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70章 全世界最蠢的女人!

    第370章全世界最蠢的女人!



    毕业前夕,白小时总算是清闲了一些。



    就差去学校拿一些学位证书类的东西,她正盘算着把冒冒接回来,厉云途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。



    “小时啊,你这些天不忙了吧?”厉云途小心翼翼地问她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我正打算给您打电话,这两天去把冒冒接回来,怎么了?”白小时好奇地问。

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今天早上冒冒和南希的孩子在楼梯边上玩,两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吵起来了,然后,冒冒就从楼梯上滚下来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啊!我已经叫医生来给他做了个全面检查,目前就是嘴巴摔破了一点,额头上撞了个包,没有大碍的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脸色迅速沉了下去,“我现在过去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立刻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厉云途向她承诺过,在他那里,绝对不会让孩子有一点儿差池。



    小司和厉南希前段时间过去时,她朝厉云途说过,尽量少让小司和冒冒接触。



    虽然大人间的仇恨,不应该延伸到无辜的小孩身上,但是每个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都是不一样的!



    她相信小司一个孩子本性不会坏,但是不代表厉南希不会教他不好的东西!



    她这两天右眼皮一直跳得厉害,以为是之前准备毕业的事太累了的缘故,没想到真的出事了!



    她立刻让克劳斯给她备好飞机,上飞机前,给厉南朔打了个电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恰好在休息,看到是白小时的来电,立刻接了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冒冒出事了,我没法处理,你现在就过来。”白小时沉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愣了下,反问她,“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“小司把他从楼梯上推下来了,医生现在还在给他检查身体,我现在正要赶过去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又是一愣,“不会吧?小司对冒冒一直挺好的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又急又气,直接朝他大声道,“厉南朔,我受够了!孩子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了!你爷爷能骗我吗?一遇到你家里人的事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维护厉南希就够了!现在小司把你儿子从楼梯上推下来,这么严重的事,你还啰嗦什么?你今天要是不回来,等着法庭上见!!!”

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……等等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话说到一半,顿了几秒,然后沉声反问白小时道,“你刚才说什么?我儿子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也是急得口不择言,厉南朔这么一问,她才知道,自己说漏嘴了。



    她没吭声了,默默骂了自己两句,反手就是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我希望你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。”厉南朔等了她几秒,没听到她回答,沉声朝她道。



    这次是真没办法解释了,白小时只觉得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

    想了半天,脑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要怎么搪塞过去。



    “他就是我儿子,是不是?”厉南朔又等了她半分钟,低声反问她。

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白小时知道瞒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“不说话,就是默认了!”厉南朔此刻心中五味杂陈,最多的,是激动和紧张。



    他想到冒冒这臭小子,那双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睛,想到他和自己好多莫名相似的地方,此时根本坐不住了,“我现在启程去k国,你在那等着我!”



    说完,就要挂断电话。



    “你等等!”白小时恨不得扇死自己,连忙叫住了他,“我承认,冒冒确实是你儿子,但是你不能告诉其他人,一个都不能告诉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听到她亲口承认,心情更是激动到无以复加,他恨不得现在立刻出现在他们母子面前!



    缓了几秒,才故作高冷地回,“我看起来像你一样笨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也是服了自己,她从没想过会是因为一个口误,把孩子的事情告诉厉南朔。



    “蠢死了!白小时,你简直是天底下最蠢最蠢的女人!总是干这种蠢事!一开始就承认了能怎样?”



    他只会更加心疼她和冒冒,想到她们母子俩受过的苦,只会更爱她们!



    偏偏这个蠢女人,什么都不跟他说!



    此时他又觉得发狂地嫉妒陆枭,凭什么他什么都知道?



    孩子和白小时都是他厉南朔的!陆枭有什么资格霸占他的老婆和孩子那么久?



    白小时的飞机已经起飞了,信号不怎么好了,不太听得清厉南朔电话那头在说什么。
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她问。

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等我过去……再说!”厉南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,后面说了什么,再也听不清楚了。



    她看着手机,犹豫了一下,挂断了。



    希望厉南朔真的明白她的苦心才好,千万不能在厉家人面前,失言说冒冒就是他的亲生儿子。



    她赶过去的时候,冒冒还在大声哭闹,嗓子都哭哑了,几乎发不出声音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进了房间,看到自己儿子这种情形,一瞬间心都揪紧了。



    推开面前的人,快步走到冒冒床前,伸手一把抱起了他。



    她看到冒冒的头上果然肿了一个大肿块,嘴巴磕得都肿起来了,上嘴唇翘得老高。



    她虽然心疼,但当务之急,是先把哭到几乎昏厥的冒冒安抚好!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和厉南希他们都在边上守着,见白小时进来,两人都没有吭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冷冷扫了二人一眼,低头轻轻吻住了冒冒头上那块大肿包。



    他的伤处,比她的嘴唇烫多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眼泪都要滚出来了,强忍了会儿,才离开他的伤口。



    然后伸手擦了下冒冒脸上的眼泪,柔声哄道,“没事了啊冒冒,妈咪在呢!爸比以前教过你什么?男子汉要坚强一点儿,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冒冒哭闹间,闻到白小时身上的熟悉的淡淡香味,逐渐平静了一点儿。



    他睁开哭得发肿的双眼,看到白小时,立刻伸手勾住了白小时的脖子,把脸埋进白小时的脖颈深处,蹭了又蹭。



    因为哭的时间太久了,一时之间还忍不住抽噎,鼻子里不断地往外冒鼻涕泡泡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紧紧搂住他,然后又朝厉南希看了过去,沉声问,“小司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