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20章 我会是他将来的太太

    第320章我会是他将来的太太



    江妍儿说着,又朝白小时身后的医生笑了笑,“麻烦回避一下,我们在外面不会很吵的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没表态,看着医生进去,随即轻声嘱咐了一句,“请从里面反锁一下门,谢谢了。”



    医生有些不太明白,白小时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要求,然而看道江妍儿身后的那两个穿着西装的像是保镖的男人,犹豫了一下,还是关门,顺手反锁住了。



    江妍儿的人,直接堵住了可以过来的路,一整条走廊上,只有白小时和江妍儿两个人而已。



    她从肩上小巧的包里,掏出了几页纸来,递到白小时面前。



    “这份东西,本来是想替你邮寄到h国去的,但是今天既然碰上了,不如直接给你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犹豫了一下,接过来,一眼看到首页上醒目的四字标题:“离婚协议。”



    她抬眼,望向江妍儿。



    “不用问我什么意思这么愚蠢的话,我相信以白xiaojie这么聪明的脑子,明白我是什么用意,你跟朔离婚,我才能嫁给他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到这里,忍不住冷笑了起来,“那你给我个理由,我凭什么,要把厉南朔让给你?”

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不肯怀孕。而伯母那边的意思是,假如你不怀孕,就会逼朔签下离婚协议,你觉得你们这么耗下去,有意思么?”



    “冒冒又是陆枭的孩子,这个孩子的身份这么尴尬,夹在两个男人中间,你有想过以后怎么跟孩子解释么?我建议你,离婚,跟了陆枭,不是正好吗?”



    正好个屁!!!



    白小时恨不得把这份离婚协议,直接甩到江妍儿脸上!



    “你知道厉南朔对你有多信任么?”她咬紧了牙,沉声反问江妍儿。



    “知道啊,互相信任的两个人走到一起,难道不是皆大欢喜么?”江妍儿像是没听懂白小时的意思,又像是在故意激她,微笑道。



    她说完,顺手又从包里掏出一支笔来,递到白小时面前。



    “笔都给你准备好了,你签了之后,只要朔那边也签了,你我,大家以后的日子都好过,南希姐也不必整天提心吊胆的了。”



    所以江妍儿的意思是,厉家那里,有厉南希给她撑腰,而她白小时,却没有人撑腰。



    她盯着递到眼前的笔,没动。



    “我想你弄错了。”她微微低着头,没看江妍儿,“冒冒,是厉南朔的孩子,不是陆枭的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皱了下眉,隔了几秒,回道,“是不是朔的,有什么关系?只要大家都以为,孩子是陆枭的,那就好了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说这话的语气,丝毫不见惊讶。



    就像是,早就知道了冒冒是厉南朔的孩子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心里猛然闪过一阵疑惑,抬眼扫向江妍儿。



    而江妍儿,一脸的淡然,看着她,朝她扬了下眉头,“签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怀孕,但是你给朔出了这么大个难题,让他在你和南希姐之间选择一个,真是让人觉得为难呢!不如我伸手帮朔一把,做个坏人,替他选择就好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而且,朔选择了你的后果,会树敌多少,我也就不明说了,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吧?他这次强行回国,差点毁了自己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从来不知道,江妍儿是这样的一个人,之前,对她还算是敬重的。



    这一次见面,江妍儿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一次,她想留在厉南朔身边,她不管她和厉南朔在一起之后会后什么后果,她要冒冒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一个完美的爸爸。



    她要主导一切,她要厉南希承担当初犯下的错误,哪怕用尽手段,也会让厉南朔选择她,而不是厉南希。



    她盯着江妍儿看了许久,忽然勾起嘴角问她,“你是他什么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,将来会是他的太太。”江妍儿想了下,微笑着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也跟着她笑,“不要太看得起自己,你大概不知道,厉南朔把你放在一个什么地位吧?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jiànrén会得到她应有的下场,现在厉南希在厉家,毫无分量可言,你以为我会纵容一个毫无悔改之心的人继续猖狂下去吗?”



    她说着,接过江妍儿手里的离婚协议,当着江妍儿的面,撕成了两半。



    “我,是厉南朔的老婆,而你,什么都不是,前未婚妻都算不上,凭什么要求我离开厉南朔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盯着她的手,目光微动,却没有生气,而是挑了下眉,把笔收回了自己包里。

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之前已经往h国寄了一封了,你要是想通了,签了给我,我照样接受。”



    她说完,转身慢慢往外走,走到一半,又回过头来,朝白小时笑了笑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,其实我挺喜欢你的,直到现在,还是喜欢你,但没办法,咱们要的是同一个男人,所以抱歉,我以后不可能再心慈手软。”



    “顺便提醒一句,千万照顾好你自己,还有冒冒。”



    这一句,既是善意的提醒,又是威胁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她走远了,没再回头,瞬间松了口气,往后退了两步,坐在了边上的长椅上,捂紧了自己隐隐作痛的胃部。



    她早就想过,会是江妍儿做的。

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陆枭竟然和江妍儿同流合污了!



    知道冒冒是厉南朔孩子的,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秦苏苏,一个是陆枭!



    秦苏苏绝对不可能,把这件事告诉江妍儿,她连宋煜都没告诉,怎么会告诉一个外人?



    那么只有陆枭。



    而且陆枭在那桩酒庄杀人案发生的时候,就已经显出了端倪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刚才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,她跟陆枭是一伙的。



    江妍儿目的很明确,她要的是厉南朔。



    那么陆枭呢?他抢孩子,目的只是为了她吗?



    医生没听到外面有声音了,以为白小时也走了,立刻开门看了眼,见白小时一个人坐在外面,轻声说了句,“您孩子体温已经正常了,手机还在响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强打起精神,走进去看,护士量的体温,确实已经在三十八度以下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冒冒背后的一小片疹子,已经蔓延到了脖子和手臂,一颗颗红色小疙瘩,看得白小时一阵揪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