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63章 我要见纪然

    第363章我要见纪然



    白小时伸手轻轻搂住厉南朔精壮的腰,低声问,“什么时候回去?”



    她曾经让秦苏苏给她分析过,为什么厉南朔喜欢在吵架的时候对她用强。



    秦苏苏告诉了她一段很经典的话,厉南朔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,跟常人不同,在他们这种男人的理念里,没有一炮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

    如果一炮解决不了,那就是两炮三炮无数炮。



    买买买在他们的眼里,是最低级的哄女人的方式,因为他的钱可以夸张到买一座城给你,买到老死也不能把他买破产,钱在他们眼里,只是个数字而已。



    他绝对要折磨到你没有精力跟他吵下去,因为他的腰力是自带小马达的,想从他的小马达底下生还,那一定是不可能。



    想着自己的男人已经在生理功能上这么强大了,还有什么理由闹下去?不应该幸福到冒泡吗?



    这是三年前秦苏苏解释给她听的。



    她当时觉得简直没眼看没法听,现在倒觉得,好像确实也有点儿道理。



    但也好像没什么道理。



    选择不跟他吵下去,是因为,她知道厉南朔工作已经够累了,一个多小时的疼爱和给她的冷静时间,已经足够她想明白。



    她话问出去好半晌,没听到厉南朔的回答,以为他睡着了。



    隔了会儿,悄悄松开了他,转身,睡到了床的另一边。



    正要闭眼睡觉,厉南朔却伸手,从她身后拥著她。



    “应该是后天早上回去。”他低声道。



    停顿了下,又紧接着道,“我那天就跟你解释过,是因为许唯书,那晚他忽然休克,呼吸心跳都没了,江妍儿当时急得都晕过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而许唯书在军区,最好的朋友就是我,我不可能就那么把他一个人丢在那,假如他真的没挺过去呢?我这样说,你能理解么?”



    自然是理解的,厉南朔和许唯书的关系很铁,她知道。



    但她生气的点,厉南朔没能理解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淡淡回道,“我要说一句恶毒的话,无论你相信不相信,关于这件事,咱们到此为止,你心里不舒服也忍着,不允许顶嘴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在许唯书病房守了一夜吗?一分钟都没睡着过吗?你肯定不知道,江妍儿用你手机给我打过电话,说了什么,我就不说了,太下作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甚至觉得,许唯书忽然休克,跟她脱不了关系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对白小时说的这几句话,一无所知。



    他愣住了,回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
    似乎是在早上五六点的时候,他在许唯书病房外打了个盹,时间不长,不超过半小时。



    他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不知道江妍儿碰过他的手机。



    但是白小时也不可能会随便骗人,她不是喜欢乱诬陷别人的人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等他说下去,直接打断他的话,“打住,说了不许顶嘴,到此为止了,话不多说,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,说多了,又觉得我是在挑拨离间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怕她继续生气下去,又得花大把的精力去哄,乖乖闭上嘴,没说话了。



    隔了会儿,白小时转身,面向他,又伸手搂住了他,“纪然和陆枭来h国kànfáng了,看来有在这附近国家购置房产的意向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向你道歉,上次误解你了,他果然跟纪然在一起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他带纪然买房?”厉南朔有些诧异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老四亲眼看到的,然后楚楚跟我说了。”白小时闷闷地回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以为白小时在吃醋,在难过,毕竟他以为冒冒是陆枭的。



    他心里不免有点儿幸灾乐祸,被乔晋沉看到了才好,他还得感谢安楚这么大嘴巴。



    暗忖了下,轻声反问白小时,“你是因为那个女人是纪然,还是因为陆枭带了女人买房,所以生气呢?”

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白小时伸手锤了厉南朔一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哼了一下,很快的,又恢复了正常,“上次纪然诬陷你,你不是还有一口气窝在心里没撒出去吗?”



    “所以?”白小时没察觉出他的异常,只是反问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又思考了下,回道,“所以我忽然有个想法,就看你同不同意了。”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,白小时一大早起来,厉南朔破天荒的还躺在她身侧熟睡。



    她没惊扰他,起床洗漱完,去学校找了趟导师,然后在图书馆改了会儿毕业论文。



    临近中午的时候,给陆枭打电话。



    陆枭倒是很快接了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你这两天有空吗?咱们一起吃顿饭吧。”



    她说着,不等陆枭同意,又轻声添了句,“带着纪然一起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了,他跟纪然的事。



    纪然有亲戚在h国定居,她偶尔会叫他跟她一起过来玩两天。



    他沉默了几秒,回道,“好,那看你什么时候有空,你定时间,我后天回去的机票。”



    纪然在一旁听着他打电话,下巴搁在他肩膀上,粘着他,问,“谁呀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清清楚楚听到了纪然的声音



    “就今天晚上吧,我明天没什么空,得送冒冒去k国。”



    “也是巧了,既然正好碰上,那么孩子的事情,我想我得当着纪然的面,跟她解释清楚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要带冒冒一起来?”陆枭忍不住皱眉,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想他吗?我以为你很久没见他,应该会很想,假如不愿意的话,我可以把他丢在家里,我一个人跟你们吃。”白小时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陆枭沉默了几秒,还是低声回道,“不必,那就带着吧,我确实好久没见到他了。”

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的瞬间,边上的纪然,忍不住冷嗤了声,“她招数倒是多呢,用孩子来博取同情。”



    陆枭扫了她一眼,沉着脸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话呀!”纪然见他不吭声,有点儿恼了,“你要是舍不得白小时和那个孩子,那我也没关系,我自动退出行了!”



    “大xiaojie,你自己拽着我来这里,被人发现了,要求见面,你倒对我发脾气,不觉得莫名其妙吗?”



    陆枭黑沉着脸,甩开她的手,径直站了起来,起身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