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53章 疯了才放开你

    第253章疯了才放开你



    白小时甚至都没反应的时间,被巨大的惯性,带着撞入厉南朔怀中。



    她想要挣扎,一下子就被他死死按住了后背,闷在他怀里,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白小时惊慌之下,伸手撑住他胸口。



    她非常讨厌习惯这个东西,讨厌自己在厉南朔面前,就失去了分寸,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,就想依赖他。



    她已经努力尝试着去学习改变,她也确实变了很多。



    可在厉南朔跟前,只是这么霸道的一个拥抱,就让她狼狈到满盘皆输。



    “我疯了才会放开你。”厉南朔一手将她的脸紧扣在自己怀里,沉声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鼻尖萦绕的满是他的气味,满眼的绿色,任凭她怎么去推他,厉南朔岿然不动。



    她心里忽然一个发狠,张嘴就朝他的胸口咬了下去。



    这些年受到的委屈,她的隐忍,也随着这一口,全都发泄在了他身上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浑身颤了下,却没有挣扎,只是低头,吻住了她头顶的发。



    她用的洗发水牌子也换了,以前是幽幽的铃兰香,现在是玫瑰香。



    可无论她变成怎样,在他心里,就是独一无二的白小时,没人能取代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直咬到牙根发酸脑子发涨,嘴里传来淡淡的血腥气,才松了口。



    “没咬够的话,换地方再咬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伸手,触了下她的脸颊,发觉她果然哭了。



    他忍不住轻叹了口气,勾起她下巴,让她和自己对视,“但我有个建议。”



    “不如咬我的嘴,更痛快一点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低头,噙住了她的唇瓣。



    他想她,实在想得要疯了,一吻上她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。



    如狂风骤雨一般,掠夺索取她的一切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牙根酸胀,嘴使不上力气,只能任凭他摆布。



    被他噬咬着的唇,逐渐变得和他一样滚烫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搂住她后腰的手,逐渐用力,让她贴紧了自己,从她的唇到她的眉眼到她所有的一切,他没有一处是不想的。



    空旷的vip候机室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

    他吻到她细腻纤细的脖颈,实在忍不住了,直接将她放倒在后边沙发上,伸手去解她的衣服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风衣外套上有四对扣子,厉南朔只解了一颗,便失去了耐性,直接用力扯开,一只手顺着她黑色贴身毛衣,探了进去。



    冒冒足足到十三个月才断了奶,也就是才断奶没多久,白小时的胸大了一号,依旧挺拔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微微喘着粗气,吻她的耳根,“宝宝,回我身边,好么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吻得意乱情迷,他叫她宝宝的一瞬间,她忽然想起了冒冒,像是被兜头浇了盆凉水,彻底清醒过来。



    她望着近在咫尺的他,忽然,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“你松开我。”



    冒冒还在他们手上,厉南朔包机,就是打算跟她一起去k国做亲子鉴定的,她反应了过来。



    “你们bǎngjià了我儿子,我还没报警。”她冷眼望着厉南朔,轻声道。



    语气里,刻意加了一丝厌恶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迟疑了下,收回手,反问她,“什么bǎngjià?”

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?你爷爷,你们一家人,把我儿子bǎngjià到了k国,不是你孩子,你就能心安理得地在这里跟我说这些没用的,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确实不知道,冒冒被绑到了k国。



    他是查到了白小时今天有飞往国内的航班,才在这里守了一天。



    至于厉云途他们,只是昨天跟他打了声招呼,让他有空去k国一趟,完全没有提到冒冒和白小时。



    “我给他们打电话。”厉南朔思量了几秒,皱着眉头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k国带走儿子就行,不需要厉将军多操这份心。”白小时说着,推开了他。



    俯身捡起地上的她的东西,便往外走。



    她得赶紧回去了,他们要是今天就给冒冒采dna,冒冒会害怕成什么样,她不敢想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在沙发上坐了会儿,缓了几分钟,转身去卫生间,用凉水冲了两把脸,身上的热才有慢慢消减下去的势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进了飞机,在位置上坐定,随即问空姐,“什么什么出发?到时间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厉先生什么时候说走,我们就立刻出发。”空姐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回道,“本次航班,就您和厉先生两位,白xiaojie要不要去头等舱?在那里休息更舒服一些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果然包机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烦躁到了极点,脑子里满是冒冒,皱着眉头回道,“不用,麻烦你们催一下他,假如他现在不想走的话,那就帮我改一下别的飞往k国的航班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帮白xiaojie去问一下。”空姐温柔地回道。



    等待空姐回复的几分钟,白小时简直如坐针毡,恨不得现在就改到别的航班,立刻离开这里。



    没一会儿,空姐又回来了,用更温柔的声音朝她道,“厉夫人,飞机将在三分钟之后起飞,您头等舱请。”



    厉夫人?



    白小时对这个称呼实在不习惯,迟疑了下,低声回道,“不去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厉夫人需要什么食物,或者是饮料?”



    “一杯白开水,谢谢。”白小时回答的时候,顺手扣上了座位上的安全带,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

    空姐看她系上了安全带,也不好说什么,笑着回了句,“好的,稍等。”



    因为时差,白小时脑子一直昏昏沉沉的,喝了几口水,便闭上眼睛准备休息。



    绝不超过十分钟的时间,她忽然感觉到有人坐在了她身边。



    扭头一看,是厉南朔。



    他安稳地坐在她身边,闭目养神,再自然不过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厉先生坐经济舱不妥吧?”她忍了下,发现根本忍不住,于是转身看着他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,我在哪里。”



    以前许唯书说厉南朔说得是真没错,厚颜无耻,这个词就是为厉南朔量身打造的。



    “将近六小时的航程,你想吃什么?吃了东西再睡不迟。”厉南朔见她不说话,淡淡问了句。



    就像是,他们之前的将近三年的差距根本不存在似的,他还像以前那样。

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白小时随口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睁眼,微微侧过头,看向她,忽然,朝她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