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03章 第一次孕吐

    第203章第一次孕吐



    陆枭帮白小时把东西提到他车上的时候,厉南朔就在边上看着,搂着白小时。



    “我安排了一个新的司机给你,明天就会跟你到湖城,你先自己过去,海叔也会跟着照应你。”他低头吻了下白小时的额头,轻声嘱咐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小时乖乖点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话,其实是说给陆枭听的。



    陆枭心里清楚,厉南朔这是在警告他,他会派人跟着白小时,不会给任何人可趁之机。



    他关上后备箱的同时,朝厉南朔阴郁地扫了一眼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察觉到他的目光,伸手勾起白小时下巴,吻了下她的唇,轻声道,“走吧,趁现在没下雪路况还行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继续乖乖点头,“好,那你自己这些天要照顾好自己,我会尽快处理好白家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南朔又吻了她一下。



    才恋恋不舍地松手,帮她打开了后座车门。



    陆枭走到了驾驶座,关车门的力气有点儿大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隔着车窗,朝他扫了一眼,又探身进后座,凑到白小时面前,吻了下她的唇,“过年前无论是否处理好了那边的问题,我都接你回家过年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觉得,厉南朔好像有点儿故意在陆枭面前,秀恩爱的意思。



    有点儿过头了。



    她伸手轻轻推开他,小声回,“知道了,你赶紧回去吧,张政委还在那边等着你呢。”



    不远处,陆昌圣和林纪玄还有张政委,全都在等着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才收手,替她关上了后座门。



    陆枭隔着车窗,冷冷看了厉南朔一眼,然后摇上了车窗,一个急转弯,车尾巴对着厉南朔的方向放了个屁,瞬间绝尘而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丝毫不在意。



    陆枭越这样,就证明他越生气,求而不得的滋味,已经够让他痛苦的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隔着车窗,看到厉南朔笔挺地站在原地。



    直到她几乎看不见他了,他才转身离开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窝在后座,小心翼翼观察了会儿陆枭脸上的神色,见他黑着脸不吭声,随意找了个话题问道,“大哥,小不点儿的眼睛怎么样了?”



    “比预期的好一些,上礼拜去医院拆纱布做检查了。”陆枭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点儿。



    “比预期的好一点儿是好多少?”白小时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

    “能模糊地看到近处东西的轮廓,比如把手机放在她面前,她能看出是个手机。”陆枭的语气,带着些许庆幸。



    “那医生有没有说,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,或者会慢慢变好这种话?”



    陆枭想了下,回道,“后遗症谁也说不准个一定,假如哪一天忽然病情恶化,我会考虑带她出国治疗,总有能治好她的地方。假如会慢慢好起来,那自然最好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轻轻“嗯”了声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又问他,“厉南朔给你打电话,是半个月之前的事儿吧?”



    “假如是半个月前,他打电话的时候,其实我就在边上。”白小时不等他回答,自己低声道,“我跟他六号领的证,主要是,事发突然,除了厉南朔告诉你,我谁也没告诉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和他去了趟镇,回来的时候才让白继贤他们知道,所以其实你是我亲人朋友之中,第一个知道的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忽然皱紧了眉头,问她,“你和他去了镇?你不是说,永远都不想回去了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的是,陆枭在十天前,也去了趟镇,因为要查厉南希的事儿。



    查过的真相,远比他想象的要残酷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说的确实很对,要是为了白小时好,那件事只能让厉南朔自己开口跟她说。



    其他人要是说了,对白小时的打击会有多大,他无法想象。



    而镇,白小时绝对不能自己再回去了!



    “其实回去,也是临时起意,之前都没计划过要回去。”白小时没察觉出陆枭的异常,解释道,“以后也不大会回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亲眷都没几个,确实没有经常回去的必要。”陆枭若有所思想了会儿,点头赞同道。



    车子驶到一半,白小时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儿恶心。



    陆枭开车速度有点儿快,车技确实不错。



    但也许是因为白小时早上吃多了,军区食堂的酸豆角馒头特别对她口味,她吃了三个,,忽然觉得有一股酸水直往喉咙里涌。



    “大哥,停一下,我想吐……”她拼命忍着不适,难过道。



    陆枭透过车后视镜看了她一眼,见她捂着嘴,脸色一瞬间惨白,立刻把车停在了路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拉开车门,不等陆枭来扶,自己下车,蹲在路边,“哇”地一口,就吐出来了。



    陆枭以为是自己心情不好开太快,导致了白小时晕车,心里满是愧疚。



    回车上匆忙拿了瓶水和纸巾,给她收拾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吐完,接过他递来的矿泉水瓶漱口,漱了两口,又是一阵恶心感袭来。



    忍不住蹲在路边,又吐了。



    陆枭见她吐得满脸痛苦,更是心疼。



    “我今天确实开得有点儿快了,你以前都不晕车的人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用纸巾擦着嘴,蹲在地上,低着头,朝他摆了摆手,勉强回道,“没事儿……”



    她第二次吐出来的,都是水了,没有消化过的东西。



    可还是觉得心里直往外泛着恶心,胃部控制不住地痉挛。



    陆枭给她递水的时候,忽然涌上来一阵奇怪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休假那么长时间,跟白小时亲热是免不了的事,两人天天在一起。



    看白小时这状况,不会是,怀孕了吧?



    但看白小时一脸茫然的样子,她自己肯定不清楚是否怀孕。

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闪过脑海,他心里忽然禁不住的一阵恼火,开口沉声骂道,“厉南朔,你真特么混蛋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头晕眼花,恶心难受,几乎蹲都蹲不住,强忍着不适问他,“你忽然骂他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陆枭看着她这痛苦的样子,又想白小时是无辜的,她假如真的怀了,孩子到底也是无辜的。



    他强压下心里的恼意,别开头望向别处。



    半晌,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,“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,你可能怀孕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