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91章 你不吃醋?

    第191章你不吃醋?



    白小时站在厉南朔身边,不满地撅了撅嘴,“我觉得我有的菜煮的还是能吃的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还是老老实实地,帮厉南朔拿了个围裙,替他从身后扎上了。



    “另外一口大锅里,放小半锅水,煮开了就能把扣肉蒸上了。”厉南朔随口吩咐了一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话地烧了水,又乖巧地跑到厉南朔身边,“厉大厨,还有什么我能做的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把菜都已经清理好了,转身把腌过的肉,摆在蒸架上蒸。



    处理好了,才淡淡回道,“你去陪二婆婆吧,半个小时后,把阿虎他们叫来一起吃饭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不吃醋?”白小时渐渐地凑到他面前,小声问。



    “你已经叫了他,假如我不同意,不显得我很小气?别人要怎么评论白小时的未婚夫?”厉南朔不冷不淡回了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觉得他这态度,就是在吃醋。



    包括他刚刚,故意在菜市场说的那些话,就是因为吃醋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还是笑眯眯地,转身上楼去找二婆婆。



    二婆婆在房间柜子门前,似乎在翻找着什么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敲了两下门,叫了她一声,“二婆婆!你在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二婆婆年纪大了,眼花看不清,耳朵也有点背,听见白小时叫她,还以为是别人。



    继续在柜子里抠东西,慢悠悠地回道,“这不是,我家小时,带着男朋友回来了吗?我得出一份见面钱呐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走到二婆婆身旁,低声道,“二婆婆,不用的。”



    二婆婆回头,见是白小时,又是笑,“怎么不要?肯定得要,二婆婆就你一个孙辈的孩子,你外婆和外公,也就你这么一个孙女,我要是亏待了你,他们也会不开心的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她提外公外婆,没了声音。



    然后目光,落在了二婆婆手心里捏着的一方手帕上。



    她里面卷着一小叠一百块,几张五十的,几张零碎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念初中的时候,二婆婆身体还很健朗,扎染的活做起来毫不费劲,还能自己挣钱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去年回来的时候,发现二婆婆一下子就老了,路也走不动了,身体也大不如以前,也干不了什么活了。



    她临走时,给二婆婆塞了两千块。



    又托了邻居阿虎家,代为照顾二婆婆,偶尔会给他们汇一点儿钱,拜托他们给一点二婆婆零用。



    她原以为,自己做得够好了。



    现在忽然反应过来,二婆婆没几个亲眷,能养二婆婆的,大概只有她而已了。



    “这个好像是你上次回来时,给二婆婆的钱,我呀,一点儿也没舍得用,现在,照旧是把它给小厉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二婆婆说着,拿出刚刚找到的一方红手帕,把这两千元,卷进了红手帕里,递给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默默接过来,再打开数了一遍,竟然真的是两千,一张没用。



    “你还得自己挣家业呢,婆婆不要你的。婆婆家这里,也给不了你什么,能给你省一点儿就是一点儿。”二婆婆继续絮絮叨叨地说着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吭声,好半天,点了点头,回道,“好,那我就接着了。”



    转身的时候,心里实在是有点儿发酸。



    她下楼,走到厉南朔身后,戳了戳厉南朔的腰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回头,问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这是我二婆婆给你的见面钱,我们这里的乡风,新人第一次上门,长辈一定要给钱的,不然不吉利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盯着她手里的红手帕,看到里面叠着的有点儿发霉的钱,想了下,接过去了,塞在了自己口袋里。



    然后,反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来,放到了白小时手里,“咱们走之前,送她去镇上的敬老院养老,再取点儿钱出来,给隔壁邻居,偶尔去照应她一下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其实也有这样的意思,只是没想到,厉南朔竟然也有这么心细的时候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顺从地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有的时候,好像改变观念,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。



    在昨天以前,她还觉得不该拿他的一分钱,但是现在拿在手里,竟然觉得,是应该这样做的。



    他是她的先生,有什么问题,就该两人一起解决。



    她抓着卡,坐在他边上,帮他烧灶膛里的火,有点儿沮丧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给鱼香茄子加了料,盖上锅盖,见白小时的样子。



    放下锅铲子,在她面前蹲了下去,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

    “小时,要说很频繁地回来看二婆婆,是不现实的,我常年在军区,你一个人回来,我也不放心。年轻人,总有离开老人的一天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我答应你,每年都一定带你回来看她,好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总能轻易看穿她心里的小情绪。



    她朝他抿了抿嘴角,轻声回道,“二婆婆没有子女,她的丈夫牺牲在了战场上,我外婆和外公又走得早,我妈又走得早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伸手,把她沮丧的小脑袋,捂进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顿了顿,轻声朝她道,“我不会的,我会努力让自己活得更久一点儿。”



    这是白小时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到死亡的字眼,所以他猜,她害怕了,害怕自己将来会像二婆婆一样,孤独终老。



    就算他不能保证自己能活到跟白小时一样久,他也一定会让她怀上孩子,不至于以后,留她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

    菜烧得差不多时,白小时立刻跑到隔壁去叫阿虎他们过来吃饭。



    阿虎妈妈已经煮上了饭,客气道,“阿虎爸爸还没回来呢,我得等着当家的回来才能吃饭啊,就让阿虎去吃吧,阿虎也经常去二婆婆家吃饭的。”



    阿虎再一次回到218号,望着桌子上烧好的几道菜,惊讶道,“小时姐,这都是你烧的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从锅里端出蒸扣肉,淡淡回了声,“我做的。”



    阿虎还真没看出,面前这个看着颇有男人气概的厉南朔,竟然会做菜,惊讶了下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上去叫二婆婆下来一起吃饭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忽然朝阿虎看了眼,低声道,“你以前见过我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阿虎脸上的神情带着点儿戒备。



    “你听到我姓厉的时候,还有走到我面前看我的时候的表情,说明你好像认识我,并且惧怕我。”



    阿虎犹豫了一下,他没想到厉南朔有这么慢敏锐的观察力。



    然后想了会儿,低声回道,“你是不是有个姐姐或者妹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