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71章 做朋友最好

    第171章做朋友最好



    “你不是学过犯罪心理学吗?你猜我想警告你什么?”江妍儿下一秒,忽然朝许唯书眯着眼睛,阴笑起来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然后拿起自己桌上的杯子,转身走到饮水机前,倒水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就是喜欢他这样玩隐晦游戏的调调,对于他倒水的讽刺,丝毫不在意。



    “你作为一个医生,虽然不是妇科医生,但对于女性构造也是清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,然而对于我,一勾引你就起反应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许医生都不能做到对我坐怀不乱,那么,我想念你的身体,有什么羞耻的吗?我都已经二十七周岁了,这个问题已经不足以让我无地自容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这个厚脸皮,也真是没谁了,和厉南朔有的一拼。”许唯书拿着水杯走了回来,又坐了下去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歪着头看着他,可以看出,她此刻已经十分不爽。



    一秒后,她忽然撑着桌面,一个轻巧的翻身,不偏不倚坐到了许唯书怀里。



    “咱们早就分手了,江妍儿。”许唯书好耐性地回。



    “是么?”江妍儿朝他露出一丝冷笑,伸手,往他摸去,“那我问你,你现在的反应代表着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你就算证明了你是对的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许唯书淡然扯开她的手,“就算我看出你现在想睡我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你们江家,不需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。”



    “许唯书,我跟你分手,是因为我受不了你分不清工作和生活哪个重要!不是因为我家是否同意我嫁给一个医生!”



    “那巧了,我跟你分手,也是因为你不能理解我,没毛病。”许唯书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在他怀里坐不住了,一个巴掌就朝他甩去。



    “打得漂亮,你可以从我身上下去了。”许唯书没有避开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在他面前,也是有自尊的。



    她不爽地翻了个白眼,从他身上下去了,坐到了一旁凳子上。



    “我叫你来借一步说话,确实有话要说。”许唯书在她下去的一瞬间,恢复了一丝正经。

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啊!”



    “你当初跟我分开,是因为觉得,我总是没有时间陪你,或者是,陪你到一半,总是忽然接到紧急通知回医院。你这样的性格,不会觉得厉南朔更难搞么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扭头,玩味了几秒许唯书的话,“所以你在吃醋?”



    “我在跟你谈论正经事。”许唯书脸色丝毫不变地回答她。

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。虽然承认对我念念不忘,没有什么可羞耻的。”



    许唯书斜眼,瞟了她一眼,假装没有听见她说的话,继续说了下去。

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更适合跟厉南朔做朋友,而不是做夫妻,那样对谁都好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右手撑着下巴,看着他,“那我就想听你一句话,我跟他做朋友,对你有什么好处吗?”



    “江妍儿,你跟厉南朔保持朋友关系,也可以让你们双赢共利,为什么要逼自己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呢?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我不喜欢他?厉南朔这样的男人,能有哪个女人能抗拒得了他?”



    许唯书被她堵得无话可说。



    好半天,无奈地回,“既然你喜欢他,那我就当我没说话,你随意。”



    “许唯书,你不是个男人。”江妍儿脸色忽然变了。

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起身拎着自己的包就往外走。



    许唯书看着她大xiaojie,带着冲天的怒火走了出去,好半天,砸了下手边的书。



    当初是江妍儿追的他。



    当时他还没有进军区医院,而是在京都最好的市立医院当主治医生。



    江父得病,他是接手的第一个医生。



    所以当年年轻的他,跟更年轻的江妍儿,认识了。



    后来提分手的也是她。



    分手之后,对他忽冷忽热的,也是她。



    巧的是,他跟厉南朔早在他在d国求学时,就认识。



    假如江妍儿真的喜欢厉南朔,厉南朔也喜欢江妍儿,而不是为了气他才说的反话,那他不会跟厉南朔抢。



   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厉南朔喜欢的人是白小时。厉南朔不喜欢江妍儿。



    这让他觉得,烦躁不堪。



   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许唯书不知道别人的表现是什么。

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他真心爱一个人的时候,也许,会选择把她送到最能让她幸福的人身边。



    对于江妍儿来说,他不是这个人,厉南朔也不是。



    他连江父都救不活,更别提让江妍儿幸福。

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重新打起精神,拿着白小时的体检报告去找厉南朔。



    敲开病房门的时候,室内的气氛,有一点点诡异,但是江妍儿不在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好奇地问了句,走到白小时身边,给她递了根消毒体温计,“再测一xiàtǐ温,看有没有恢复正常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乖乖含住了体温计。



    “你给她说一下,程久川是什么身份。”厉南朔坐在一旁沙发上,忽然朝他道。



    “程久川?”许唯书愣了下,随口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他不姓程吧?你上次到我这里开药敷脚,不是说,程久川是哪个高官之子吗?小时候就过继到他小姨家,跟了他小姨,也就是他妈妈的姓。”



    “一个连姓都是假的人,可见他背景有多复杂,他是间谍,很让人接受不了吗?”厉南朔也不知道是在问他,还是在问白小时。



    许唯书思考了一下,回答,“我觉得他整个家庭都不正常。”

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程久川的父亲是个混血,是战争时期遗留在a帝国的一个b**人,和咱们a帝国一个老英雄奶奶生下的混血儿。因此,程久川有四分之一的混血血统。”



    “听懂了吗?我有冤枉他吗?”厉南朔又将目光,投向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其实白小时,只是觉得程久川被抓得很冤枉,所以求情了两句。



    哪知道厉南朔这醋吃起来,简直6得飞起,觉得她对程久川过于关心了。



    她含着体温计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虽然她仍旧觉得,厉南朔抓了程久川,一半的原因就是打击报复,加吃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