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198章 喂猪啊

    第198章喂猪啊



    厉南朔带着白小时到了军区,没下车,径直把白小时送到了张政委宿舍门口。



    张政委开门的时候,看见厉南朔和白小时站在自己面前,眼神带了点儿意思。



    “我跟小时领证了。”厉南朔朝张政委笑了下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“我说你小子,怎么忽然想休假,原来是结婚去了!”张政委愣了下,随即伸手捶了下厉南朔肩膀。



    “你早说啊!军区能不给你厉大将军放婚假?行了,你打个婚假假条去吧,我再给你一个月的假,够不够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朝张政委摇了摇头,“暂时不用。”

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把白姑娘带到军区来干什么?”张政委诧异地问。



    不等厉南朔回答,又大方道,“想让她住这儿?不用这么麻烦,军区条件这么艰苦,你就陪她在家里休假一个月,没事儿的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扭头看白小时,眼底满是疼爱。



    “婚礼要再过几个月,现在暂时不用婚假,我就是明天要出去一天,让她留在军区,安全一些,想让你帮忙留意一下她的安全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政委迟疑了一下,脸上的笑淡了一些,好奇地反问。



    “上次跟你说过的,宋少校的问题。”厉南朔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然后转身朝白小时笑了笑,“小时,你先回我房间,我还有点儿事要跟张政委细谈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小时迟疑地点了下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牵着她走到隔壁房间,刷了指纹,开门,替白小时开了灯,把平板电脑丢在床上。



    “要是玩累了,就自己先洗澡,卫生间里用塑料袋封住的都是干净的布,不用等我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话地脱了鞋,盘膝坐在床上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把电脑解了锁,让她把食指按在了一个扫描软件上。



    半分钟后,吻了下白小时的额头,低声道,“以后你的指纹也能开我的门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小时点头,“那你今晚回去还是在这里睡?”



    “不一定,张政委和几个领导都住在这一层,你一个人睡,不会害怕吧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朝他翻白眼,“城北别墅那么大,十几个房间,那时候就我和海叔齐妈,三个人住,我也从没害怕过啊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只觉得,好像要离开她一个晚上,都担心,都舍不得。



    但宋煜的事情,必须借这次机会处理掉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怀孕了,他更加不可能放任宋煜这颗定时zhàdàn,留在她身边。



    “我最迟明天晚上回来。”他认真考虑了下,叮嘱道,“有什么需要的,张政委一定会尽量帮你做到。”



    不过才领结婚证半个多月,就能粘人到这种程度,白小时也是服气了。



    她跪坐起来,吻了下厉南朔的唇,“不如你把我系在裤腰带上?这样会不会最安全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吭声,伸手揉了下她的头发,拿了件衣柜里的外套,转身就开门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出去了,白小时一个人先跑去冲了把澡。



    对着镜子照了半天,发现那个医生说得没错,她确实是胖了。



    果然过了二十岁,就不能肆无忌惮地吃了啊!



    她忍不住摇头感慨。



    都怪厉南朔天天说她瘦,逮着机会就给她塞东西吃,越吃胃口越大。



    如此恶性循环下去,她会不会胖成一个球?



    洗完澡,在床上看了半集电视剧,白小时忽然就困了,抱着平板电脑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

    早上醒来时,厉南朔果然不在身边。



    外面天色刚亮,士兵训练的口号声,隔着隔音玻璃都听得清楚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爬起来披了件衣服,凑到玻璃窗前,擦掉了一点雾气往外看,操场上绿压压的一片。



    才五点多而已。



    门口有人敲门,白小时扒着猫眼看了一眼,是张政委。



    “小白啊,我看见你灯亮了,是不是起来了?这边有几样早餐,我就放你门口了啊,喜欢什么吃什么,吃不掉的让厉南朔晚上回来帮你吃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扬了下眉头,刚想开门跟张政委说几句话,张政委随手把早餐放在门口小桌上上,转身走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开门,往走廊上看了眼,张政委已经下楼了,瞬间不见了人影。



    在一看眼盘子里丰盛的早餐:一杯豆浆,两个馒头,一碗豆花,一个茶叶蛋,一条油条,一块鸡蛋饼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喂猪吗?



    部队里不能浪费粮食的规矩很重,一般吃不光士兵是要挨罚的。



    她不怎么挑食,在家齐妈做什么她就吃什么,但这也太多了点儿。



    她有些无奈地,把盘子端进了房间。



    这一天,张政委到了饭点,就往她门口投食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一个人闷在宿舍,看电视剧看得头昏眼花,吃饭吃得肚子溜圆,躺在床上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忽然觉得,他们就是在喂一只猪啊!



    天色淡黑的时候,白小时实在在床上躺不住了,艰难地摸着肚子爬了起来,准备到楼下去溜溜。



    军区太大了,她就认识宿舍前面的操场食堂,和不远处的军区医院。



    不自觉地就往军区医院那里慢慢遛了会儿。



    一路上,倒是发现了有好几个不穿军装的女性,去食堂打饭,应该是军人家属。



    她把手揣在羽绒服口袋里,看着那些军嫂们从面前经过,忽然有一种奇妙的亲切感。



    毕竟她现在是厉南朔的太太了。



    现在想着,还是有点儿像在做梦。



    她忍不住,用揣在口袋里的手,掐了下自己的腰。



    痛,才知道不是做梦。



    她低头,踢着路边的小石子,一个人慢慢往前逛,嘴角却是止不住的笑意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?”走到医院附近时,忽然听到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下,抬头看,发现竟然是江妍儿。



    江妍儿穿着身黑色修身大衣,站在路边,微微歪着头,望着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往四周看了眼,边上没其他人,就江妍儿一个。



    “江xiaojie。”她回了个礼貌的笑,“你怎么在这儿呢?”



    “到年底了,我哥从京都过来视察军区,我过来见见他。”江妍儿转身,走向白小时,脸上噙着一丝笑意,“厉南朔呢?你怎么一个人啊?他竟然没陪着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