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83章 偶遇

    第383章偶遇

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!?”门口忽然响起了一声厉喝。



    喻菀听出来,这是她自己班主任,程起班级任课老师语文老师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她手里的凳子已经落了下去,狠狠砸在了程起身上。



    她被老师突如其来的喝斥声惊了下,凳子落下去时,有一瞬间的迟疑。



    程起原本可以避开一点儿,然而她犹豫了一下,站在原地没动,眼睁睁看喻菀手上的凳子,砸向了自己。



    两秒钟后,班级内外,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


    程起倒退了一步,伸手扶住边上的桌子,却没有力气,一下子滑倒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血,从她的肩膀处晕染开,白色t恤上逐渐开出一朵颜色浓郁的花,白色和红色,对比格外鲜明。



    “程起!”门口的老师先反应过来,立刻冲了进来。



    边上的学生立刻乱做了一团。



    而奇怪的是,喻菀此时此刻,脑子却十分清楚,她刚做了什么,程起为什么没有避开,接下去要做什么。



    她看到凌雨初吓得脸色都白了,不断地往后退去。



    程起班的班主任在办公室听到学生说这边在吵架,也立刻赶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喻菀看到程起的班主任进来了,立刻伸手,拽住了走到她身边的自班班主任。



    班主任被她拽住,诧异了一下,扭头看向喻菀。



    喻菀却在这时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,悄悄塞到了老师手里。



    她做这一切的时候,脸色相当平静,然后朝老师轻声说了句,“我陆叔叔孝敬师母的,商场充值卡。”



    陆枭上次请她班主任和师母吃饭,坐手动扶手电梯下楼的时候,师母看到边上玻璃展示柜里的一款奢侈品新款包包,由衷地赞叹了句,“这个包好漂亮啊!”



    陆枭听到了,然后记住了,让人去看了那款包的价格,然后让人充值了一张比那包价值高两倍的充值卡。



    边上所有人都乱作一团,都在看倒在地上的程起,到底伤得多严重,没有人看到喻菀偷偷给她班主任塞了张卡。



    班主任愣了下,喻菀一是在威胁他,二是在贿赂他,一定是陆枭教她的手段。



    陆枭是他怎么都惹不起的人物。



    而且他老婆真的很喜欢,上次他们一起吃饭的商场里的那个包,回去缠着他买,他觉得贵的太离谱了就没买,两个人因此还吵了一架。



    他愣了两秒,反手把卡扣入掌心里,然后飞快地塞进了自己口袋。



    喻菀盯着他手上的动作,然后转身,逆着挤过来的rénliú,镇定地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已经在饭店等候喻菀的陆枭,接到了麦爷爷打来的电话,“少爷,xiaojie惹事了,警察现在来了学校,正在盘问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听着电话里的麦爷爷解释了几句,半天没吭声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现在要怎么做呢?程起xiaojie现在人在医院,说是伤得挺严重的,好像骨头被xiaojie砸断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让她先待那。”陆枭只沉声回了一句,然后挂了手机。



    马上五点了,陆枭亲自组的饭局,大家没有敢不给面子的,几乎人都已经到齐了。



    其中不乏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年轻公子哥。



    陆枭今晚组这个饭局,还有个意思就是,希望能给喻菀挑个她看得上眼的,这些人中,有一部分在o国待过,也好以此为借口跟喻菀多相处相处。



    谁知到了这个点,却忽然出了这样的岔子。



    他坐在位置上,盯着放在餐盘边上的手机,半晌都没有动。



    边上有个叫何易风的**,跟陆枭玩得还不错。



    跟边上的人说笑完,见陆枭接了电话之后,脸色不对劲了,随即轻声问了句,“枭哥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陆枭看了他一眼,暗忖了下,问,“你爸还在老地方工作,没有调动离开,是吧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何易风随即点了下头应道。



    “那得麻烦你件事儿了。”陆枭脸色缓和了些,轻声道,“你跟我出去一下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带着何易风出去了,走到通风的安全通道窗户边上,从身上掏出了一包烟,取了根递到何易风手边。



    “枭哥忘了吗?我不抽烟。”何易风笑了笑,反手轻轻推开陆枭的手。



    “哦,是,差点忘了,那介意我抽吗?”陆枭愣了下,反问。



    “随意。”何易风无所谓地回道。



    安全通道这里,只有顶上一盏昏黄的小灯,陆枭点了烟,双手撑在了窗棂上,看着远处的山。



    何易风看得出陆枭有心事,陆枭情商很高,记性很好,能记得住跟他一起玩的所有人的特殊喜好。



    他竟然忘了自己不抽烟,可见心事很重。



    陆枭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吐出来,又像是在叹气。



    烟雾缭绕间,忽然微微侧过头来,扫了何易风一眼,“我记得,你之前在o国留过学,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就是我爸看我不顺眼,被他送过去改造了几年罢了。”何易风轻笑了声,“怎么?”



    “那我倒是有件事想拜托你。”陆枭顿了下,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时,忽然听到半敞开着的安全通道门那里,传来大堂经理热情招呼着谁的声音,“就在前面一点儿,宋小爷等您两位等了多时呢!”



    因为经理招呼的声音实在热情,陆枭对宋这个姓,又实在敏感,不经意间撇了门外一眼。



    这一撇,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,和他最想看到的人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警醒意识非常强,他觉得好像边上有人在盯着他看。



    然后伸手,搂住了白小时,自己不动声色走到了靠近安全通道门的一边,往里看去。



    两人男人视线对上的一瞬间,都有些诧异。



    然而厉南朔,似乎没有让白小时看到陆枭的意思,只是继续不动声色地,带着白小时往前走。



    陆枭愣了下,朝何易风嘱咐了句,“刚才嘱咐你的事情,你先跟你爸说一下,然后你就回去,人到齐了,你就让他们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皱着眉头,朝厉南朔和白小时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。



    他知道白小时今天回来了,但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