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22章 我要去找他

    第122章我要去找他



    她认认真真看着秦苏苏,问,“我问你,假如,你爸爸给你留下了一样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,比如一块机械表,他花光积蓄为你买的一块玉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苏苏老老实实摇头。



    “我说假如。”白小时一字一句清晰地回答,她希望厉南朔也能听到她此刻的话。

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有。”



    “然后那块玉,当初就被你亲戚偷走了,你压根不知道这是你爸替你买的,现在你知道了是你的,你亲戚要卖了它,你会不会抢回来?”



    “废话啊!那是我爸给我的东西,我不管它值不值钱,我拼了命也得拿回来啊!”



    “如果这块玉,换成是价值几亿十几亿的现金呢?”



    “我的妈……”秦苏苏由衷地发出了一声感叹,“小时,每当你给我打比喻的时候,我就有种抱紧你大腿的冲动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了眼角落里的监控,随即收回目光,淡淡回答,“不说了,我今天很累了。”



    爬shàngchuáng,背对着监控的瞬间,她摸出枕头底下的宁霜的照片,默默贴紧了自己胸口。



    心口疼得发闷。



    坐在车里听着监控的宋煜,迟疑了一下,按了倒退键,录下白小时刚才那段话,随手发给了厉南朔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帝国与b国因为一座小岛,而引发的小矛盾,持续发酵。



    几个有身份地位的大将军,前后抵达闵湖,去了海军区。



    周末时,铺天盖地的新闻,全是帝国或许要和b国开战的消息。



    而厉南朔,此时正在跟b国交涉的最前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在网上翻阅了几张,网友对此事件言之凿凿的详细分析,忍不住的心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是负责这件事的,如果真的打起来,他肯定要挡在最前面。

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后悔,五天前不应该因为白氏的事情,跟他闹得那么凶。



    所有无关国政的事,在上升到国家大事的矛盾面前,上升到生离死别的情况面前,全都是个屁!



    白小时脑子里,满是网友说的这句话。



    谁叫她喜欢的人,是地位这么显赫的厉南朔?



    她只能自认倒霉,自认死死栽到了他手里。



    她在铺上坐着发了会儿呆,掏出手机给厉南朔打电话,果然还是关机。



    恰好宋煜在菜场运回了齐妈要做的菜,送到了宿舍门口。



    转身要走的时候,白小时忍不开口叫了他一声,“宋副官。”



    “嗯?”



    “厉南朔现在不需要你吗?”白小时轻声问他。



    宋煜愣住了,随即朝她笑了下,“虽然我现在应该去他身边,但他觉得,你身边更需要人保护,毕竟,b国完全可以查到你的身份,派特务bǎngjià你,以达到威胁他的目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到时长官是该选择救你,还是选择成全帝国,放弃你?”

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白小时脑子里,忽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

    “既然他也需要你,为什么不能,让我跟你一起去海军区呢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说出这话的瞬间,齐妈洗盘子的手一抖,摔碎了一只盘子,室内的几人,同时诧异地望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顶着众人的目光,硬着头皮继续说,“为什么不行呢?他没说,我不能去他身边吧?”



    宋煜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他和齐妈对视了一眼,看到了齐妈眼底的惊喜。



    齐妈的意思他完全了解,白小时终于开窍了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说得很有道理,但我有一句话要讲,海军区总部基地,设在离大陆海岸几百里以外的一座岛上,现在又正好是敏感时期,人员进出,全是坐小型飞机和直升机过去的。”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,敢坐飞机吗?”



    要坐飞机?!



    白小时呆住了。



    “而且,长官今天有外出的行程,咱们今天过去,不一定能看见他,所以,白xiaojie还是再考虑考虑吧,明天反正还是周末,想去也不迟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见宋煜这么讲,犹豫了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今天想好了,明早再告诉你去不去。”



    宋煜抿唇笑了笑,转身出门。



    转身的时候,不禁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幸亏他知道白小时不敢坐飞机,找了个借口!他要是现在带白小时去海军区,厉南朔立刻掏枪毙了他都有可能!



    那么危险的地方,没有厉南朔的指示,谁敢带白小时去?



    刚走到楼下,恰好看到秦苏苏低着头往宿舍楼里冲。



    他眼看着秦苏苏要撞上边上的柱子,好心伸手,拉了她一把,“当心!”



    秦苏苏诧异地抬头,看到是他,又飞快低下头,小声回了句,“谢谢。”



    然后抹了下鼻子,继续往楼上冲。



    宋煜目光追随了她的背影几秒,忽然意识到,秦苏苏刚刚的样子,是哭了。



    “小时……”秦苏苏一回到宿舍,终于忍不住了,抱着白小时泣不成声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今天不是去参加高中聚会了吗?”白小时被秦苏苏哭蒙了,抱着她的脸,诧异地问。



    “他今天发火了,我是冲着他四年以来第一次回国,去参加同学聚会才去的,他却当着大家的面,冲我发火了……”秦苏苏哭得气都接不上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她肿着的一双眼睛,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秦苏苏说的他是谁。



    这个人叫言尚,是她和秦苏苏的一个高中同学,秦苏苏和他互相喜欢,但是没有在一起。



    “同学看到宋副官开车送我去聚会,以为我傍上了什么有钱人,然后他也听到了……”秦苏苏几乎是嚎啕大哭,嗓子哑得叫人心疼。



    “去跟他解释吧。”



    换成其他人,白小时或许就不会劝了。



    说起来,言尚跟她之间也有点渊源。



    言尚这个人,是一个非常严谨并且洁身自好的军二代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的几个义兄,排行老二的姓言,在国外读博,智商超高。



    而言尚,就是言老二的亲弟弟,继承了言家的高智商,是个学霸。



    但,言尚是个私生子,并且言家身份也并没有那么的高不可攀。



    她觉得,正因为言尚是私生子,言父也许对他另一半的要求,不会那么高,言尚或许能和秦苏苏修成正果。



    所以昨晚上才认真和秦苏苏商量了,让她去参加聚会,见一见言尚。



    “或者我和宋副官跟你去,一起向言尚解释,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一旁洗菜的齐妈随即反对,“xiaojie现在可不能随便外出,特别是去人多的公共场合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这几天,接电话都得先通过齐妈的审核。



    但是秦苏苏这边,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言尚和她再次错过。



    她考虑了几秒,朝秦苏苏轻声安抚道,“那再让宋副官送你过去一趟,让宋副官自己解释,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