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51章 不怕他们狗急跳墙?

    第151章不怕他们狗急跳墙?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会儿,还是朝白继贤妥协道,“好,我去。”



    挂了电话,前面开车的宋煜直接问她,“去大院路三号?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小时淡淡应了一个字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煜随即调转车头,朝大院路开了过去。



    路上,宋煜似乎是酝酿了好久,忽然朝白小时开口道,“少奶奶,你上网搜一下白氏地产董事长孙女照片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小时愣了下。



    “就按照我说的那么去搜。”宋煜一本正经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说什么,带着疑惑,搜了那几个字。



    她满以为,搜出来的会是关于自己的造谣新闻。



    然而页面跳出来,铺天盖地的,全部都是打了马赛克的,白花花的**图。

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随便点进一条去看,满篇的,都是白子纯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的照片。



    “家族内斗,后母逼迫亲生女儿与众商界大亨yuánjiāo,狂欢两天两夜,疑似要与前妻女儿争夺财产?”



    所有的新闻标题,几乎都跟这句话如出一辙。



    两天两夜?不是说只有个离了婚的老头吗?



    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,她忽然就明白了。



    一定是厉南朔派人下的手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做的?”她皱了皱眉,问道。



    “长官吩咐海叔去办的,但我觉得还是早一点说出来好,以后少奶奶一定要对白家人严加防范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这白老爷子一出院就心急火燎地叫你过去,我觉得不会是只叫你吃饭那么简单。”

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白小时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不过宋煜的提醒是对的,毕竟厉南朔的保护,总会有疏漏的时候,她自己一定得小心。

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那天她跟陆友心说,假如她们不放过陈姨,她会曝光白子纯的果照。



    现在她们放过了陈姨,厉南朔没有和她商量,直接就大肆报道宣扬,陆友心她们即便知道是厉南朔安排的,说不定也敢狗急跳墙报复她。



    陈姨母子的安危也成了大问题。



    她虽然知道厉南朔是护犊心切,但是这次,他实在是应该提前和她商量的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随即给厉南朔留语音,“在的话,就回个电话给我,有急事。”



    刚发过去没多久,厉南朔电话就追来了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你让海叔把网上那些新闻都撤了吧,教训过白子纯就行了,这么大肆宣扬,对白氏地产名声也不好听。”她微微皱着眉头回道。



    “s国的海默家族,**的丑闻天下皆知,但别人不知道的是,**只是为了增加知名度的幌子而已,不然他们怎么从那么多石油产业中脱颖而出?”



    “做生意,不问手段。只要白氏地产财务和工程质量不出问题,家族如何争斗,跟合作商都没有关系。”



    感情厉南朔这个小公主,还觉得自己为白氏地产做了件好事?



    然而白小时根本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他,憋了半天,问他,“你就不怕他们狗急跳墙?”



    “我有能力保护你,不怕狗。”厉南朔继续淡然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说的有道理。”白小时笑着应承了句,“就这样,你去忙吧。”



    把公司的名义搬出来,厉南朔都有理由拒绝她,要是她提了陈姨,厉南朔会不会直接说,“他们哪怕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

    她有点烦躁。



    思考了半天,还是决定不管这档子闲事了。



    假如白子纯她们过度为难陈姨,想必陈姨走投无路之时,还是会找她帮忙的,到时的事到时再讲。



    她按着太阳穴,舒缓自己的神经。



    宋煜等红绿灯恰好看见,随时给她递了盒药,还有矿泉水,“长官叫我备在车里的,怕你感冒还没好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接过,含了口水没吞下去。



    静静等着嘴里的水变温的时候,她看到路边,有两个穿着初中生校服的女孩,在打另一个女孩的头。



    被打的人被她们遮挡着,看不清脸。



    她把水吞了进去,不咸不淡问了句,“现在几点啊,这些学生不要上课吗?”



    “这是仁信中学的惯例,礼拜三下午不上课。”宋煜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白小时才想起来,确实,她在仁信初中部上学的时候,好像确实礼拜三下午不上课。



    “这些孩子啊,真是不像话,校园暴力事件还少吗?”她淡淡说了句,又含了口水。



    宋煜慢慢启动车子的时候,那个被打头的个子小一些的女生,正脸露在了她的视线之中。



    “等等!”白小时立刻扭头又看了两眼,忽然摇下车窗,朝宋煜嘱咐道,“在前面路边停下!这个孩子我认识!”



    是喻天衡的孩子喻菀!小鱼丸!



    车子一停下,白小时立刻往回快步走去,走到距离他们几步远时,听到打人的一个女生说,“你爸不要你了你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吧!勾引老师,还要不要脸了!”



    “喻菀!”白小时心里一惊,伸手,一把把喻菀护在自己身后,“你们谁家的小孩啊,女孩子家这么粗鲁,就学着打人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谁呀!”刚才说话那女生,立刻扬起下巴瞪着白小时,“你该不会是他爸又bāoyǎng的一个qíngfù吧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眯了眯眼,朝那小姑娘阴沉地说了句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白小时气势有点吓人,两个小姑娘有些害怕了。

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骂白小时那小姑娘又开口了,“他爸睡了我妈,我妈是副市长!他爸导致我父母离婚,家庭破裂!再有一个qíngfù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父亲就能教出什么样的小孩!怪不得她去勾引老师了!”



    打死白小时她都不信,小鱼丸会去勾引老师!



    “你们谁看见了?谁说的?刚放学是吧,你带我去见那个老师去当面对峙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说着,拉着喻菀就往回学校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“我长这么大,见过的最不要脸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喻菀她爸,一个就是喻菀!衣服都脱了在办公室,不是勾引是什么?难道要把衣服全tuōguāng了被拍到才算是证据吗?”



    这才多大的小孩,讲话就这么难听?



    就因为她妈妈是副市长?



    她未婚夫还是厉南朔呢,也没见有她们这么嚣张啊!

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妈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?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你们父母的问题,不要把责任都推到喻菀身上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说完,又扭头问身后的喻菀,“小鱼丸,你跟姐姐说,你到底有没有在老师面前tuōyī服勾引他?”

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见过陆枭见过厉南朔,开过眼界的孩子,能这么不上道,喜欢上一个中学老师?还tuōyī服勾引?



    滑天下之大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