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62章 爸比被我气走了

    第262章爸比被我气走了



    厉南朔煎完培根,转身装盘,正好看到白小时在房间门口看着他。



    他盯着白小时看了两眼,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,拿了烘好的面包片,给她做三明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逮个正着,讪讪转身,回卫生间漱口。



    洗漱完,正要抱冒冒起床,厉南朔端着盘子,推开了她房门。



    “你今天真不走?”白小时忍不住问他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直接答非所问,拿了块切好的三明治,递到她嘴边,“尝尝看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确实也饿了,张嘴咬了一口,慢慢嚼着的同时,看向床上的冒冒,“我今天带他去上课,你要走的话,记得关了门之后,把门把往上提一下反锁……”



    话还没说,厉南朔忽然低头凑近了她,双眸紧盯着她的嘴角,右手食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,含住了她嘴角。



    舌尖撩过她嘴角的沙拉酱,才松了手。



    “吃东西还跟以前一样,像个孩子似的。”他随口,面无表情说了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脑子里要说的话,到嘴边组织好的语言,一瞬间全忘了。



    郁结了几秒,伸手拿走了盘子里她刚才咬过的那块三明治。



    要是不自己拿着,她担心厉南朔又会用嘴喂过来,后面的发展,她就不敢深想了,毕竟她待会儿还得去上课。



    “我吃完就帮冒冒换衣服走了,你要是真想帮我,麻烦记得给我锁门。”



    她假装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,一脸平静道。



    一边又咬了两口手上的三明治,她自己拿着,才发现,厉南朔在里面挤了多少沙拉酱,一咬,酱都沾到手指上了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想歪,但是厉南朔,明显是故意的,处处给她暗示。



    她简直哭笑不得,犹豫了下,直接把剩下的半个三明治,直接塞进了嘴里。



    虽然她的嘴好像不怎么包得下,但她仍旧很努力地,把整个塞了进去。



    然后,绕过面前的厉南朔,打算去抽桌上的纸巾擦手。



    擦过他肩膀的瞬间,厉南朔忽然伸手,直接拦住了她的腰,似笑非笑盯着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努力嚼着嘴里的东西,说不出话,也没法拉开他的手。

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厉南朔低声问她,“我好像,没真正让你用嘴替我弄出来过吧?”



    他抓住她沾了酱的手,凑到自己嘴边。



    舔了下她指尖的沙拉酱。



    这一瞬间,白小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
    偏偏厉南朔舔她指尖的时候,一双深眸还盯着她,不放过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手足无措的感觉,不过如此。



    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做了个往下吞咽三明治的动作,她还没嚼碎里面的生菜,菜叶子直接一半卡在喉咙里,一半在她嘴里。



    她一下子憋得小脸通红,差点没喷出来。



    “吐出来。”厉南朔愣了下,知道她是呛着了,立刻伸手压住她后背,替她顺气,一手手心包住了她的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本来是想去卫生间吐出来,被厉南朔轻轻一拍后背,直接全都吐在了他手里。



    菜叶子却还是顽强地卡在她的喉咙里。



    她呛得要死了,正要伸手进去báchūlái,厉南朔已经先她一步,把自己的手指探入她口中,准确找到菜叶的位置,扯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没见过比你还笨的人!”扯出来的一瞬间,厉南朔忍不住皱着眉头责道。



    转身拉着她去卫生间洗脸。



    “我自己一个人这些年不也过得好好的吗?”白小时看到他手里不忍直视的一大团,觉得自己脸直接可以一起丢进垃圾桶里了,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。



    在今天之前,她从没被呛得这么狼狈过。



    在他面前蠢成这种地步,也真是够丢人的了。



    原本想努力保持住不愿搭理他的高冷形象,今天来了这么一出,怎么搞?



    厉南朔脸色有些黑了,冲了自己的手,又伸手往她脸上抹了几下,替她洗脸。



    “冒冒今天留在家里,我先带他去打针,然后派人找个靠谱的阿姨来,省得你找的人出什么岔子。”他冷冷道。

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”



    她刚说了两个字,厉南朔直接捏着她的下巴,弯腰凑近了她,轻声道,“你再说一个不字?”



    “找不到合适的阿姨,你要天天带冒冒去上课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这是不现实的,冒冒再听话,也会影响她上课,而且这是最后几个月了,不能在老师面前留下不好的影响,这直接关系到她最终的研究生论文。



    “你放心,等你这边安顿好了,我会回去。”厉南朔见她不说话,又道了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觉得他好像生气了,她无时无刻不想赶他走,终于让他觉得不爽了。



    傍晚回家的时候,她前院门口多了辆车,她看了下车型,确定是昨晚厉南朔送她回来的那辆。



    打开门一看,一个和他们是一样肤色的阿姨,正在客厅里给冒冒讲故事。



    见她回来,立刻起身,走到白小时面前给她拿拖鞋,用标准的普通话道,“少奶奶,我是少爷新请来的女佣,也叫格蕾丝,小少爷下午已经去医院打过针了,晚饭想吃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脱鞋子的动作缓了缓,扭头看厨房,厉南朔不在。



    他昨晚脱在门口的鞋,也不见了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人呢?”她轻声问了句。



    “少爷送小少爷去医院打了针,回来就去了机场,回国了。”新来的格蕾丝恭敬地回道,“少爷还留了个司机,以后出门,可以叫司机送少奶奶出去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没说话,扭头看了眼门外,门口小草坪上的洒水头,他也替她修好了。



    虽然厉南朔替她完美地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才走,但她确定,厉南朔应该是很不爽地离开的。



    冒冒从地毯上爬起来,自己走到了白小时身边,跟着白小时往门口看了眼,小声嘟囔了一句,“爸比?”



    眼底满是期待,看到空无一人的门口,瞬间黯淡了下去,小嘴也不开心地撅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俯身抱起了他,柔声回,“爸比被妈咪气走了,以后你要乖乖听新的格蕾丝奶奶的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