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42章 我走了

    第242章我走了

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厉南朔抬起覆在白小时身上的身躯。



    起身的瞬间,他看到白小时哭了,异常平静的,眼角划过了两滴眼泪。



    她没有看他,而是看着车窗玻璃。



    外面太冷,里面太热,玻璃窗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雾气,看不清外面。



    他伸手,用拇指擦掉她鬓角的泪痕,又俯身,轻啄了两下白小时的唇,“宝宝,等厉南希这件事解决完之后,你就别生我气了,行不行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没有出声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等了一会儿,没听到她的回答,忍不住轻叹了口气。



    然后伸手,先替白小时穿好了衣服。



    替她扣上牛仔裤扣子的时候,白小时伸出右手食指,擦了两下旁边车窗,露出半个巴掌大小的一块视野。



    她看到,她要等的人来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,穿好裤子,上衣扣子还没扣上,忽然感觉到,有一个冰凉的东西,抵住了他的胸膛。



    他低头,看到原本别在自己腰上的枪,正抵在他的胸口。



    “你说,敌人在两米开外,拿着枪都伤不到你,那现在呢?”白小时双手执着枪,将子弹上膛,食指搭在了扳机上。



    昨晚宋煜教了她很多遍,怎么用枪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收回目光,望向她,低声回道,“你不会开枪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不会?我下不了手杀你,但不代表我不舍得伤你。”白小时冷漠地回,“现在,把你那边的车窗摇下去,把车钥匙拔了,丢出去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听到外面传来车子的刹车声,不止一辆。



    这大约是他这辈子最大意的时候了,因为太信任白小时。



    被最信任的人摆了一道的感觉,原来是这样的。



    他静静盯着她,一动不动。



    “开车窗,把钥匙丢出去。”白小时又重复了一遍,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不想让你受伤。”



    “他们今天哪怕是把这辆车炸了,我也不会离开。”厉南朔拼命压抑着心中的躁动,低声回。



    他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,又用很轻的声音,补了一句,“除非你朝我开枪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不敢是吗?”白小时皱着眉头反问他,“把钥匙丢出去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仍旧一动不动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逐渐没了耐心,虽然这里不是厉南朔的地盘,但他肯定带了随行的人,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跟过来。



    但她不敢轻举妄动,厉南朔的身手太恐怖,她不能亲自去拔车钥匙。



    她犹豫了几分钟,忽然抬手,对着厉南朔的肩膀,毫不犹豫开了一枪。



    子弹擦过他的肩头,射中了后边的车窗玻璃。



    这不是厉南朔自己的车,防弹性能自然稍逊一些。



    就这么一下,打碎了半扇车窗。



    等候在外面的人察觉到里面的动静,立刻围在了驾驶座外面,两支枪伸了进来,抵住了厉南朔的脑袋。



    还有人朝厉南朔的车轮打了几枪,爆了他的轮胎。



    这样,厉南朔待会儿就没法追上他们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垂眸,望向厉南朔受伤的肩膀,鲜血汨汨流了出来,和他白色的衬衫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
    刚才她开枪的时候,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没有避开。

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她盯着他的伤口看了几秒,随即强迫自己别开目光。



    然后凑向他的唇,吻了下。



    她不敢看他的眼睛,甚至再多看两眼他的伤口,她怕自己就舍不得走了。



    打开车门的瞬间,她的手忽然就颤抖起来。



    她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,她会对厉南朔开枪。



    回味过来,只有无尽的后怕,幸好她没有打偏。



    她拎着自己包下车的瞬间,厉南朔开口叫了她一声,“小时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没有回头,只是下车的动作顿了下。



    然后咬紧了自己的唇,逼着自己往外走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走的,我怎么把你找回来。”厉南朔的声音,平静到了极点,却又带着莫名的,让人胆寒的威力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依旧没有回头,她走得有点儿不太稳,走到了离她不远的,几十步开外的车子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刚关上车门,车子就启动了。



    那辆车子启动的一瞬间,厉南朔忽然身形一矮,用力勾住用枪抵住他头的一个人的手,等他们反应过来时,厉南朔手上的枪,已经对准了其中一人的脑袋。



    “不想死得太惨,就给我立刻滚。”厉南朔从齿缝间,阴沉地挤出几个字来。



    “长官!”就在这时,厉南朔听到后面隐约传来他的人的声音。

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他在路上耽搁了太久,还没到水城,手下的人担心,就追来了。



    “把手里的枪放下。”厉南朔扫了眼跟前围着他的几人,沉声道。



    混乱之间,也不知道怎么的,后面有个人忽然开了一枪,射中了厉南朔的车子。



    枪声响起来的一瞬间,厉南朔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

    他的人没闹清情况,这边有枪声,那边立刻打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他看到边上一共三辆车,加上之前白小时坐的那辆,一共四辆,有人仓皇间上了车子,开着车就逃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人自然立刻驱车追上,和厉南朔擦车而过的瞬间,厉南朔看到他的人,从天窗里伸出一台小型导弹炮,对准了前面的车。



    “不行!!!”厉南朔嘶声大吼的瞬间,导弹炮已经轰出去了。



    接连放了三炮。



    每一声巨响,都让厉南朔的心往下沉了几分。



    他反应过来的同时,心已经凉了半截。



    他腿有些发软,开了车门,跌跌撞撞朝前面追了几步,看到很远的地方,最前面那辆白小时坐的车,已经被炸得烧起来了。



    他一愣,朝那部车狂奔而去。



    距离它还很远时,厉南朔的下属拼命拦住了他,“长官!车会bàozhà的!危险,别去!!!”

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用导弹了!谁允许你们用的!!!”厉南朔一发狠,直接把拉住他的两个人狠狠摔在地上,瞪着眼睛狂吼道。



    吼完,又转身朝白小时的车奔去。



    跑到一半距离时,车bàozhà了。



    掀起的巨大气浪,朝厉南朔迎面扑来,直接将他掀飞,重重落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不远处的车,爆得只剩下车架,继续熊熊燃烧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