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02章 不认识我吗

    第402章不认识我吗



    “不让我进去吗?”何占风在门口,打量了白小时几秒,然后轻声问她。

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何先生请进!”白小时随即反应过来,给何占风让开了进去的路。



    她今天的脑子大概是给狗吃了,都怪厉南朔,因为江妍儿的事,她连着两晚都睡不好失眠了,反应才会这么慢!



    她跟在何占风身后,默默打了下自己的嘴,笨死了!



    何占风在位置上坐定了,白小时才转身回到自己位置坐下了。



    刚坐好,何占风便低声开口道,“白xiaojie不认识我吗?”



    当然不认识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抬头看向他,还是何占风意思是:难道你没在电视上看见过我吗?



    何占风长得不是特别出众,简单说就是,有点儿大众脸,但属于看两眼,觉得他出奇耐看的那种类型。



    身材不错,个子应该是一米八左右,气质卓然。



    但白小时之前真的不认识他。



    她考虑了一下,还是不要跟这种做生意成了精的人撒谎为好,如实跟他说,他或许还不会生气。



    她组织了一下语言,回道,“在电视上看过一两回,有点儿印象,但是我之前,没打算做商业这块,这几年又是在国外学习,所以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而且何先生跟照片上看起来有点儿不太一样,我刚刚又没仔细看何先生的脸,急着过来,所以……”



    何占风语气温和地回,“我不是问你,有没有通过你说的那些渠道认识我,而是问你,你难道不认识我本人吗?”



    这句话,又问懵住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她应该认识何占风吗?



    她跟何占风,好像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关系吧?



    白小时之前的圈子很小,白家也是半道出家的商人,所以她熟识的人,多是军人家庭的。



    与这种在a帝国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商界大亨,实在没有交集,连名字都没怎么听过。



    但她做过功课,知道何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,何占风是家中长子。



    何家是从mínguó或者更远一些时候,发迹起来的家族,谁都不知道,他们是怎么从战火中得以保存实力,一直兴旺到今天的。



    但这正是他们,跻身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原因。



    在他们那种家族,长子,就代表着权力和地位,代表着从小就受到严格的培养。



    何占风一看就是那种,受过精心培养的人,整个人说话做事,非常严谨,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不妥当。



    温文尔雅也说不上,何占风的眼睛就透着精明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用波澜不惊这个词来形容何占风,再妥当不过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好一会儿,才小心翼翼问道,“我实在是不记得,之前在哪见过何先生了,何先生以前来过阳城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这是第一次。”何占风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那她就更不可能认识何占风了啊!她的人生,前二十一年,大约有shíbānián在阳城待着呢,剩余的三年就是在湖城。



    然后二十一岁以后的人生,就是在h国。



    这两年间发生的事,见过的人,她没有理由忘记的,她的记性还没差到这种地步。



    “看来白xiaojie是不记得了。”何占风朝她温和地笑了笑,“我们在你十七岁那年,见过一次,不是在阳城。”



    十七岁,她上高二高三。



    是在学校见过何占风吗?不可能啊,何占风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去学校?



    “你跟以前不一样了,这些年你好像成长了很多。”何占风望着她,笑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转眸,去看坐在她边上的白家管家。



    他在白家待了很多年,以前在白氏地产也是有点儿地位的,以他的见识,他应该是认识何占风的。



    白家管家也看了她一眼,眼神欲言又止。



    看来,白濠明对于今天的事情,对她有所隐瞒啊。



    而且刚才何占风说,以为会是白濠明来跟他谈合作,但这家公司是她的,肯定是她来谈,何占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?



    何占风见把白小时问得有些不知所措,随即笑道,“对着我无需这么惶恐,我也不会吃了你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顿了下,恢复了常色,“今天以正事为主,先边吃边谈正事吧,把你公司的主要情况,先说给我听听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以为何占风是想故意考验她的记性,因此来刁难她,没想到他话锋一转,就回到正题上了。



    谈了会儿,管家便给何占风他们倒酒,倒完,又给白小时杯子里倒了些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给她倒酒,虽然想说,不能喝,但对方是何占风,今天可能她是不得不喝几口了,好在是红酒,不是白的,她能喝个半杯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盯着白小时端起酒杯的手,忽然间浅笑道,“白xiaojie腿上有伤,就别喝了吧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回道,“不要紧,喝两口能活血的,不喝多,就是陪陪何先生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又抬眸望向她,“我也不大喝酒,不必陪我。”



    这个男人,对她不仅仅是对女士的礼貌了,而是在刻意迁就她。



    一个从小就被培养成庞大财阀的继承人的男人,说不大喝酒,肯定是哄人的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思量了下,没有固执下去,而是叫服务员进来,给她重新换了个杯子,倒上了白开水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见杯子里的水往上冒着热气,没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可能是误会他什么了,给他这样的提示,他从来不靠这样的潜规则跟人谈生意。

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他端起酒杯,朝白小时示意了一下,“接着刚才说下去。”



    酒过三巡,两个小时后,双方便谈得差不多了。



    “要不然咱们换个地方,茶座什么的继续谈?”白小时小心翼翼地问何占风。



    “或者就在楼上给何先生安排的房间那一层,就有会晤区,也能喝茶聊天。”

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今晚有重要的事要回京都。”何占风随即婉言谢绝了。



    “等你们公司步入正轨,我会再来一次,到时候参观了你们的公司,再决定投入多少,或者是白xiaojie有什么想法,也可以跟我说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