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15章 叛逆少女

    第315章叛逆少女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只是忽然觉得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,压得她喘不上气。



    再一次回到厉南朔身边,似乎处境变得更艰难了。



    倘若她自私一些,离开他,是否一切都会变得简单一点呢?

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,厉南朔忽然伸手,摸了下她的脸颊,“上药了吗?”



    她脸颊只不过是不当心磕红了一块,在躲避子弹的时候。



    但是冒冒今天差点被人抢走了,或者严重一点儿说,差点儿就被杀了,厉南朔回来,却看都没看冒冒一眼。



    遇上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时,白小时才看出,厉南朔对冒冒是真的没多大感情的,人在危机状况时的反应,可以看得出一切。



    而她作为一个母亲,孩子的命,比她更重要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见她不说话,抽出了茶几里的一个医药箱,拿出一罐药膏,挑了一点在指尖上。



    一边替她细细涂抹在脸上,一边低声道,“只要不是小岛英子,就不足为惧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假如是陆枭,抢走了也罢,他不可能对冒冒怎样,以后我们自己再生一个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说这几句话时的淡然,和面无表情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,只要你解决了厉南希的事情,我就可以生一个咱们自己的孩子,你要是觉得一个不够,两个三个也行。”



    基本矛盾没有解决,谈什么以后?



    很多事情,厉南朔坚持要做的,她大多都向他妥协了,唯独在这一年之内怀孕,她不可能妥协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忽然想到冒冒户口登记的事。



    “你既然都带我和冒冒回来了,为什么不让我给他上户口?”她紧接着问。



    “不让他上户口?”厉南朔有些困惑地重复了一遍,“你们今天没办成吗?”



    “一整个工作部门都休假,怎么办成?”白小时以为他是装的,冷笑了一声回道,“你这就没意思了吧?”



    说完,拍开他的手,打算起身去浴室冲个澡就睡了。



    刚走开几步,厉南朔在她身后道,“你等等,我现在就给警察局局长打电话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都带你回来了,还会在乎冒冒跟谁姓吗?即便我想他跟我姓,以后只是递交个材料,一小时就能解决的问题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停下了脚步,扭头看向他。



    没说话,脸上却满是惊讶。



    她想,她知道今天的事是谁做的了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陆家。



    家里一片漆黑,喻菀在门口,借着廊灯的光掏出钥匙,开了门。



    经过客厅的时候,正要上楼,却听到昏暗之中,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“几点了?”

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很快又恢复了镇静,扭头看向沙发那边。



    陆枭坐在那里,看着她,没开灯,只能看得清他一双灼亮的眼。



    喻菀和他对视了几秒,低声回道,“你回来了啊。”



    “我问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”陆枭声音更加冷了几分,沉声又问了她一遍。



    喻菀撇了下嘴角,掏出身上手机看了眼,回答他,“十一点五十五分。”



    “晚自习的时候,你们老师让我去了学校,我看着你们九点下课,一直到现在,中间的两小时五十五分钟,你去了哪?”



    老师让陆枭去了学校吗?



    喻菀忽然心里有点儿发慌,望着陆枭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“别人的叛逆期,都是在十五六岁的时候,喻菀,你下半年都要高三了!你想干什么?逃课打架早恋喝酒抽烟,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?!”



    这是这么多年以来,陆枭第一次叫她的大名。



    喻菀默默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回道,“不用你管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我管?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!你们老师今天把我叫到学校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要劝退你!”陆枭声音控制不住地拔高了几度。

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猛地起身,走到了她面前,“你是不是不想上学了?”



    喻菀抬眼望着他,隔了几秒,朝他笑了笑,“你怎么受伤了?”



    陆枭恨不得一巴掌打醒她,然而看着她,却根本下不了手。



    他沉默了几秒,咬着牙道,“我问你的是,你是不是不想上学了?假如不想,我可以直接把你一个人送到国外留学!到时候你就知道没有人管到底是什么滋味!”



    “无所谓了,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习惯了没人管。”喻菀无所谓地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陆枭被她一句话堵得,刹那之间,无话可说。

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,当初那么乖巧的一个孩子,现在会变成这样。

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回来过了吗?”喻菀又朝他淡淡地笑,“陆爷爷回来的次数都比你多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往楼梯上走。



    她确实是叛逆期,因为什么叛逆,她自己心里清清楚楚的。



    她知道陆枭不可能喜欢她,但是距离上一次看见他,已经有三个多月了。



    她只是想更坏一点,让自己做的坏事能让陆枭听到,哪怕他是回来骂她的,只要能见他一面,骂得再难听也无所谓。



    陆枭被她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,眼睁睁看着她上去了。



    但是这孩子的监护权,是他从喻天衡手里抢来的,他既然选择要照顾她,就必须对她负责。



    女孩跟男人不一样,男人不好好读书,可能在社会上多跌爬滚打几年,吃了教训就好了。



    如果喻菀不念书,他想不到还有她能走的第二条路。



    在他为数不多的,替喻菀规划未来的想法里,最顺理成章的一条就是,好好念完大学,他替她找份体面的工作,然后替她物色个人品正的好人,风风光光把她嫁出去。



    然而第一步就错了,高中生就叛逆成这种地步的,他从未见过。



    楼下房间的麦奶奶,听见两人的争吵,开灯出来了,见陆枭站在楼梯口,小心翼翼地问,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陆枭扭头看她,好一会儿,沉声回道,“以后让司机晚上准时九点在校门口堵她,不回家就直接用绳子绑了带回来!再不听话,就派人去她教室陪读!”



    “厨房里有吃的吗?送点夜宵上去给她!”



    他说完,上楼,走到了喻菀房间门口,敲门。



    好一会儿,喻菀才擦着头发来开门。



    陆枭看着她,眼角余光扫到,她里面没有穿bra,忍不住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,“把衣服穿好,去我房间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