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67章 今天你生日

    第267章今天你生日



    厉南朔已经猜到,白小时早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。



    他没回答,一只手越过她的肩头,抓起了桌上的紫色礼盒,拆开了,打开盒子,放到了白小时面前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插着煎鸡蛋的手,慢慢放下了。



    盯着盒子里的东西,认真看了几眼。



    她喜欢淡紫色,盒子里的东西,是一条镶嵌着淡紫色水晶,和钻石的一条长发箍。



    最近两年很流行的一种发箍,缠在头发上,自己控制松紧。



    很美,一眼就让人心动,白色透明丝带上,用钻石和紫水晶,勾勒出了她的外国名。



    和以往厉南朔送她的东西比起来,这条发箍,显的并不是十分贵重。



    她有点儿好奇,他怎么会忽然有送她这种小玩意儿的心思。

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厉南朔俯身凑到她耳边,轻声问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吐出的温热气息,撩着耳垂,忍不住往边上让了让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有在意她的小动作,伸手,把丝带发箍取了出来,然后缠在了她头发上。



    他的手法有点儿笨拙,毕竟之前,他连怎么给白小时梳顺头发都不会。



    慢慢一点点地缠上去,打了个很松的蝴蝶结,从侧面看,倒是有一种懒散的带着仙气的美。



    和白小时的微卷长发,很配。



    淡紫色水晶,又跟白小时白皙的肤色十分相称,厉南朔只觉得,没有人能比白小时更配这条丝带发箍了,宝石钻石,和精致白皙的她相映成辉。



    替她弄好,看了两眼,感觉十分满意。



    “吃完了早饭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他随口又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皱眉,“今天不是周末,我得去学校上课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已经替你去学校请好假了,今天不用上课。”厉南朔不在意地回,又替她拿了件衣服过来,“换这件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放下手里的叉子,拎起衣服来看了眼。



    是上个季度,某个顶尖时装发布会上最惊艳的一款小礼服。



    抹胸的款式,两条宽若一指的肩带,上面是紧身的,下半身是长及地的仙女纱裙,由浅蓝色渐变成紫色,裙子上点缀的满是细碎的小钻,手工缝上去的真钻石。



    这款礼服,据说全球就限量的三件,模特身上一件被人拍卖走了,剩下两件,当今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,也借不到,更别说是定制了。



    这衣服是绝版的,也不知道厉南朔是怎么弄到手的。



    她心中疑惑更甚,抬头看向厉南朔。



    “不喜欢吗?我觉得你穿在身上,一定很好看,不如试试。”厉南朔看着她,反问。



    他总有办法,为她准备好最难搞的东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把裙子仍旧放回了原处,“我待会儿去上课了,最后两个月很重要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今天带你去的地方,一定比你上课重要得多,去了你不会后悔。”厉南朔在她身旁坐下,替她插了两块切好的水果,递到她嘴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总觉得,现在在厉南朔心目中的她,是个没手没脚的残障人士。



    不用喂的,他就难受。



    她伸手,拿过他手里的叉子,自己拿着吃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吃完了又道,“不去了,我得上课。”



    “白小时。”厉南朔声音有些冷淡,叫了她的名字。



    “嗯?”白小时顺口回。



    她确实是变了,她很好地敛去了表面的锋芒,只是这骨子里的倔强,一点儿也没变。



    她从不会因为他对她好,对她的宠爱,就改变自己的原则,同意他去做什么。



   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



    “假如你不想被格蕾丝看到,我是怎么撕开你衣服的,最好乖乖听话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扭头望向站在厨房门口,看着他们的格蕾丝。



    “格蕾丝,你先去房间让冒冒起床吧,八点了,可以起来了。”白小时不想她和厉南朔之间的纠葛,被任何任何人看到,随口吩咐道。



    昨晚的事,其实她心里还有点儿疙瘩,结果厉南朔早上一过来,又故意给她添堵,不是成心闹矛盾吗?

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吩咐,你以为她敢离开半步?”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开口道。



    “我给你大约三分钟时间换衣服,不换的话,你就让她看着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,扭头看向厉南朔。



    “假如你是为了昨晚陆枭的事情,故意为难我,你大可不必,因为陆枭是冒冒的爸爸。我说过,你要是想让咱们正常地相处,那就先把厉南希的事情解决了再说。”



    “厉南希的事情解决完,我不会再躲,会跟你像正常夫妻那样,像是在你妈失言之前那样,好好相处。”



    不会因为昨晚的一个吻,他们之间的矛盾就从此消失掉。



    “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你达不到,在我身上砸再多的钱,都是于事无补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我再说一遍,我最后两个月的课,很重要。”



    这是她心里再坚定不过的念头,她不会再像以前的白小时,他道歉,她就彻底放下原则,心软。



    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厉南朔咬了咬牙,又朝她轻声问了遍。
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白小时随口就回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咬着牙,朝她笑,“今天是你阴历生日。”



    他推下手上所有的事情,来到她身边,就是为了给她过生日,然而白小时却丝毫不领情。



    “想追回你,不过是我随口找的一个借口,我对你好,不为其他原因,只是想对你好而已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下意识,低头看了眼手边的手机。



    到了h国买的手机,只有万年历,没有阴历,连万年历上的生日,她都很久没庆祝过了,哪怕给自己买块小蛋糕,给自己添个菜的意识,都没有过。

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三分钟时间,换衣服,不然我帮你换。”厉南朔又冷冷吐出两句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吭声,心里却一阵阵的,翻江倒海。



    也许是她太倔,即便是听到厉南朔这么说了,她却还是潜意识里有些抵抗跟他一起出去。



    僵在位置上,半天没动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见她没有动弹,直接抓起衣服,猛地就把白小时扛在了自己肩上,大步走向房间。

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白小时忍不住一声轻呼。



    然而眼角余光,看到边上小床上还没醒的冒冒,随即又闭紧了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