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34章 等我过去

    第334章等我过去



    “我大概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放学回家,走到住的地方附近,看到一个女人,在向收废品的人卖钢筋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多少,大约就,四五根的样子,每一节都很短,都没那个女人手臂长,就是那种,工地上用废了的,没有用处的那种钢筋。”



    “一共卖了五块钱不到,我看着卖废品的人把五毛一毛的数到那个女人手里。”



    “然后,边上有个戴着安全帽的男人忽然走了过来,应该是工地上的工头吧,嘴里骂得很凶,指着那个女人骂,说她偷钢筋卖钱,要把她送到派出所。”



    “女人就很可怜地说,是工地上的工人丢到工地边上的,她问是不是没用了,那些工人说确实用不上了,她才捡了卖的,解释了好多遍,工头都不肯放过她。”



    “她就跪在地上求,给工头磕头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天下着小雨,我撑着伞站在边上,看着女人给工头磕头,哭得比那个女人还厉害。我不懂,为什么这个社会是这样子的,可我却无能为力。你一定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。”



    许唯书说到这里,停顿了下。



    他抬手,擦了下自己的鼻尖。

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,是我妈。”



    说完这句,又顿了下,才低声道,“好了,我的故事说完了。我只是想告诉你,因为我从小,就知道,自己和别的孩子是不一样的。我很有自知之明,关于配不上你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愣愣地坐在床上,听到“是我妈”这三个字,她喉咙,忽然一阵发酸。



    抬手去摸脸,才知道自己哭了。



    许唯书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了,几乎从没提过关于他家庭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她只知道,许唯书从小就没了爸爸,没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,因为一场车祸。



    许唯书笑了下,又朝她道,“我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人,清楚自己真的不配让你这么喜欢,所以,第一次那么坚决地拒绝了你,害你难过了那么久,对不起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?”江妍儿轻轻吸了下鼻子,忽然反问他道。

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许唯书老老实实回道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死死咬住了唇。



    半晌,咬牙切齿地回道,“讨厌你的自知之明,讨厌你总是自以为是地为我着想!你现在跟我说这样的话,你以为我就会原谅你了吗?!”



    “不会,但是现在也许不会,以后会慢慢原谅的,我等了你那么多次,这一次,应该也不会太久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又愣住了,许唯书这意思,是想和她复合吗?



    “lisa的事情,是我骗了你,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,她以前跟我念过同一个专业的研究生,你可能不记得了,当初我进军区医院,是有人推荐进去的,是lisa推荐的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朦朦胧胧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,一个女医生推荐进去,然后厉南朔签字同意。



    听到他和lisa是假的情侣关系,她本该开心。



    然而此刻,心里却是,五味杂陈。



    “许唯书,你知道吗,这几年我有想过要和你好好的,之前,我给过你好几次机会,你都推开了我,现在才向我坦诚,好像,有点儿晚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不会晚。”许唯书立刻回道,“你在家等着我,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,七点之前应该可以到你家,不会耽误你上班时间。”



    一来,是白小时骂醒了他,他确实不够有担当,而且江妍儿那么对白小时和厉南朔,不能说跟他全然没有关系,他造成的因果,应该他来解决。



    二来,他确实有个好消息。



    虽然消息已经下来好几天了,但是除了lisa和他妈,他根本没人分享,完全没有感受到一丝喜悦。



    但现在他要去跟江妍儿说,这种感觉很奇怪,就像是终于有个人,能分享他的开心。



    “我先挂了。”他没听到江妍儿拒绝他的话,知道她是同意了。



    说完,低头按了下挂断键,盯着江妍儿当初给她自己设置的电话簿头像,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他正好通过红绿灯,没有发觉直行的指示灯,已经跳转成红灯。



    一辆转弯绿灯的车,速度飞快地朝他撞了过来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在家等了两个多小时。


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坐在沙发上等,等到临近八点,家里的佣人走到她身边,问,“大xiaojie,八点了,今天不用去公司吗?到时候二爷又要挑你的刺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没吭声,抬头望向客厅里那架大摆钟,确实要八点了。



    那还是她跟许唯书,七八年前,一起去古董市场挑来的mínguó古董。



    二叔去年的时候,差点把它丢了,说就是因为这钟,她爸才会死,不吉利。



    但凡跟许唯书有关的东西,她从来都舍不得丢掉一件。



    她盯着那钟,看着它一点点地指向八点,然后,从沙发上起身,拿了自己的包和手机,往门口走去。



    她给了许唯书太多次机会,他又一次放了自己鸽子。



    她甚至连打电话问一声的兴趣都没有,无非又是什么,医院有一个紧急的大手术,需要他赶回去做,非他不行。



    这样的理由,她听过太多次了。



    她已经多给了他一个小时,三个小时都没赶过来,想必是不会来了。



    佣人跟着江妍儿走到门边,江妍儿忽然回头,朝她轻声说了句,“假如许医生过来,让他滚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让人把家里那座大摆钟卖掉,今天下班回来的时候,我不想看见它还在那个地方。”



    “是。”佣人小心翼翼回道。



    江妍儿上了车,刚要启动车子,手机忽然震动起来。



    她拿起来一看,是一个本地陌生号码打来的。

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接了。



    接通的瞬间,对方立刻朝她道,“是江xiaojie吗?我是lisa,我希望你能现在立刻过来军区医院一趟,许医生的车被货车撞了,伤势很严重,医院不能保证能手术一定成功……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愣了下,然后笑了笑,“别开玩笑了,许唯书跟我开过太多次这样的玩笑,你们以为我会信啊?让他自己打电话给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