰慕者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一愣,二话没说,放了两人的道,头也不回,匆匆往前面人多的方向挤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