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15章 他做的

    第215章他做的



    陆枭隔了几分钟,回了白小时一个符号,“?”



    紧接着,又回答她,“你等一会儿,我叫人去查下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洗完澡出来时,陆枭的短信就回过来了,“她家早就没人了,房东把她的东西都丢掉了,因为退了租房之后,她没回去收拾东西,就忽然不见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她租的房子的门锁坏了,是被暴力弄开的。假如你联系不到她,她有可能是出事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来回看了两遍陆枭的回复,回了个“好”字。



    然后把手机扔到了一边,看着厉南朔在旁边吹头发。



    她好像猜出是谁干的了,除了厉南朔,不会有第二个人对陈姨下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吹干头发,随意拿了件家居服套上,走到床头边,凑到白小时面前,吻了她一下,“起来一起吃饭,还是我让齐妈送上来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望着他,回道,“一起下去吃吧,你真感觉好些了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用自己额头,碰了下白小时的额头,轻声问,“你觉得呢?”



    好像确实退烧了,捂出一身汗的法子,还是挺好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起床穿衣服,穿衣服的同时,磨磨蹭蹭的,忍不住问他,“我问你一个问题啊,你会不会原谅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人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厉南朔想也不想,毫不犹豫地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那么,他肯定对陈姨下手了。



    “哪怕一直对我很好,只是bèipò伤害过我一次的人,也不会放过吗?”白小时下床,穿好鞋,走到剃胡子的厉南朔面前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手上的动作,顿了下,低垂下双眸,看向她。



    “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你为我好,我知道,我自己都没法原谅她的背叛。”白小时知道他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,一脸平静道,“但是人总会有犯错的时候。”



    “陈姨的儿子那几天,被白子纯她们囚禁起来了,陈姨不听话,她儿子还被他们打了一顿,我觉得,她并不是罪无可赦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厉南朔听着她说话,沉默了一会儿,回道,“但她错在,伤害的人是你,所以我无法原谅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语气虽然平静,可白小时却是听得一阵心惊肉跳,“你对她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怎么。”厉南朔把剃须刀扔到了一旁,去更衣室帮白小时拿了条羊毛披肩。



    转身替她细致地围上了,“只是拿掉了她和她儿子的户籍,驱逐出了闵湖。”



    拿掉户籍的后果,就不仅仅只是被驱逐出闵湖这么简单的后果了。



    一旦被人发现没有户籍,一定会被赶出a帝国,别国也不会让陈姨入境的。



    无法工作,无法租房,磊磊更无法上学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甚至已经能想象出,两人住在桥洞底下或则公园长椅上,都怕警察来查身份证的恐惧。



    这比杀了他们还狠。

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想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拉着她的手,转身出门,带她下去吃饭。



    握着她的手,虽然还是有点儿烫,然而白小时心底却有点儿发凉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人太冷血,太恐怖了。



    “能放了他们吗?哪怕让他们能回老家也好。”白小时跟在他身后,轻声问。



    “这件事没得商量,做错了就是做错了,她自己必须得承担起做错事的后果。”厉南朔冷淡地回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,求情也是没用的,她了解厉南朔的脾气,从认识他第一天起,就了解。



    她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人,忍不住轻声问他,“那宋煜呢?他……现在人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这几天正在军区办理调职手续,过完年,就离开这里了。”厉南朔语气丝毫没变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,厉南朔是怎么找到宋煜的差错的。



    但厉南朔既然把她藏在军区,她能想象到原因,肯定是以她为借口,贬了宋煜。



    宋煜跟了厉南朔七年,厉南朔都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弄走他,更不用说跟他毫无关系的陈姨。



    她没吭声了,打算哪天问问海叔,陈姨的下落,至少让她知道,陈姨母子还能活着。



    她心里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,又有点儿生厉南朔的闷气。



    他这样的脾气,假如她将来做错了什么事情,妨碍到他,他会不会也像对陈姨宋煜她们那样,对她呢?



    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就没了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她七点就醒了,没闹醒厉南朔,轻手轻脚起床洗漱。



    随即出了房间,给白濠明打电话,“今天可以弄遗产的事情了吧?”



    “可以了,你过来吧,律师说八点准时到这里。”



    “少奶奶,早上想吃什么?”正好齐妈在楼梯上拖地,顺口问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挂了电话,朝齐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轻声回道,“就吃饺子吧,省得麻烦了,你让厉南朔多睡会儿,不耽误他接机的时间就行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齐妈欣然应允。



    她昨晚上跟厉南朔说好了,他家人是下午两三点的飞机,到阳城机场,她尽量在那之前办完白家的事儿。



    如果来得及,就去一起接机,来不及,就先自己回城北别墅等着他们回来。



    海叔跟她一起吃完早饭,便送她去白家。



    到的时候,正好八点整,她的车子刚停在8号门口,律师的车也到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下车,等在了路边,看着律师下来了。



    律师抱了满怀的材料,有点儿乱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这两天很忙吗?要不要我帮你拿点儿东西?”白小时礼貌地问他。



    “昨天忙了一天,都忘记给大xiaojie打电话了,因为事发突然。”律师脸上的神情,有点儿不对。



    “给我打电话做什么?”白小时看了两眼他的脸色,反问他。



    “白先生昨天和你继母,去我那里,办理了离婚手续。”律师说到这里,额头上忽然就冒了一层汗出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愕然地挑了下眉,“离婚?”



    白濠明竟然真的跟陆友心离婚了?!不可能啊!



    律师一脸严肃地回,“因为白先生已经离婚了,所以我这边的遗嘱手续,就复杂了一点儿,多耽搁了一天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,先提醒大xiaojie一句,他离婚,对大xiaojie的情况不利,大xiaojie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