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76章 你知道少女养成吗?

    第276章你知道少女养成吗?



    厉南朔便吻她的脸颊,白小时有些痒,止不住地笑。



    “厉先生,你见哪个学生时代的初吻能吻得这么流氓?第一次就伸舌头的?吸得对方嘴唇都能肿起来的?”



    “十六七岁的礼物你算是送失败了。”



    初恋的青涩,在厉南朔这里完全没能体现出来。



    她倒是记得,她误闯进他房间,跟他的第一个吻,那时还能感觉到他几乎没有技巧的青涩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松开了她,望着她在夜色映衬下,笑得极为娇美的侧脸。



    跟白小时重逢以来,她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笑成这样。



    “天有些冷了,要不要回去休息?”厉南朔搂着她腰侧的手没有松开,拇指在她腰间,轻轻摩挲。



    虽然问出口的是个问句,实则是个陈述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还没回答说好,厉南朔直接手上一用力,把她公主抱抱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这个礼物我倒是喜欢的。”白小时一只手轻轻扯着他的一边衣领,将脑袋靠在他温暖的心口,蹭了两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抱过她无数次,公主抱的次数,一只手都数得过来。



    最开始扛着她,是因为她关节处被白濠明打得骨裂了,他怕公主抱会扯到她的伤口,他不说,但她明白。



    后来他好像是扛她扛习惯了,一言不合就是扛,但哪个女人会喜欢被扛着?



    但厉南朔也许从来没体会过被人扛着是什么感觉,所以不懂被抱着有多幸福,所以,也不怪他。



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用扛会舒服一点。”厉南朔皱着眉头,认真地想了下,回道。



    他在军区训练,沙袋扛多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以后可以试一下,以肚子为界限,把肚子搁在一条铁杠上,全身悬空的感觉有多酸爽。”白小时随口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我的肩膀像铁杠?”厉南朔忍不住又皱起了眉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真心觉得,跟一个没谈过恋爱的男人谈温柔,是一件很费劲的事。



    她的重点在于,他肩膀上壮实的肌肉,硌得她心肝脾肺肾都疼,而他的重点在于,白小时觉得他肩膀像铁杠。



    找初恋的感觉算是为难他了。



    她原谅他了,毕竟在她心里,他的分量毫无疑问超过了顾易凡,一百倍。



    “但是我以后会记住。”厉南朔见她不说话,闷闷又自己添了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抬头,在他下巴上亲了下。



    他把她直接抱回了房间,放在床上,又转身去试衣间里翻找了了下,找出了一瓶名牌香水,和一套睡衣样的叠好的东西,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拿起香水,闻了下,是她二十岁左右用过的香味,淡淡的柠檬柑橘香,又带着一点儿海盐香和玫瑰香,很清新,不浓烈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对她的喜好,拿捏得很正确。



    虽然她很少用香水,但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,大多都会有这种对香水的新奇和试探感。



    “想冲澡吗?”厉南朔站在床边,淡淡地望着她。

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十八岁,你不会想跟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洗鸳鸯浴吧?”白小时瞬间看破了他的意图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俯身靠近她,双手撑在她身侧,凑上来吻了下她的唇。

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没听过少女养成?大概在你十五岁的时候,我就想带你上来冲澡了,但一想,那是违法的,就只能按部就班,等到十八岁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勾着嘴角,望着他笑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径直抱起了她,往浴室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这浴室里的东西,大多也是遥控的,厉南朔一上来就遥控了放水。



    两人进去的时候,水已经放得差不多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把她放在浴缸边上的台阶上,伸手替她tuōyī服,拉开她肩带的瞬间,呼吸便粗重了几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背对着他,察觉到他落在她肩上的吻,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

    他往下剥掉她的礼服,看到她白皙的肌肤,从吊带款式的礼服里现出的一刹那,就轻轻的吻了上去,吻她的后颈。



    “出了点汗,脏……”白小时轻咬着下唇,任他吻了会儿,小声道。



    “哪怕你从泥潭里打了滚出来,我也不会嫌脏。”厉南朔咬着她的耳垂,低声嘟囔道。



    却还是尊重她的意见,松开了她,牵着她进了宽大无比的浴缸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甚至都不敢看他灼灼的目光,自己捂着心口,在浴缸一角坐下了。



    坐下没多久,厉南朔随即贴了过来,将她抱在了自己怀里,让她面对面坐在自己身上。



    他握住她一条纤细的小腿的瞬间,白小时忍不住,将脸靠进了他颈间,没看他什么表情。



    “十八岁礼物,就是把我送你,要么?”厉南朔微微扭头,低沉的嗓音,带了股让人深陷的魔力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脸颊有点儿发烫,蹭着他的脖子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她跟他做过很多次了,几乎每一次的前期准备,他都能做到让她浑身发软,没法直视他的凝视。



    她听人说过,假如一个男人,能做到每一次,都非常有耐心地做足前期准备,甚至能让你在前期准备里就告饶,那这个男人一定爱你至深。



    “那就当你是同意了,我可等了shíbānián呢。”厉南朔忍不住轻笑。



    然后,搂住她的后腰,将她紧紧带入了自己怀中。



    在水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带了一丝丝的阻力,却让他的动作变得更加温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不安地扭动的瞬间,厉南朔一手捧住了她的脸。



    他睁眼,盯着她满是晕红的脸庞,轻声道,“我听说,让女人上瘾,就得让她彻底舒服到昏死过去,以前我舍不得,今天不同。”



    他就是要让她上瘾,离不开他,除了他之外的男人,谁都不行。



    留住了她的身体,也就留住了她的心,那么白小时,就永远都是他的了。

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没管白小时什么反应,狠狠欺负了她。



    直到浴池里的水都凉了,厉南朔才用浴巾裹住白小时,把她抱了出来。



    抱着她往床边走的同时,还在不停地纠缠着她的嘴巴,她的身体。



    然而把她放在床上的瞬间,却没立刻压住她,而是伸手拿了床边给她今晚准备的礼物。



    “这是十九岁礼物。”他伸手,展开了,动手给白小时穿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