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68章 放过我们吧!

    第368章放过我们吧!



    纪然觉得,厉南朔很有可能会动手杀了陆枭,她觉得陆枭自信过头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要是不敢,就不会这么整他们。



    他在a帝国和b国关系超级紧张的时候,都敢亲自下手杀了b国一个高官之子。



    凭他这个胆魄,纪然觉得他什么都有可能做得出来!

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纪然观察了一下厉南朔脸上的神情,立刻摇头回道,“我就在这里陪着你!”



    “你傻不傻!赶紧走啊!”陆枭朝她低声吼道,“赶紧走!”

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为了保护我?”纪然被他吼得愣了下,随即问他,“我知道你是怕他们会伤害我!但是我也不可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的!”



    谁他妈在乎纪然,想保护她?

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但一无是处,连脑子脑回路都跟正常人不同,蠢得可以!



    她先回去给陆昌圣通风报信,陆昌圣肯定会想办法找人来救他,这是他们两人最简单的逃生办法!



    陆枭气得脸都绿了,沉声道,“你以为你是谁?我为了保护你?!纪然你能不能现实一点儿,做事情能不能动下脑子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就是故意在气我!”纪然又哭了起来,“你放心,我不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!”



    陆枭已经,无话可说。



    假如他这次真死了,一定是被纪然害死的。



    “说完了没有?”厉南朔静静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,淡然问道。



    “说完了。”纪然努力朝厉南朔挤出一个笑,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厉将军,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真的没有叫人bǎngjià冒冒,真的!我用命给你担保!”



    “用嘴说,谁都会。”厉南朔朝她面无表情回道,“再给你三秒钟,不想玩,就走。”



    纪然随即没了声音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道砸了多少次了,纪然还是没有砸倒十个。



    每一次砸中陆枭的头,他都没有发出声音,但是早已被砸得头破血流。



    纪然最后一次砸得有点重了,她看到陆枭头垂在那里,一动没动,愣了下,随即朝陆枭爬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爬到他跟前,才发现陆枭满脸的鲜血,真的晕过去了。

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用手试探了下他的鼻息,他的鼻息已经有点儿微弱了。



    纪然吓得一下子收回了手,伸手去晃陆枭,“陆枭哥哥!你别吓我!你醒醒啊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看着他们那里,脸上丝毫没有动容,只是低声吩咐道,“用水浇醒。”



    “别!”纪然赶忙伸手,死死护住了陆枭,“他都这样了!厉将军,求求你放过我们吧!”



    “那谁放过冒冒?”厉南朔轻声答道,面无表情看着她。



    纪然是真的不知道,到底是不是陆枭策划的bǎngjià。



    但是按照现在这种情况,她继续用球砸下去,一定会出人命的!



    厉南朔就是想要他们承认,就是要陆枭承认bǎngjià了冒冒,想救冒冒。



    但是现在陆枭昏过去了,就算他醒着,也不会承认的。

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她代替陆枭承认好了,或许拖延下去,两个人都能活下去,她不承认,陆枭今晚只有死路一条!



    她抱着陆枭的脑袋,哭得有点茫然失措。



    她想救陆枭,但又真的很害怕,她不知道承认了之后,会有怎样可怕的后果!



    她伸手替陆枭擦了把脸上的血,抽抽噎噎地又叫他,“陆枭哥哥……”



    喜欢了陆枭很多年,大概是从她第一次见陆枭时,她就对他一见钟情了,今天能为他做点儿事,能救他的命,想必以后陆枭一定会觉得亏欠了她的,会对她好一点儿。



    她用沾着血的手背,擦了把自己脸颊上的眼泪,随后,鼓足了勇气,抬头朝厉南朔道,“对,是我做的,是我bǎngjià了冒冒!”

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这个孩子,陆枭就不会心心念念想着跟白小时复合了,那么我就能完整地拥有他!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,这件事跟陆枭没有关系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眸光变得有些复杂,盯着她,低声问,“你确定?”



    纪然死死捏着拳头,用尽了自己最后一点勇气,朝厉南朔点头回道,“对,我确定!”



    “我国对于故意伤害罪判刑几年,你清楚么?”厉南朔低声问她。
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纪然说着,又哭了起来,“我不知道,但我相信不是陆枭做的,你就当是我做的吧!”



    “带下去吧,今晚送回国内军事法庭。”厉南朔深深看了她一眼,然后朝边上的士兵吩咐道。



    纪然听厉南朔对她的最后判决,是送到军事法庭,竟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能留着命就好!



    她刚才还以为,自己很可能待会儿就会死掉!只要能活下去就好!



    厉南朔看着两个人把地上的纪然拖了起来,目送着她出去了。



    然后起身,走到了陆枭跟前,蹲下去,拍了下他的脸。



    陆枭丝毫没有反应,陷入了深度昏迷。



    “长官,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边上的人低声问他。



    “给他包扎一下,然后送他回国,他半路上要是醒了,就告诉他,纪然承认了bǎngjià冒冒。”厉南朔微微皱着眉头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士兵立刻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深夜回到珍珠岛的时候,白小时坐在床上还没睡。



    “都马上十二点了,怎么还不睡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到卫生间洗了下自己手上的血渍,返回来,坐到床沿边,低声问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的脸,问,“你手上的血是谁的?”



    “陆枭的。”厉南朔毫不避讳地回,“下手不重一点儿,他不知道吸取教训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张了张嘴,犹豫了一下,又紧接着问他,“伤得很重吗?”



    “还可以吧,头部受了伤,轻微脑震荡,卧床休息半个月,应该就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厉南朔抽了边上两张纸巾,细细擦拭着自己的手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仅凭自己只言片语劝他,不会有什么作用的。

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敌对仇视关系,已经根深蒂固。



    她开口替陆枭说话,只会让厉南朔更加憎恶陆枭。



    她沉默了几秒,盯着他的脸又道,“你的脸色很不好看,唇色发白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