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48章 再争取一下吧

    第348章再争取一下吧



    小时候,从学校回家里的路上,喻菀总会经过一个小小的游乐园。



    那个游乐园里,也有卖这种面包夹热狗的小亭子,还卖气球。



    她那时候总在想,这个游乐园和她们家靠这么近,喻天衡什么时候能带她来玩一次呢?



    直到长大了,直到她自己买过这个东西吃,才发觉,它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味。



    就例如,你某一次闻见了某种事物的香味,吃过的人告诉你,超级好吃,你便觉得,它一定像你想象中那么无敌好吃。



    试过之后才发现,那只不过是你的执念罢了。



    但她想知道,是不是陆枭给她买的,就会像是她以前小时候憧憬的那么好吃。



    她看着陆枭走向了那个小亭子,却又不自觉地想起包里的东西。



    她不是没有朋友,有个跟她差不多的,父母不怎么顾家的女生,从小学开始跟她就是朋友。



    应该说,因为性格和家庭原因,她和对方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互相选择做了朋友。



    经过了这么差不多十年,熟悉到几乎连对方的身体,什么时候发育的,穿什么号的内衣适合,都一清二楚。



    对方自然知道陆枭收养了她,也知道她喜欢陆枭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在离开之前,再争取一下呢?你又不是小三,没有破坏别人家庭,谁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力吧?”



    她看着陆枭的背影,脑子里回想的,却是自己朋友的话,想着包里的东西,脑子很乱。



    陆枭买好了东西,朝她走过来,她都没有察觉到,只是愣愣地盯着远处。



    陆枭走到她面前,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又问了一遍,“想喝点儿什么?我买了杯橙汁,那里还有豆浆什么的,你要是不喜欢橙汁,我重新去买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想喝豆浆。”喻菀摇头回道,“我刚才在喻天衡家里吃了个扇贝,喝橙汁会吐的。”



    陆枭朦胧间想起,是有这么回事儿。



    有一次喻菀吃完鲍鱼之后,配的饮料是橙汁,晚上回家就吐了,吐了一整夜。



    他不太懂,也许是有些人不能接受海鲜和维c的搭配,肠胃受不了,会食物中毒。



    他想了下,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喻菀手上,“我再去给你买一杯豆浆,橙汁我喝。”



    喻菀看着手里的橙汁,鬼使神差般的,转身走到边上休息的小木桌旁,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。



    两分钟后,陆枭走到她身旁,看到喻菀站在桌子前面,什么也没吃,就呆呆地盯着桌子看。



    忍不住又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下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喻菀回头,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摇头回道,“就是不太饿。”



    “不太饿就待会儿再吃,想先去玩哪个项目?”陆枭顺着她的意思问道。



    两人玩了夜间过山车,还挺恐怖的,穿过山洞的时候。



    喻菀忽然想起,自己看过的柯南系列的一个故事,吓得忍不住抓紧了陆枭的胳膊。



    陆枭倒是没什么反应,扯开她的手,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。



    出了山洞,才又松开了。



    下来的时候,喻菀扭头看那边的过山车,仍旧心有余悸,双腿发软。



    “走不动了。”她勉强走了几步,朝陆枭小声道。



    陆枭回头看了她一眼,卷起自己的衬衫衣袖,道,“自己看看。”



    他手臂都被刚才喻菀揪紫了,她到底还是胆子小,虽然表面装得跟个不良少女似的。



    于是两人随便找了个地方,席地坐在一个矮坡上面,望着远处巨大的摩天轮,拿东西出来吃。



    “以后去了国外要乖一点儿,不然那些不学好的人,会拉你一起吸dàmá,很难戒掉。”陆枭喝着手里的橙汁,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出,善意地提醒道。



    “国外的留学生活,可能会很不好过,你一个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尽管很难,但你还是要我出去。”喻菀微微低着头,咬着吸管。



    语气虽然是漫不经心的,但说的话,却表明了自己有多在意。



    陆枭被她一句话顶得,说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喻菀伸手,从边上塑料袋里,掏出了一瓶刚刚工作人员送来的白酒,打开了。



    然后倒掉了自己瓶子里的豆浆,灌了满满的一杯白的进去。



    陆枭望着她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喻菀把自己的灌满了,又伸手拿过陆枭的杯子,把剩余的白酒灌了进去。



    “在外面也不要轻易去酒吧,他们很会给小姑娘下药。”陆枭又道。

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跟去啊。”喻菀脸上挂了丝清浅的笑,把杯子塞回到了陆枭手里。



    陆枭望着她,欲言又止,好半天,又回过头,望向了前面的摩天轮。



    喻菀用吸管吸了一口白酒,火辣cìjī,烧喉咙,一口,差点就呛到了。



    但她忍住了,吞了下去。



    陆枭也浅浅喝了两口,他久经沙场,一杯白酒对他来说,算不得什么。



    喻菀一定要喝,他就陪着她喝,她今晚做什么,他都陪着。



    他瞟了眼喻菀,见她拔了吸管,直接对着杯子喝,忍不住皱了下眉头。



    却又忍住了。



    半晌,低声道,“我有时候,看到你,会恍惚觉得,小时又回到了以前。你跟她是差不多时候生日,家庭又有些相似,但你没她那么……”



    陆枭说到一半,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,喻菀和白小时的不一样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脾气傲气一些,还有一点儿说不清楚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喻菀就跟她不一样,孤僻也说不上,古怪也说不上,两人很像,又完全不一样。



    “我脾气古怪。”喻菀坐在边上默默听着,自己忽然轻声说了句。



    “但你们都善良,了解你们的人,就不会觉得古怪。”陆枭摇了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喻菀撇了下嘴角,反问他,“没觉得吗?你前些天还说过,从没见过我这样的高中生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又接着摇了下头,回道,“刚坐过山车的时候,我觉得你仍旧是以前的那个你,没有变。”



    胆小,故作坚强,还是喜欢逞强,什么都不说出来,但总是会被旁人察觉。



    喻菀扭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了下自己屁股上的灰,自己先往摩天轮的方向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