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78章 给她道歉

    第378章给她道歉



    此时白小时坐在床沿边,看着厉南朔替冒冒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。



    忍不住轻声问,“你不会怪我吧?”



    “怪你什么?”厉南朔把撕破的面具拿起来看了两眼,丢到了一旁,漫不经心反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我刚才,对厉南希太过分了。”白小时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那罪魁祸首是我才对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帮冒冒的小行李箱合上了,然后转身走到白小时面前,蹲在了她跟前,抓住了她的手。



    “你今天没有错,是我对厉南希过分在先,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,你首先顾忌的还是小司,你让我怎么能忍心责怪你?”



    就算是白小时真的过分了,那也是应该的。



    他厉南朔的女人受了委屈,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,用得着管别人是什么想法?



    “小时,你在这个家里,只有我,受了委屈我不护着你,谁护着你?他们就不一样了。所以你无论做什么,我都不会怪你。”



    今晚的厉南朔,特别可爱,特别有男子气概。



    比任何时候他适时出现在她身边,都更帅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着下午过来时,他们对她的冷漠态度,忽然间就有点儿委屈了。



    当时冒冒那么可怜地躺在床上,她赶过来的路上,就已经急死了吓死了,过来还得应对他的家人。



    也许除了厉云途,根本就没人在乎冒冒是否摔伤了哪里。



    她不是为了自己委屈,而是为了冒冒。



    但是现在厉南朔知道了,知道冒冒是他的亲生儿子。



    她为了冒冒而产生的委屈,就像是忽然有了一个发泄的出口。



    她望着厉南朔,忽然之间,眼眶就忍不住泛红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嘴角带着一丝微笑,看着她,然后不由分说,轻轻将她搂入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靠着他的肩头,眼泪往下掉,“其实我听到小野种这个词,真的挺难过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厉南朔替她轻轻顺着后背,柔声回道。



    不然他今晚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了。

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一起回去。”白小时伸手勾住他脖子,努力压抑着呜咽,哭着低声继续道。



    在国外的生活,真的真的,很不好过。



    她一个人,过得真的很累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毫不犹豫地回,“好,今晚就带你回阳城,还有冒冒,一起带回去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陆枭他们怎么办呢?冒冒要怎么办?”白小时抽抽搭搭地,问他。



    “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。”厉南朔松开了她,然后捧着她的脸,认真回道,“想要宋煜回来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身边换过好几批厉南朔的兵,或是警卫员,从没有一个,能超越宋煜在她心里的地位。



    包括最开始的那个,笑起来有甜甜的酒窝的副官,都比不上宋煜。

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宋煜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,一队警卫员,都比不上一个宋煜在她身边保护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擦了下自己的鼻子,用力点了点头,“想。”



    “好,回去给你一个惊喜。”厉南朔又朝她笑了笑,用拇指擦掉她脸上的泪痕。



    “你别说,咱们儿子有一点特别像你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小时忍不住疑惑地问。



    “爱哭鼻子。”厉南朔有些嫌弃的撇了下嘴,“我在想,等他再大一点儿,一定要把他送到部队里去锻炼几天,不然以后长大了也爱哭鼻子,gay里gay气的,像什么样子?”



    “你竟然知道什么叫gay?!”白小时有些诧异。

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,我就土到这种地步?”厉南朔有些不爽了,眯着眼睛问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抿着嘴,头摇成了拨浪鼓。



    虽然她心里厉南朔的形象,确实就是个冥顽不化土到爆的老大叔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想了下,道,“我上个月在京都开会,大会在讨论第十六次修订宪法的事儿。大会就同性恋这件事,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我是修订最终决定发言人之一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记得,你好像对**特别感兴趣吧?但是广电局因为上面的意思,对这个过审还挺严格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最近有部热播的**网剧,叫什么来着?是叫沉迷还是什么来着?我看你在微博上还转发了,周播剧,现在才放到第十二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帅爆了,超帅!完全跟得上年轻人的潮流!比剧里的两个男主帅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打断了他的话,举着手认真道,“我发四!”

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那部剧是她这两个月来唯一的精神支柱!



    就靠那么一点精神食粮撑着呢!



    秦苏苏上个月跟她安利之后,她三个晚上就追上了,还有十集左右就结束了!正当**部分!



    “年轻人?”厉南朔又朝她眯了眼眼睛。



    “不是,您就是年轻人,我口误!”白小时斩钉截铁地回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忍不住笑。



    “看在你这么殷勤地拍马屁的份上,告诉你,广电要封剧了,就在半个月内,以后都不会解禁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瞬间要崩溃了,夸张道,“你知道苏苏这种腐女,等它等了有多久吗?!看完小说等网剧,等了两年哎!你们怎么能这么不体贴人呢!不是说好的人民公仆嘛!”



    “人民好公仆提醒你一句,趁还没彻底封剧,网上还有资源,好好珍惜吧。”厉南朔认真回道。



    显然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

    七点多,白小时一家三口,还有厉云途下楼来了,白小时走在最后,有些不开心的样子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观察了下白小时的脸色,又朝厉南希看了眼。



    然后从沙发上起身,朝白小时她们走了过去,柔声问,“就要走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,走了。”厉南朔扫了眼厉南希,面无表情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是回珍珠岛还是a国?”淳于澜瑾又问。



    “先回珍珠岛休息一晚上,明早六七点,启程回a国。”厉南朔脚步没停,直接抱着冒冒,往大门走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见厉南希还是没有反应,有些急了,又朝厉南希使了个眼色。



    厉南希实在不愿意低头,但方才淳于澜瑾跟她说的话,确实有几分道理。



    她看着一行人已经走到了门口,然后心不甘情不愿起身,跟在了他们身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