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299章 厉冒冒是谁?

    第299章厉冒冒是谁?



    厉南朔问许唯书的意见,只是想用别人的脑子,帮他过一遍所有的可能性。



    然后发现,许唯书跟他的想法,不谋而合。



    “我今天回去。”厉南朔眯了下眼睛,沉声回道,“我独自待在h国,被他们抹黑污蔑也不是回事儿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行!你现在可不能回来,至少等这件事的影响小一点儿,等总统冷静下来……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等他说完,直接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今天回去。”



    然后,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不论今天冒冒的选择是什么,就像白小时说的一样,他还是要带他们母子回国一趟。



    在他处理完自己的形象危机之后,才能让白小时和冒冒回h国,不然她们母子两人在h国也是危险的。



    他调整了一下心情,回到了城堡,看到白小时抱着冒冒下来了。



    冒冒刚吃完早饭没多久,就看到白小时和厉南朔回来了,相当惊喜。



    连变形金刚的玩具都不要了,双手勾着白小时脖子,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,叽叽喳喳地向白小时汇报,他今天早上都做了什么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可否认的是,住到城堡以后,冒冒的性格开朗了不少,说话也流利了不少,因为能接触到说普通话的人比以前多了。



    她抱着孩子,走到沙发前坐了下去,看都没看厉南朔一眼,然后问冒冒,“妈咪今天带你坐大飞机,带你出去玩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冒冒立刻兴奋到不行,“大飞机,能看到,云?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之前那个格蕾丝奶奶,不是带冒冒坐过飞机吗?”白小时朝冒冒温柔地笑了下,“妈咪还带你去见苏苏阿姨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苏苏阿姨?”冒冒惊喜地扬了下眉毛。



    他只在视频里见到过秦苏苏,但是见过不少次,所以认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抬眼见厉南朔走近了,然后伸手替冒冒整理了一下衣领,“妈咪还有件事想问问冒冒的意见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冒冒煞有介事地,大度地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虽然白小时昨天公报私仇,没让他吃黄瓜炒松仁,但他还是爱她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勾着他的小手指问,“你想跟着妈咪姓白,叫白冒冒,还是跟着爸比姓厉,叫厉冒冒?”



    “白冒冒?厉冒冒?”冒冒有些困惑地皱了下小眉毛。



    “对,从里面选一个。”白小时认真地点头回道,“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。”



    冒冒都不知道厉南朔姓什么,他在国外生活了这么久,对姓氏的概念很模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就是抓住了这一点,才跟厉南朔讲条件,她知道冒冒十有**会选白,因为他听习惯了。



    小家伙伸出小舌头,舔了下嘴,这是他思考问题的时候,经常会下意识做出的动作。



    隔了几秒,认真地回答,“白冒冒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低头,吻了下他的脸颊。



    冒冒不知道白小时为什么要亲自己,又很严肃地问她,“妈咪,厉冒冒,是谁?”



    “厉冒冒不是谁。”白小时摇头温柔地回道,“只有一个白冒冒。”

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冒冒像是听懂了,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,“只有,白冒冒。”



    冒冒断断续续地说着话的时候,白小时抬眼,望向站在一旁的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自然是立刻察觉出了,白小时刚刚说要孩子自己选择的猫腻。



    她知道孩子会选什么。



    但刚才打的那两个电话,让他有点儿,控制不住地心惊,他想,不管冒冒跟谁姓,现在最主要的是,他们一家人必须先保证平平安安的,才有以后可言。



    他自己心里清楚,他并不是无所不能的,他也是血肉之躯,位极人臣的后果是,很有可能功高震主,让上面的人惧怕他。



    历史上,皇帝因为害怕底下大臣功高震主,随便找了个错处杀了大臣的例子,比比皆是。



    他想,这次回去,或许要仔细谋划一下他的将来了。



    “走吧,送你们回去,给冒冒上户口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订机票回去。”白小时低了头,闷闷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确定吗?你觉得你们两个人就这么回去,安全吗?”厉南朔淡然问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有些后悔了,人总会在生气的时候,说出一些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,做出一些无法理喻的事。

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在冒冒选择了之后,忽然有一种胆怯退缩感。



    但她知道自己后悔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再这么一威胁,她想到和厉南朔在一起会面临的各种莫名其妙的危险,不吭声了。



    主要还是怕冒冒会陷入危险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以后在放出那样的狠话之前,先想一下后果,想一下自己会不会怂。”厉南朔见她不说话,忍不住冷笑了一声,毫不留情地嘲笑道。



    先挑事的是厉南朔,嘲笑她的人也是厉南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恨到牙根直发痒,却又不得不承认,自己确实是怂。



    她没吭声,索性没搭理厉南朔嘲笑的话。



    “带一点儿随身用的东西,准备走吧。”厉南朔抬手看了下时间,朝她低声道。



    他进来的时候,已经吩咐了女仆,上去帮白小时收拾几件行李。



    说话间,女仆就快速收拾了一个硕大的行李箱下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对于厉南朔高效的行动力已经见怪不怪,既然都准备好了,也拉不下脸说不去,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一声不吭上楼拿了包和笔记本电脑,出发回a国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给她买的私人飞机,虽然说前几天就已经到了,驾驶员也试飞过几次,白小时却一次没上去过。



    走到飞机前,停住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在她身后,低声道,“给你的,已经用你身份证注册了,不要也得要,上去看看吧。”



    飞机随行女仆,亦步亦趋跟在白小时身后,细细给白小时讲解飞机上的设备。



    “这架飞机是国外最新研发出来的海陆空三用机型,不过这项技术是为了战机开发的,民用机仅有十部,长官好不容易才预定到手。”



    “海用的意思是,假如我们在飞越海洋的时候受到袭击,也完全不用怕,掉进海里可以迅速收起机翼,做潜水艇用,机舱存储空间,可以提供十个人一个月的正常进食量。”

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无线设备也是最新的,所有配备的可挪动的东西,全是世界最顶级先进的设备,少奶奶在里面,可以享受到八星级皇宫酒店般的同等待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