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58章 没有人不自私

    第358章没有人不自私



    江妍儿回过头,又看向许唯书沉静的睡颜,附身,将头轻轻贴在了他身上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其实看着江妍儿这个样子,也有些心疼。



    二三十年的朋友了,打小就认识的人,跟他的亲人一样。



    他沉默了会儿,低声道,“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



    “假如许唯书这次醒了,你会和他在一起吗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抬眼望向他,隔了几秒,点了点头,“会。”



    会就好,那么剩下的问题,他也就不问了。



    他相信以江妍儿的洞察力,很清楚,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,她应该清楚,他已经在怀疑她了。



    但同时也为了许唯书,他不会戳破,不会和江妍儿撕破脸皮。



    “谁都会犯错,谁都有可能,在失去了之后才知道要懂得珍惜,我相信,他会醒过来的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说这句话,显然是意有所指。



    说完之后,起身走到门口,开门出去了。



    他不能百分百确定,白小时的腿被夹断,就是江妍儿做的。



    但是那份离婚协议,他确定,一定是江妍儿寄到白小时手上的。



    若非如此,白小时那天朝厉南希泼了热水之后,不会第一时间给许唯书打电话,朝着无辜的人发泄,这根本说不通。



    除非离婚协议,就是江妍儿寄到白小时手上的。



    从一开始,江妍儿和他假装在一起,只是为了双方的利益考虑。



    到现在,江妍儿做出这样的事,性质已经变了。



    他出门之后,思考了下,转身往对面lisa的办公室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lisa早上刚做完一台手术,正在休息,办公室门半开着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走到门口,敲了敲门。



    lisa抬头,见是厉南朔,朝他笑了笑,“厉将军有什么事吗?”



    “许唯书的事。”厉南朔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lisa不解地盯着他,没说话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“关于他升职调任的事,张政委和我一致决定,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,假如醒不过来的话,那就换你过去。”



    lisa愣了下,随即摇头回绝道,“我不行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你给我个理由。”厉南朔淡淡地问她,“在入院十年左右资质的医生里,除了许唯书的医术,就是你,其他人想去,都没资格。”



    她看向了别处,沉默了会儿,厉南朔是军区的老大,她如果不给他一个好的理由,厉南朔肯定会让她走。



    许久,轻声回道,“首先,无论许唯书能不能醒过来,我是他的主刀医生,直到他醒过来,或者判定他永远无法醒来,这个过程,我必须陪着他。”



    “而且升职机会,是许唯书自己表现出色,争取来的,我不能抢走他的东西。等他醒了,他还是要过去的,我怎么能占着他的位置?”



    “再者,从私人角度来说这个问题,我希望,我能亲手让他醒过来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默默听她说着,忽然勾起嘴角笑了。



    “你是一名出色的,有职业操守的,非常正直的医生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我让你过去,是想给你一个学习机会,倘若许唯书醒来,他的,你还得还给他,他真的醒不过来的话,那个位置就该是你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再者,我是为了你好,我知道你心里装着许唯书,但是通过这次,我相信你应该明白,许唯书会选择谁。等一个等不到的人,不值得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,有诸多不便。因此,一个月内,许唯书醒不过来,我会让你去京都任职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要保证的是,许唯书醒来之后,再也没有其它阻力能拆散他和江妍儿。



    许唯书和江妍儿在一起之后,他就能放心了,江妍儿或许就不会再争抢,厉太太这个位置。



    同时,他确实是为了lisa这个傻姑娘好。



    lisa没了声音,上级吩咐下达的命令,下级只有听从,没有反抗的份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能用商量的语气征求她的意见,对她已经是很尊重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。



    他拿出来一看,是白小时打来的。



    他想了下,进了lisa办公室隔壁的小房间,进去接电话。



    “刚刚医生来给我检查了下,说可以出院回去静养了,我明天早上出院行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想了下,道,“那就明晚吧,我这边手头上事情处理完了,就立刻过去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才回去几天啊,你忙你的就好,克劳斯会安排好接我回去的。”白小时随即回绝道。



    “但是还有件事我要跟你商量,冒冒这两天在爷爷家有点儿不乖,可能是想我们了,你给爷爷打个招呼吧,假如他方便的话,我这两天去k国,把冒冒接回来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要去接冒冒?”厉南朔反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他虽然对我没以前那么黏了,但孩子总归会想妈妈的,离开我太久,对他的身心发育都会不太好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一个人去接冒冒,他自然不放心,虽然两国离得很近。



    “不行,你明早等我过去,我带你一起过去接冒冒,手上的事耽误半天一天的没事,这边还有张政委呢。”他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厉南朔真是有点儿夸张了,她从珍珠岛坐私人飞机过去,直接到厉家庄园,路上能有什么危险?



    顿了几秒,回道,“真的不用了,坐飞机也只不过一个小时而已,你别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理她,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lisa已经不在办公室,应该是去例行查房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出去的时候,又看了眼许唯书所在的重症监护室,想了下,转身下楼,走了。



    他离开没多久,江妍儿从拐角处现身出来,望着厉南朔离开的地方,发了会儿呆。



    然后,又朝许唯书的病房慢慢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他和lisa说的话,和白小时打的电话,她都听见了。



    他今晚大概就会启程去h国,但她不想让厉南朔过去。



    她进了病房,在许唯书床边,坐了会儿,然后轻声道,“你觉得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可又有哪个人,是不自私的呢?没有的。假如你醒不过来,我一定要从白小时手上,把厉南朔夺过来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会理解我,为什么不让他去h国找白小时,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