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07章 一帮垃圾

    第207章一帮垃圾



    白小时到阳城的时候,虽然没早上那么心里直犯恶心了,头却一直有点儿发晕。



    她拿手机查了下,说是,有些人怀孕初期,确实会有类似感冒的症状。



    她用手扶着额角,鼻子里也有点儿难受,堵住了。



    大院路八号门口,里里外外站的全是人,都是得知白继贤去世的消息,来的生意伙伴或是朋友远亲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下车时,有个远房姑姑看见了,立刻上来怪她,“小时啊!你爷爷早上就走了,你怎么下午才来?”



    平常没见她们关心过她一句,家里出事了,跑来献殷勤给谁看?



    再怎样,白继贤的财产也不可能分给这些人一分钱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,叫了声“姑姑。”



    然后穿过面前的人群,上楼去。



    她走到之前她一直住的房间,却发现有人在里面收拾她的东西。



    以前她上学的时候,每一个学期都能捧几张奖状回来,白继贤会叫人把她的奖状贴在墙上,一张张地排下去,贴满了一整面墙。



    她冷眼看着别人开始撕她的奖状,隔了几秒,走了进去,一把拉住那人的胳膊。



    “谁准你动我东西的?出去。”她见是远房堂哥,松开了抓着他的手,从他手里拿走了自己的奖状,冷淡道。



    堂哥对白小时异常冷漠的态度有些不爽,回道,“爷爷走了,你这么晚才回来,好意思对别人这种态度?”



    “他生病的时候,你们来看过一眼吗?”白小时冷静地回头,问他。



    堂哥被白小时堵得一个字都发不出了。



    “那么就不要对别人的行为说三道四,我怎么样,不配你们来骂。爷爷的遗嘱早就立好了,你们这些外人不会拿到一分钱的,最多酒席上多拿两包烟的好处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说完,走到自己办公桌前,拿了双面胶出来,贴在了老奖状背面,继续贴在先前撕下来的地方。



    堂哥被她气得脸涨得通红,恼道,“这房子以后不一定是你的了,你把这东西留在这里,你好意思?”

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这个房子一定会给白濠明了?”白小时冷淡地回。

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这就是你的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对于堂哥的讥讽毫不在意,把自己的奖状,端端正正贴好了。



    然后扭头扫了他一眼,“关你屁事。”



    白濠明不会以为,让这些亲戚孤立她,她就会不开心吧?



    太小看她的没心没肺了,对于这些虚情假意的人,她完全不care。



    宁霜去世的时候,她完全记得这些人冷漠的嘴脸,这一辈子都会记得,他们讨好陆友心和白子纯,令人作呕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她整理好了房间,锁上房门,去白继贤停棺的房间。



    进去的瞬间,陆友心就看见她了,立刻起身朝白小时走了过来,“小时啊,你怎么才回来呢?这一整天都去哪里了?”



    她眼睛红肿着,还留着泪痕,脸上的表情,就差没把字写在上面,“虽然你不孝顺,但我和你爸爸会原谅你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白小时对她这张假脸,简直厌恶到了极点,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了她的触碰。



    她走过来的一路上,至少听到了三群人在说白小时怎么怎么不像话的坏话。



    她朝停棺的大房间里扫视了一圈,看到了陆友心的几个亲戚。

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,臭得乱得不成样子。



    “我现在跟你们挑明了,爷爷葬礼的所有费用,我出,但是,除了姓白的亲戚,和爷爷生前的生意伙伴朋友能出席爷爷葬礼,其他人,从这一刻起,给我滚出去!”

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姑娘家家,好大的口气哟!”陆友心的哥哥用他粗壮的膀子甩掉烟头,朝白小时不爽地瞪大了眼睛。



    “你敢在这里再抽一根烟,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“再用手指指我一下,我把你手指头剁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再说一遍!白小时老子忍你很久了!你把子纯搞成那个样子,你爷爷这个靠山死了,你还猖狂个什么东西!?”



    陆友心立刻在边上劝,“大哥,你别跟这么一个小姑娘计较,年轻人难免都会犯错的嘛!”

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这个房间里不姓白的人,全都滚出去。”白小时微微歪着头,用近乎狠戾的目光望着他,“不然我叫你后悔。”



    跪在一片的白濠明在一旁,实在听不下去了,起身皱着眉头朝周围的人道,“别吵了,你们都先出去吧。”



    “白濠明,这是你爸的葬礼!你让这么些个乌烟瘴气的人过来是几个意思?让他走都走得不安生是吗?”白小时立刻冲着白濠明沉声道。



    “你这种不孝子,我要是你爸我就打死你了!还叫你进家门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指着陆友心大哥的鼻子,一字一句说得清晰,“我孝不孝顺不用你们对我下论断!至少我知道,我今天要是让你们这帮垃圾留在这里,我白小时名字倒着写!”



    “走之前,把你们拿的白家的香烟全都留在这里,一根都不许带走!”



    “我今天要是不帮友心打了你,我特么的名字也倒着写!”陆友心大哥随即卷着衣袖,抡着拳头就朝白小时砸过来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谁敢动少奶奶一下?!”海叔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,一把将白小时拖到自己身后。



    海叔原本站在外面,帮白小时联系了几家殡仪馆之类的,还没处理完,就听见楼下房间好像在吵架。



    紧跟着冲进来的士兵,直接把围在白小时身边的人,夹着头拖了出去。



    房间内外一片混乱,尖叫声和骂声此起彼伏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站在海叔身后,忽然觉得小腹有点儿隐隐作痛。



    她不着痕迹地,伸手摸了下腹部。



    缓了几口气,那阵隐约的痛,才消失了。



    “把人带出去吧,不用废话了。”白小时不耐地低声吩咐道。



    因为这群垃圾,把自己的身体气坏,不值得。



    主次是非,白小时心里相当清楚。



    “先按扰民聚众斗殴的名义,把他们关几天。”海叔眼睛眨都不带眨,朝身后的士兵吩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