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385章 一箭双雕

    第385章一箭双雕



    纪然是厉南朔关进去的,然而,现在旁人都以为,是他陆枭懦弱,把责任推到了女人头上,让女人替他顶罪了。



    虽然纪老去探监的时候,纪然已经跟纪老解释过。



    他自己也跟纪老保证,一定会尽快把纪然弄出来,但是,要说纪老完全不在意,根本不可能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说的是对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招隔山打牛,一箭双雕,做得可真是绝了。



    他狠狠盯着厉南朔看了会儿,然后倒退了两步,转身走了。



    “就让他这么走了吗?”边上的警卫员眼睁睁看着厉南朔放陆枭离开,忍不住问道。

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厉南朔轻声回了句。



    “至少教训他一顿吧?”警卫员想了下,小心翼翼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扫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他们比不上宋煜的原因就是,宋煜从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。



    打一顿怎样?不打又能怎样?



    上回纪然的事情,就已经足够让陆枭受的了。



    陆枭头上的伤还没痊愈,他再下手打他一顿,把他打死了,那些人,能善罢甘休吗?



    而且白小时也会恨他的。



    有些事,做得火候正好,那叫明智,做得过火一些,那就叫愚蠢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喻菀看着麦爷爷在人群外打了个电话,两分钟后回到了她身边。



    她知道麦爷爷是给陆枭打电话去了。



    “少爷应该在想办法。”麦爷爷又回来,走到她身边,朝她轻声说了句,“xiaojie别慌。”



    喻菀其实不想给陆枭惹麻烦的,特别是在她离开前六个小时,发生了这样的事。



    但是打程起的前后几分钟,她已经气到完全丧失了理智。



    应该在想办法,应该这个词,用得有点儿,深意。



    喻菀坐在班主任办公桌前,面前的警察,正在询问当时在场的老师,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
    喻菀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只是别开目光,看着外面的夕阳,斜斜地照进来,照着老师桌上的一盆绿萝。



    绿萝这个东西,很好养活,就算是不留意照顾,养得濒死,剪下它活的一小支chājìn水里,放几天,就又活了。



    她刚到陆家的时候,陆枭曾经送过她一盆。



    送给她的时候,仔仔细细告诉了她上面那番话,她还养着那盆绿萝,在卧室窗台上。



    养了三年了,但是她带不走它,走了以后,再也没有人照顾它,恐怕那盆绿萝,会死的吧。



    “喻菀是吧?”边上的警察问了喻菀第二遍,用笔敲了敲桌子,问喻菀。



    喻菀这才回过神来,扭头看向警察,目光冷淡。



    “你的班主任,是当时在附近目睹整个过程的唯一一个老师,他说,你打程起,是因为程起先打了你,然后用语言cìjī你,你才打了她,是吗?”



    喻菀淡淡扫了班主任一眼,隔了几秒,点了下头,轻声回道,“对。”



    她从来没觉得,钱这么好使过,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啊。



    警察来之前,麦爷爷把她班主任拉到一旁,悄悄说了几句话。



    程雅在当地也是相当有势力的,她的班主任就为了买包的两三万块,竟然敢说谎。



    “所以这件事,最多就算得上是学生纠纷,再加上,这个喻菀同学的父亲,跟程起同学的母亲,两个人现在是合法夫妻关系……”



    班主任见喻菀心不在焉的样子,怕喻菀处理不好,搞砸了这件事,立刻代她说了下去。

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警察沉吟了下,然后又继续问班主任,喻菀在学校的具体情况。



    麦爷爷在旁,始终都一声不吭,见喻菀也微微低着头不说话,其实知道喻菀心里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她对于方才陆枭的态度很在意,现在心里肯定在难受。



    他认真想了下,然后凑到喻菀边上,轻声道,“少爷不知道这事儿是别人先挑起来的,待会儿xiaojie和他解释一下,少爷不会责怪xiaojie的。”



    喻菀勉强朝麦爷爷挤出一丝笑,点头回道,“好,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就算是陆枭误会了,也没什么好多解释的,反正无论她解释与否,陆枭也不可能不让她走。



    那就当她是故意的吧,故意挑事,找麻烦不想离开这里。



    这样陆枭更生她的气,回味起来,或许对她还会多一点点儿的愧疚。



    她要求不高,在他心里能有一席之地,无论是讨厌她,还是觉得愧对于她,只要在他心里有位置,那就是好的。



    方才她在桑塔大桥上,丢日记本的时候,还在想,一定会忘了他的。



    但是经过刚才那件事,她忽然知道了,她绝不可能忘记陆枭,忘记他,只能是妄想。



    因为在她心里,陆枭比她自己还重要。



    警察快做完调查的时候,朝喻菀看了眼,说,“走吧小姑娘,还在学校里干什么?回家去吧。”

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”喻菀愣了下,反问警察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那个程起同学也打了你,你打她,最多只算得上是学生纠纷,而且你家管家,还有程起那边,都同意私了了,没什么事儿了。”警察朝她笑了笑。



    喻菀有点儿不太明白,所以这些警察来这里,只是为了走个过场吗?



    她还以为,她会被带到警察局去,拘留几天什么的。



    她没吭声了,自己站了起来,然后和麦爷爷一起出去了。



    走到校门口,麦爷爷忽然朝她轻声道,“其实少爷虽然刚才态度不好,对xiaojie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。”



    麦爷爷这么一说,喻菀就明白了,肯定是陆枭刚才找了关系处理这事儿。



    她低着头没吭声,慢慢出了校门。



    天快要黑了,最后露出的夕阳,将她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的。



    她跟在麦爷爷身后,慢慢朝他们的车子走过去。



    忽然间,视线里多出了一条影子。



    她停住了,然后抬头,望向前面。



    陆枭静静站在那里,看着她。

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有一种,鼻子酸酸的感觉,看着陆枭,忽然间觉得,现在看见他,是最好不过的事了。



    他能过来,就证明,还没对她失望透顶,对她还很关心。



    “愣着做什么?上车,吃饭去。”陆枭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绪,半晌,朝她低声说了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