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60章 你怎么进来的?!

    第160章你怎么进来的?!



    “我都是成年人了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白小时笑了笑,回道。



    像是一句回绝。



    吵架,并不代表厉南朔就会和白小时分手。这点陆枭心里相当清楚。



    大不了,继续等下去,已经等了这么久,不在乎再多等几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不一定能斗得过他。



    他伸手揉了揉白小时的发,再自然不过地松开了她,“有点儿冷,我下去帮你拿件衣服,别吹感冒了。”



    他顺着梯子爬下去,在原地呆立了一会儿,然后下楼去喻菀和白小时房间。



    敲门进去时,喻菀还没睡,还坐在床上看书。



    “小不点儿,早点睡啊,都十点了。”陆枭顺口嘱咐了句,走到白小时放东西的桌子前,打开她装衣服的包看了下。



    外套就放在最外面,他一下就找到了。



    抽出外套的瞬间,不当心带出了个东西,砸到了地板上。

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是个方方正正的盒子。



    这个形状,这个大小,让他心里忽然一阵发凉。



    他楞在原地,迟疑了几秒,俯身把盒子拾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打开一看,一枚精致大气的戒指,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

    这是真的钻石,这点眼力他是有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,已经向白小时求婚了吗?这么快?



    “叔,你在看什么?”正当他惊愕到无以复加的时候,后边床上的喻菀,忽然好奇地问道。



    陆枭一下回过神来,把盒子盖好,又放回到了白小时的包里。



    转身拿着衣服往外走,若无其事道,“没什么,赶紧睡吧,我帮你关灯。”



    反手关上了门,他转身走了几步,抓住了楼梯栏杆,半天没动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对白小时太好了,好得让他觉得惊讶。



    他们才认识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他就向白小时求婚了,难道不可疑吗?



    厉南朔对白小时好的背后,到底藏着什么秘密,他一定要查出来!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吃完午饭,白小时在院子里陪着佣人阿姨剥了会儿栗子。



    老人家说吃栗子对眼睛好,白小时上网查了下,确实也没什么坏处,就打算煮了给喻菀吃。



    “光吃栗子怕她也吃不了多少,要不然,我去超市买只鸡,晚上回来煮个栗子炖鸡?”佣人阿姨提议道。



    “好的呀。”白小时欣然同意,“麦奶奶你煮什么都好吃,我也能沾点儿光呢。”



    麦奶奶小名叫麦子,因为已经有了孙子了,所以就从麦阿姨变成了麦奶奶。



    麦奶奶朝她笑,“女儿就是好,我们家少爷从不会说这样贴心的话。”



    “大哥不错了,至少脾气不差。”白小时一边吃了颗栗子一边含糊地回。



    “行了,别剥了,一盆肯定够。”麦奶奶收了地上的栗子壳,随即朝屋里喊了声,“老头子啊,送我去超市,买只鸡回来晚上煮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端了碗剥好的栗子往楼上走,打开房间一看,喻菀喝了药已经睡熟了。



    她端着碗坐在窗台上,目送着麦奶奶老俩口子开车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她顺手拿起床头柜上喻菀看的书,打算回顾一下经典。



    没看两页,就困得不行,靠着飘窗垫子,不知不觉睡熟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睡得迷迷糊糊间,感觉有人搂住了她的腰。

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在做梦,没在意。



    过了会儿,忽然觉得身体一轻,似乎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

    她一个激灵,清醒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睁眼的瞬间,果然看到一双手从背后拥着自己。



    她吃了一惊,随即扭头,看到了厉南朔的脸。



    如果她没睡迷糊的话,这里好像是陆家吧?



    她诧异地往四周看了眼,看到她之前坐着的那个窗台,确实是陆枭家没错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是怎么进来的?!

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??



    她一下从他怀里,挣扎着要坐起来,厉南朔没睁眼,加重了搂住她的力道,轻声开口,“你要吵醒边上那个小孩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僵了下,放弃了挣扎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甩开宋煜?”厉南朔继续平静地问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做声,安静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望向窗外的天色。



    麦奶奶可能马上要回来了。



    “昨天南希找你,说了什么?”厉南朔耐心地等了会儿,在她耳边继续低声问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根本都不愿再回想昨天南希找她说的那些话,保持着沉默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你以为我没办法让你开口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说话间,忽然,低头轻轻含住了她的耳垂。



    她想要躲闪,却被他牢牢锁在怀里,无法动弹。



    他的舌轻扫过去,激得她忍不住,一阵战栗。



    “这样就受不了了吗?”他撑起半边身体,狠狠压住她一边肩膀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里面穿的是一件领口不高不低的毛衣,侧身躺着,恰好半露出一点沟壑的痕迹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眼底,瞬间燃起了**,低头咬了上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感受到他唇齿间的湿润,又痒又痛,情不自禁在他怀里扭动起来,想要摆脱掉他的噬咬。



    “你尽可声音再大一些。”厉南朔松开了她,抬眸望向她。



    深邃的眼底,写满了故意。



    陆家的房子虽然翻新过了,但这个房间的地板还是老地板,她睡的这张单人小床,稍稍一动弹,就在地板上发出“咯吱”的摩擦声。



    喻菀虽然喝了药沉睡过去,但动静太大,必然会吵醒她。



    她随即停止了挣扎,皱着眉头轻声道,“你出去,陆家人马上回来了!”



    “陆家人回来正好,敢藏我厉南朔的未婚妻,他们胆子也真够大的。”厉南朔勾着嘴角,不在乎地回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刚说了一个字,厉南朔一只手径直扯开她毛衣领子,探了进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在陆家逗留一夜,他只觉得自己果真头顶上的颜色,和他戴的军帽一样鲜艳浓郁了。



    心里正窝着一股火,下手自然重。



    他甚至不愿浪费时间去解她bra的扣子,直接扯开,一口咬了下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想到他会如此厚颜无耻,一声轻呼压抑在了喉咙里。



    他动作不轻,甚至还有些粗鲁,却勾的她浑身难受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,伸手去推他。



    越是挣扎,厉南朔的**便越是强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