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01章 我不姓白,先生搞错了

    第101章我不姓白,先生搞错了



    白小时迅速钻到人群里,扭头去看时,那两位小公主,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,朝远处陆枭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了跟在陆枭身后的白子纯。



    白子纯对粉色有着异样的固执,今天的晚礼服穿的又是粉色,站在陆枭身后东张西望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真的很想撕烂那张脸,她忽然想起了,白子纯陆友心母女,欠她的那一百个响头。



    甚至于,现在跟白子纯参加一个活动,她都觉得恶心。



    今天真是倒了霉了,早知道哪怕偷偷逃走,现在在高铁上吃着泡面,也比参加这个舞会来得好!



    “咱们就这么放过那个嚣张的乡巴佬?”蓬蓬裙小公主一边走,一边往白小时刚才逃走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让人跟着那个乡巴佬了,肯定跑不了!”紫裙小公主朝蓬蓬裙小公主安抚了两句。



    蓬蓬裙小公主这时才脸色好看了点。



    两人朝陆枭走过去的路上,一下子就看到了白子纯。



    陆枭竟然身边带了女人来参加舞会?!



    蓬蓬裙小公主一下子觉得天昏地暗,差点没站稳。



    “陆枭的眼光不可能这么俗气!咱们先别自乱了阵脚哈!”紫裙小公主立刻给蓬蓬裙小公主打气,“而且之前你听有谁说过,陆枭有女朋友了?”

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蓬蓬裙小公主这才放下心。



    “但是啊,咱们必须得给这个小狐狸精一个下马威,让她敢打陆枭的主意!”



    两人走到陆枭和陆老将军面前时,已经把心揣进了肚子里,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,和他们打了招呼,唯独假装没看见白子纯。



    白子纯倒是殷切地朝两人笑了下,伸手想要和她们握手。



    手伸出去半分钟,愣是没人理她。



    陆枭虽然察觉到了,但也乐得看白子纯笑话,假装没发觉。



    白子纯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?但是脑子里记得陆友心对自己的嘱咐,无论遇到怎样的羞辱和变故,都必须忍着。



    她笑了笑,自己又收回了手。



    陆老将军朝陆枭嘱咐了几句,“陆枭,多照顾着些子纯,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。”



    陆枭淡淡点了点头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陆老将军有正事要办,随即跟着几个身份显赫的政要人员,上了三楼去谈事。

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?陆枭不管她,就证明她和陆枭,绝不是那种关系。”紫裙小公主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,凑到蓬蓬裙小公主耳边,轻声说了几句。



    几人还没寒暄上几句话,陆枭恰好遇上了熟人,本就不想跟这些女人有过多接触,就把三个女人晾到了一边。



    白子纯和两个小公主大眼对小眼了几秒,有些尴尬,自己跟着陆枭过去的方向,追了几步。



    没想到两个人立刻跟在了她身后,拦住了她。

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,你们搞错了。”白子纯看着来势汹汹的两个人,人畜无害地笑了起来,“你们堵我没用,我跟陆大哥不熟的。”



    “骗谁呢?你跟他不熟,他会带你来参加舞会?”蓬蓬裙小公主尖酸刻薄地抵了回去。



    “是我爸爸跟陆老将军认识,陆枭才卖了个人情带我进来,我的目标不是陆枭,我家出了件不好的事,陆枭这地位能力,还帮不上我家的忙呢!”



    白子纯说话间,脸上的神情楚楚可怜。



    面前的两人眼中随即又带上了鄙夷,“原来是名媛交际花啊!”



    名媛?!白子纯听出了她们话中的强烈恶意。



    她们竟然这么说她!她们两个又好到哪里去?



    白子纯脸色变了下,很快又恢复了常色。



    为了顾易凡,她暂且忍了,不在这里发作,不然就前功尽弃!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往四周找了一圈,指向远处那个楼梯边上的纤瘦身影。



    “你们的目标应该是那个白小时才对,要是不信的话,你们自己去问问,陆枭跟她什么关系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正端着甜点吃着,莫名打了个喷嚏。



    打一个喷嚏,就是有人在说她坏话。

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,往四周围扫视了一圈。



    没有发觉到什么异常,又收回目光,低头吃甜点。

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里的每一样小点心,都很好吃,她以前难得参加的几个舞会,跟今天这个一比,简直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。



    她一边幸福地想着,一边又拿起了一盘精致的松露小蛋糕。



    尽管身边的人,都朝她投来了诧异的目光,没几个人来这里参加舞会的目的是为了吃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丝毫不在乎自己现在是什么吃货形象,只是朝看自己的人,都礼貌地回以一笑。



    然后就撑得开始打嗝了。



    摸着肚子往前面巡视她的点心王国时,背后忽然一只手,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。

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心道,不会这么倒霉吧?



    她憋了一口气,心虚地回过头,发现拍她的人不是陆老将军的瞬间,顿时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白xiaojie吧?”对方是个穿着西装,高大威猛的肌肉男,长相倒是很普通,耳朵上戴着一只耳麦。



    正常舞会上的来宾,谁身上带着耳麦这种东西?



    经过前天晚上的停电事件,白小时学聪明了一点。

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朝对方笑,“不是啊,我姓宁,你搞错了大概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想往人堆里钻。



    “不管你姓什么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对方停顿了下,脸上闪过一丝疑惑,随即伸手来拉白小时的手腕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机灵地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对方的手,脸上的笑,冷了下去,“我凭什么要跟你走?你要是bǎngjià犯呢?”



    “bǎngjià犯?”对方不屑地笑了,“我是总统夫人身边的贴身保镖之一,白xiaojie要是不怕丢人,在这里处理那件事情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跟什么?”白小时皱了下小脸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往大门出口处走。



    她有预感,这件事她一个人绝对处理不来,必须去找宋煜。



    “你刚才偷了总统夫人的一枚祖母绿宝石,被我们的人发现了,现在总统夫人叫你上去问话!”西装肌肉男两步一跨,拦住了白小时,沉着脸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