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35章 他赢了

    第135章他赢了



    白小时从家教中心后门出去的时候,雨变小了一些。



    她站在屋檐底下,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。



    顾易凡没有立刻回复她。



    她等了会儿,顶着雨,没有撑伞,低头匆匆朝世纪广场的方向走去。



    走过去只要十几分钟的脚程,抵达世纪广场底楼的时候,顾易凡终于又回了一条私信。



    “假如现在,商场里起了火灾,你猜厉南朔会先救你,还是先把江妍儿送出去,或者是,他根本不会回头来救你?”



    三种结果,两种结果是向着江妍儿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皱了下眉头,飞快地回复他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假如你同意,五分钟后,我会叫人打开火警警报。我不想做什么,只是想让你知道,你在厉南朔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。你敢不敢赌?”



    “假如你不回答我,那么,我就当你是默认同意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迟疑了下,刚想打下“别”这个字的瞬间,却又停住了。



    虽然她已经决定相信厉南朔,但是这一个礼拜以来发生的事,让她内心深处有了些动摇。



    说不想知道,肯定是假的。



    她其实真的,非常渴望知道,厉南朔会怎么抉择。



    反正只是一个假的火警警报,那么为什么不能试试呢?



    她呆呆地站在原地,看着手机屏幕黯淡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她设置的是五分钟自动锁屏。



    屏幕暗下去的瞬间,商场内,立刻应时响起了尖利的警报声。



    她应该怎么办?现在应该做什么?



    她站在商场出口处,眼睁睁看着里面的人群骚动起来,“着火啦!”



    离出口近的一些人,立刻开始慌乱往外逃窜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在门口愣了几分钟,忽然间开始,逆着rénliú往里面走。



    刚走到扶手电梯附近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拿出来一看,是宋煜打来的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!你现在在哪里?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张了张嘴,眼角余光扫到了旁边导购牌上的文具店,犹豫了一下,回道,“我现在在世纪广场,学生的一只钢笔头断了,我过来替她买一只新钢笔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到商场里有火警警报声?赶紧出来啊!”宋煜焦急地回。



    “这个是火警警报吗?”白小时假装不知道,声音里带了一丝慌乱,“那我赶紧出去!”



    她说话间,又看了眼导购牌上文具店的楼层,继续道,“不行啊!现在电梯不让走,我在十楼!”



    “不能走电梯!扶梯也千万不能走!你现在赶紧从安全通道往楼下跑,我现在正在往你那里去,不用怕!”



    宋煜焦灼地嘱咐了几句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微微喘着气,心口跳得飞快,说谎的感觉,不怎么好。



    她茫然地往四周看了圈,又穿过人群,往人相对较少一些,地势较高一些的厕所门口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刚在厕所门口站定,她忽然看见,对面的安全通道里,有两道熟悉的人影从里面跑了出来。



    是厉南朔跟江妍儿。



    隔着汹涌的人群,她一眼就看到了那是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她看到他一手护着江妍儿,虽然身后有两个穿着西装的人护着他们,但厉南朔还是,亲自搂住了江妍儿的肩膀,尽量不让身边的人碰撞到她。



    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举在耳边,在跟谁打电话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回拨了宋煜的电话。



    宋煜电话果然正在通话中。



    她做着这一切的时候,目光紧紧跟随着往门外跑的两道身影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跑到门口时,她看见他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然后,她又再一次拨了宋煜的电话。



    “你来了吗?”她问。



    “已经到附近的十字路口了!两分钟内肯定赶到!”宋煜沉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随手挂断了,再看向门口,只是一个恍神,已经看不见厉南朔和江妍儿的影子。



    忽然间,有点委屈。

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几步,蹲在了地上,盯着手机屏幕fālèng。



    眼看着两分钟就要到了,她咬紧牙,毫不犹豫点了厉南朔的电话。



    响了三下,他接了。

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我好害怕。”她没等他开口,假装很惊慌地大声问他,“我身边都是人,这边好像起了大火!我感觉我逃不出去了!”



    “小时!你冷静一点听我说,刚刚宋煜给我打电话了,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,商场很大,火势不会蔓延得那么快,你尽量让自己不要摔倒,摔倒了肯定会被别人踩伤!”



    “只要能安全跑到一楼,外面有疏散人群的警察,他们也会保护你!宋煜马上就到,我保证,你一定能逃出来!不要慌不要害怕,一定会没事的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蹲在地上,听着电话里他的声音,眼泪忽然毫无预兆地往下滚落。



    她伸手,捂住话筒,深吸了好几口气,硬生生把眼眶里的眼泪,憋了回去。



    然后松开话筒,继续和他说话,“好,我知道了,我尽量。”



    顾易凡赢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明明和她在一个地方,却没有回头来找她。



    她又缓了一会儿,伸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,起身,跟着人群一起往外走。



    她的腿蹲得有点儿麻,走不快,背后有个人用力地撞了下她的肩膀往外挤。

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,往前冲了两步,倒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手机被撞得脱了手,滑到前面人群里,眨眼间就被踩了几脚,踢远不见了。



    其实挺想逃的,趁这次机会,离开厉南朔。



    有了从他身边逃走的机会,也有了离开他的理由。



    但她想赌最后一把。



    她只是呆呆地坐在一家服装店里,看着外面汹涌的rénliú慢慢变得稀少。



    服装店里还在播着促销广告,“周六全场满一百减五十!”和着火警警报声,刺耳难听。



    宋煜带着人,一点点地搜寻过来。



    没多久,就看到了服装店里的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看到白小时人的瞬间,他才一颗心落了地,迅速朝她跑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左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,被踩的鞋印清晰可见,手背被踩得通红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受伤了!”宋煜飞快地跑到她跟前,蹲下去,看了眼她的手。



    “没事,骨头没事。”白小时若无其事地朝他笑了笑,“我够蠢的吧?别人都没事,就我摔了一跤,手机都没了。”



    她摔倒时,还没挂断和厉南朔的通话。



    她想最后赌一把,厉南朔会不会亲自来找失联的她。所以坐在这家店里没出去。



    但他,终究没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