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46章 有什么资格跟我抢

    第146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



    陆枭整个身体,顿时僵住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出于尊重她的意见,才放她zìyóu。你以为,我和她短暂分开了几天,你就有机会了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说着,关了水龙头,朝身边的陆枭瞥去。



    然后,凑近了他,用更轻的声音道,“我把vj项目给你,是为了告诉你,你梦寐以求追求的东西,在我这里,不过是动根手指的事情。再者,是为了她开心。”

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,我对你存有愧疚。再给我一百次机会,我还是会选择,让你尝试到恐惧是什么滋味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替陆枭关了他面前的水龙头。



    然后,转身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陆枭盯着他的背影,眼里闪过一丝杀机。



    虽然说,厉南朔有狂妄的资本,但他似乎忘了,他最大的靠山总统,到现在还没醒来。



    上次又因为白小时,而得罪了总统夫人。



    这次只不过是因为b国外交危机,帝国内部矛盾才缓和了许多,一旦危机彻底解除,四面楚歌的厉南朔,恐怕要自身难保。



    没关系,他有时间陪厉南朔耗下去。



    整餐饭,厉南朔几乎没有吃几口,见白小时吃得差不多了,他低声说了句,“我先走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也不知道他这个要走了,是指要回军区,还是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心不在焉把剩下的粥喝完,立刻起身,朝陆枭和鱼丸笑了笑,“你们接着吃,我去送他。”



    随后匆匆跑了出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几乎是前脚刚出大门,陆枭立刻丢了手上的碗。



    “叔,刚才那个,是姐姐的男朋友吗?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他脸好臭。”喻菀抱着碗,小心翼翼问。



    陆枭勉强朝她勾了下嘴角,“没事儿,吃你的就好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又朝喻菀凑近了些,指着自己问她,“小不点儿,你说我好看还是那个臭脸叔叔好看?”



    喻菀抿着嘴角,认真地考虑了一下,“你好看。”



    陆枭虽然明白喻菀这可能是安慰他的话,可到底,还是开心了一点儿。



    笑着伸手去揉了揉喻菀的头发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跑出去,跑到白家门口,里里外外搜寻了一圈,没找到厉南朔的人。



    他应该是开车来的,可是门口除了她的小破车,没有别的车子了。



    她有些莫名的心慌,想到他今天隐忍的怒气。



    她还没解释清楚,他就走了,他肯定很生气。



    她又跑回到陆家院子附近找了圈,还是没瞧见他人。



    昏黄的路灯下,只有她嘴里呵出的雾气,和她面前那个孤零零的垃圾桶。



    她跑得有点儿喘,慢慢走到垃圾桶前,发了会儿呆。



    然后,伸手抓住垃圾桶的边缘,站在阶梯上,一脑袋扎进去,找他丢掉的那个保温桶和塑料袋。



    陆枭家门口这个分类垃圾桶是几十户人家公用的,就吃饭这么一会儿工夫,垃圾桶被塞得满满的。



    她把别人家丢的垃圾,一点点地捡出来。



    幸好这是放可回收物的,没那么脏臭。



    找了好半天,终于摸到了一个凉凉的不锈钢东西。



    她几乎喜极而泣,伸长了手,努力把保温桶捞出来。



    抓在手心里的同时,背后忽然有一只手,提住了她领子,硬生生把她从垃圾桶里揪了出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吓了一跳的同时,惊喜地意识到,有可能是厉南朔。



    一回头,果然是他!

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的,看到黑着脸的厉南朔的同时,她忽然有点儿委屈,有点儿想哭,抓着保温桶的把手,猛地回身抱住了他。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脾气古怪,自私又讨人厌,说话尖酸刻薄,从不给人留余地,但是你今天能不能听我解释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愣了下,才搂住了她,一手捂住她闷在他怀里的后脑勺,一手环住了她的腰。



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出事儿了,是大哥救了我,我那时候就在想,虽然我自己也许能解决,可为什么来救我的人是他不是你?”



    “这两件事,有什么必然联系吗?”厉南朔迟疑了几秒,问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问得一愣,随即kàngyì,“你没仔细听我说话!”



    “谁说没听?”厉南朔低低笑了声,“我是说,你脾气不好,跟你想我这件事,没有必然联系。”



    说完松开白小时,弯下腰,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“吵架不能在别人家门口吵,回自己家吵去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认为,她这不是在跟他吵架,而是在哄他。



    反过来,一句话就被他甜得齁住了,说不出话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直接把她丢到自己车上,开车回家。



    启动车子的时候,他忽然朝副驾驶座的她凑过来,闻了下。



    然后眼底禁不止地浮起一丝笑意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有点懊恼,涨红着脸皱着眉头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然后,从两个位置中间穿过,打算爬到后座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伸手,抓住她一只纤细的脚踝,硬生生又把她拖到了前面。



    没等她坐稳,又凑过来,吻了下她的唇,警告道,“坐好,别乱动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有一种,自己从垃圾堆里捡回了一只流浪小猫的既视感。



    他只不过是故意开车离开了五分钟,想欲擒故纵一下,回来就看见白小时钻在垃圾桶里。



    身体比垃圾桶还小,穿着墨绿色的大衣,几乎和垃圾桶融为一体。

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就心疼到不行,想要立刻和她和好。



    谁知道白小时看到他,自己就先哭着解释。



    那么还有什么办法?只能把她捡回家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抱着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保温桶,坐在旁边,发了会儿楞。



    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???



    她似乎,被厉大将军给套路了?



    他不是走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是故意想让她着急,然后自己主动提出和好?



    她想了会儿,这种可能性很大。



    于是扭头狐疑地问他,“你是走到半路后悔了,担心我所以回来的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说话,只是嘴角勾起了一丝细微的弧度。

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

    “兵不厌诈懂不懂?”



    “骗子!大骗子!”白小时恨不得咬死他。



    她刚刚难过成那样,甚至到垃圾桶里去扒东西,她真以为厉南朔不要她了,原来只不过是他的一场骗局而已!



    她愤怒羞耻到,脑子禁不止一热,一把抓住他搁在膝盖上的一只手,猛地咬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