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38章 甘拜下风

    第238章甘拜下风



    白小时早知道不说自己是厉南朔表妹这种话了,这样就显得,更尴尬了。



    “行行行!厉将军做事果然非同常人啊!我也只能甘拜下风了!”



    副总统站在原地,震惊地来回看了白小时和厉南朔几眼,最终只能无奈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拉着白小时就往别处走,可这副总统就像是认了主的狗一样,跟在他们身边就是不离开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见他还不死心,正要发作,一个士兵匆匆跑到他面前,低声道,“厉将军,总统找您呢!”

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我哥今天来不就是为了慰问你吗?”副总统在边上,忙不迭地催道。



    显然是想厉南朔赶紧走,他好勾上白小时的意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一下看破了他的意图,盯着他看了两眼,朝他沉声道,“你跟我一起上去!”



    “我上去干什么呀!我刚离开他房间没多久,他也没话和我说,我上去影响你们两人谈事情说秘密,就别扯上我了!”副总统翻着白眼回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有些不耐地回,“关于你,我有些事要向他汇报。你不上去,后果自负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那么招人讨厌呢!厉南朔,你简直比我哥还讨厌,这是大家一致公认的。”



    副总统死皮赖脸地说着,还没说完,厉南朔直接伸手,用力提住了他领子。

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不说第三遍,你跟不跟我上去?”



    “去。”面对即将发怒的厉南朔,副总统一秒就怂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转身离开之前,看了白小时一眼,低声嘱咐道,“你就在人多的地方待着,今天不会有任何危险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小时没反抗,淡淡应了一个字。



    她看着厉南朔和副总统两人进了电梯,随后从自己手提包里拿出手机,给陆枭发短信,“厉南朔带我来参加晚宴了,你人呢?”



    “我就猜他会带你去,我就在附近,你看看身边有没有人盯着你,没人的话,直接来后边花园。”陆枭很快回了她的短信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收起手机,朝四周看了一圈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走得匆忙,倒是没叫人盯着她。



    她放下手里的高脚杯,假装无意走到后门处。



    后门处没几个人,因为天气冷,没人在花园里。



    她站在大阳台上,扒着栏杆往下看了几眼,发现这个宫廷般的建筑围墙外面,有一辆车在等着,大概是陆枭没错了。



    他做事细致,从来都会做几手的准备,她对陆枭没有什么不放心的。



    她在阳台上,又站了会儿,迟疑地扭头看了眼身后。

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,既然这个副总统对她有意思,又不要脸,她勾几句就能上钩,厉南朔吃醋,肯定会把副总统引走,不可能让他一直黏在她身边的。



    那么,厉南朔离开,她就有机会走了。



    没想到碰巧总统找他上去,更给了她充裕的时间,离开。

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还不知道啊,总统夫人在总统面前吹枕边风,说什么,总统昏迷的时候,厉将军一直想勾引她,什么厉南朔对这个总统位置垂涎已久。”



    “厉将军不是有个宝贝吗?一直藏着不给大家知道,总统也是知道的吧?他会信总统夫人的话?”

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我感觉他今天带来的那个小姑娘,不是他什么表妹,也许就是他夫人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哎!”



    顺着风,传来一阵轻声交谈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,竖着耳朵认真听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挺有道理的!厉将军能不知道总统夫人说他坏话吗?今天估计是想带他夫人给总统看看,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”



    “总统夫人都一大把年纪了,比厉将军还大几岁,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,还像个怀春的少女似的,耍这种心机,得不到厉将军就要害他,我看她迟早要完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转身,朝说话那几人,靠近了一些。



    假如她现在走了,厉南朔,会不会倒霉?



    厉南朔从电梯里出去的瞬间,忽然感觉有一点儿不太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今天的表现很怪,总是心不在焉的模样,说话,做事,没有不奇怪的。



    她并不是那种喜欢主动勾搭人的性格,她从没在自己面前,和别的男人有过多的互动,总是小心翼翼地注意自己的分寸。



    但是今天,她主动朝副总统示好了。

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停住了脚步。



    副总统往前走了几步,发觉厉南朔没有跟上来,扭头奇怪地问他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朝他看了眼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更何况,副总统长得丑,年纪又大,手上的实权还比不上他一个将军,白小时能看得上他,真是眼睛瞎了。



    猛然间,他转身就往回电梯的方向奔去。



    他下楼,跑到刚才他们待过的地方找了一圈,白小时不在。



    “看到我表妹没有!”厉南朔随手抓住一个刚陪他们进来的人,沉声问。



    那人被厉南朔脸上焦急狂怒的脸色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回想了一下,不确定地回道,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刚刚好像看她往后门那边去了,也许是里面太热,想透口气吧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更是急的要发狂,转身就往后门方向追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刚走到后门边上,却撞见了低头慢慢走进来的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他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,一把抓住白小时胳膊,用力把她拽进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抱了个措手不及,几乎吓得魂飞魄散。



    正要推开抱着自己的厉南朔,忽然间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,愣住了。



    她愣了几秒,讪讪地笑道,“你怎么了?不是上去见总统了吗?怎么又下来了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心中除了后怕还是后怕,几乎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,紧搂着她,一声不吭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他是看出端倪了,却没有说破。



    在他怀里安安静静待了会儿,才开口道,“里面很闷,我就出去待了会儿,我听见外面有人在议论你的事儿,其实你可以把咱们结婚证,拿给总统看的,那他就不会怀疑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缓了几口气,下巴轻轻抵着她头顶软软的发,望向外面。



    他看到有一辆车开过去了,车型很像陆枭开的那辆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轻声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