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26章 今天小爷心情好

    第126章今天小爷心情好

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奶奶你是靠着顾易凡的关系,才能入股咱们白氏地产吧?你之前是股东吗?”半晌,白小时眯着眼睛,轻声问。



    “虽然我很想说,我现在作为公司副董事之一,有权随便踢掉你们这些小股东中的一个,但我没兴趣。”



    顾家确实是靠着顾易凡和白子纯之间的关系,半年前在白氏地产入股了几千万,跻身小董事之一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几乎是一语中的。



    顾老太太脸色白了白,沉着脸回道,“怎么跟长辈说话的!白小时,你不就继承了你妈的一点股份吗?目中无人成这样,真是不懂规矩!”

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上的拐杖指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边上宋煜目光一沉,上前一步,拦在了白小时面前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却轻飘飘拦住了宋煜,轻声道,“不至于。”



    这两个角色,还不至于需要宋煜替她出头。



    至于顾家老太太口中的,宁霜的那“一点点”股份,就已经足够压死顾家了。

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不知好歹的老太太,触到了她的底线。



    宁霜就是白小时的底线,没有人能出口侮辱她。



    而且,是这老太太再一次无故先招惹了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盯着她看了会儿,忽然,朝她勾起嘴角笑了下。



    “顾老太太,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?我跟顾易凡分手了,跟你就再也没有一星半点儿关系,那也就用不着对你太客气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除了这几年顾易凡赚来的钱,顾家家底撑死了不过就那两套老房产和一家濒临倒闭的破超市而已,无权无势的,谁给你的自信,这样跟我说话?”

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我没教养什么的,我真的是忍你很久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教养,不用你来评判,并且,不允许再因为我而扯到我妈一句!”



    她说着,低头看了眼顾老太太指着自己的拐杖,一抬手,夺下了。



    然后走到会议桌前,用力朝会议桌劈了下去,折成了两段。



    因为这一声巨响,还没离开会议室的所有人,都呆在了原地。



    “我妈教我做人的道理,在我看来,没有人比她有更优秀更正气的三观,我所谓的没教养,都只不过是把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,都还给了你们!”



    “忘记跟你说,你沾沾自喜的,以为这是白子纯送你的生日礼物,其实是春天的时候,我事先跟顾易凡一起去挑的木头,打磨的花样。”



    “白子纯说它超贵对不对?其实是我攒了两个月在咖啡店打工的工资买的,两千块而已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你早先在顾易凡面前说过我坏话,说什么,女孩子不要随便吵架,会显得很没有教养。”



    她看着顾家老太太戏剧性一般变掉的脸色,心里从未觉得这么痛快过。



    她随手,把折断了的拐杖,随手朝两人甩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我现在告诉你,你说得很对,女孩子是不该吵架,而是应该一巴掌呼回去,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文武双全!”



    老太太说她坏话这件事,她记得相当清楚。



    三年前在宁霜的一个忌日,白子纯在酒店办生日宴那天,白濠明邀请了很多朋友,办了五六桌酒。



    三年前年,也是她满十八周岁的那年。



    她十八周岁那天,白濠明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在家让佣人多做了几道菜给她吃而已,白濠明当天甚至没有回家,对她说一声生日快乐。



    白子纯生日那天,她回想自己最重要的十八岁周岁生日,心里实在有点难过,又因为是妈妈的忌日,就不想去酒店,想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。



    白濠明知道了之后,立刻打电话给她,强迫她一定去酒店。



    佣人和司机几乎是把她抬到了车上,送她过去了。



    一下车,白濠明就在下楼,当着佣人的面,狠狠给了她两巴掌。



    “子纯的生日,所有人都来了,就你不来!你是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家庭不和睦,让我难堪吗?!”



    她在家根本没来得及换衣服,就穿着简单廉价的一身,顶着被打得通红的脸,去了大厅包间。



    进门之后,她挑了个角落默默坐下了,没哭。



    白子纯却立刻拿着切好的一片蛋糕,走到她面前,很大声地叫她,“姐姐!你今天为什么不肯来我生日宴呢?我等了你好久!我跟爸爸说,你不来,就不切蛋糕!”



    那一瞬间,几十双眼睛,齐刷刷落在了她身上,带着责怪的,鄙夷的,讨厌的眼光。



    她知道白子纯是故意的,故意让她难堪。



    于是,她接过了白子纯手上的蛋糕,一抬手,狠狠砸在了白子纯脸上,骂了一个字,“滚!”



    当时顾家老太太也在场。



    回去之后,就对顾易凡说了她坏话。



    说她蛮不讲理,不懂规矩,妹妹生日,就穿得那么随便过去了,白子纯好心等她,她却又打又骂,让白濠明颜面尽失。



    顺口夸了白子纯,懂事善良,隐忍大方。



    现在好了,圆满了,老太太喜欢的白子纯,终于和她的宝贝孙子在一起了。



    “今天我心情好,点到为止。”白小时回想着三年前的那一幕,看着跟前令人恶心的两人,脸上的笑更是冷漠。



    “俗话说得好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您就带着您亲自首肯的名媛孙媳妇,让您孙子顶着巨大的绿帽子,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吧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不管一旁惊呆了的众人,抱着具有了法律效应的文件,绕过身后的白继贤,带着宋煜一起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刚上车,忽然看见白子纯孤身一人,朝她的车子冲了过来。



    边上的士兵,随即像铁墙一般,拦在了车前,不让白子纯靠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斜斜扫了白子纯两眼,收回目光,朝宋煜吩咐,“让她说。”



    “白小时!我是爱凡哥的!只有我是真心爱他!你只不过是因为当年他陪在你身边而感激他,才跟他在一起罢了!你有什么理由跟我抢他!”



    “你才跟他分开了多长时间?就能理直气壮躺在别人身边,攀上高枝扭头来对付他!你对他的感情一文不值!我喜欢他的时间比你更久!你不配跟我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