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17章 你以为自己是谁?

    第417章你以为自己是谁?



    威尔斯他们封桶的手法很特别,跟他们那里酿酒的密封手法一样,有他的独特之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仔细一看剩余的几桶,很确定,被人全部开过。



    也就是,这些花了大成本提炼出来的东西,全被人给加了料,毁了。



    “方便把检验科的监控视频给我看一下吗?”她压抑着怒火,尽量冷静的和对方商量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们这边又不是民营企业,你们要看就给你们看了?”



    对方越是这种态度,白小时越是觉得有问题。

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确认一下,我的货是不是在半路上,被哪个和我们有过过节的人加了东西,所以才会在你们这边检查出了问题。”



    “货都成了这样,肯定是不能要了,你们放心,我们不会乱闹事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磨了十几分钟,见对方都没有松口的意思,心里堵得恨不得把他们这里给砸了!

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们如果没有什么解释的话,我们就直接把货给返还回去了,货确实有问题,你们在我们这里闹事,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他们把特警都叫来了,心里很清楚,今天这事儿,她自己是没办法解决了。



    宋煜一直没有表明身份,到了这个地步,看着外面团团围住大门的特警,只觉得好笑。



    直接朝局长严肃道,“你们办事存在很大的问题,既然好好说没有用,那就不要怪我们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办事规章制度,不是你们说我们有问题,我们就得解释什么。”



    局长懒得和他们再废话,直接让特警把人给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站在大门外的时候,实在是有些无语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陆友心是在货被海关查验之前就动了手,还是在这里买通了哪个**的人动了手。



    但是她才是受害者!



    这么多货被扣下,价值就不用说了,她已经够配合了,说了这批出了问题的货她不会要,她只是想拿到陆友心害她的证据!



    她一口气堵得甚至在反胃,实在没办法咽下这口气。



    等着顾易凡和宋煜两人把车开出来,她坐到了车上,只觉得更加烦闷。



    而宋煜把车开出了大门,却停在了路边拐角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正要问他怎么了,厉南朔电话直接打了过来。



    “在门口等着,我在附近,马上就到。”她接通的瞬间,厉南朔直接朝她沉声嘱咐了两句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反问他道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,遇到任何解决不了的难题,就给海叔打电话。”厉南朔忍不住叹了口气,低声道,“你这样,我怎么放心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咬着唇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她是想直接回去找陆友心的,心里都已经盘算好了,直接把她那里的地产项目,也给搅黄,大家谁都别想好过。



    但是看来,刚才宋煜已经电话通知了厉南朔。



    “在车上待着,别乱跑。”厉南朔见她不吭声,又低声嘱咐了两句,然后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的同时,又直接给下属打电话,“两分钟之内,我希望检验科的监控视频,直接发到我这里。”

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上了直升飞机,只是一分钟的时间,电脑上就收到邮件提示。



    打开快进看了几眼,他果然看到,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跑到白小时的货面前,开桶,往里面加了什么东西。



    十分钟后,白小时坐在车上,看到一架直升飞机,直接落到了海关最高大楼的楼顶上。



    这么大阵仗,肯定是厉南朔无疑了。



    她以为厉南朔会先来找她,在车上等了好一会儿,厉南朔也没过来。



    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,才看到他从大门口出来,朝着他们这里大步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大热天,厉南朔穿着正式军装,看来他刚才是要准备去哪里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走到他们车跟前,拉开了车门,直接坐了进来。



    “定位到陆友心的位置。”厉南朔进来,直接朝宋煜吩咐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,望着厉南朔,他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宋煜早先得到厉南朔的命令,就已经通过陆友心号码,找到了她,提前打听过了,随即低声回道,“她在一家地产公司,应该正在跟老总正在商议开发地产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顿了下,扭头盯着白小时,半晌,眯着眼睛沉声道,“你觉得你受了委屈,应该憋着吗?你以为自己什么身份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张了张嘴,不知道厉南朔这话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还没想要怎么回答他,厉南朔直接恶狠狠地回道,“你是我厉南朔的老婆,厉太太!”



    “希望你哪天能开窍,能自知,你不是这些认不清自己身份地位的人能够招惹得起的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直接被他堵得,一个字也没法说了。



    虽然被他责怪了几句,有点儿不开心,但听他这么说,竟然有一丝小爽。



    “你现在给陆友心打个电话。”厉南朔又朝她吩咐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猜不透他下一步要做什么,还是乖乖按照他的吩咐,拿出手机,给陆友心打电话。



    “开免提,让她也开着免提。”厉南朔又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等着陆友心那里接通了,立刻按了免提键。



    “怎么着,白家大xiaojie怎么忽然想到给我打电话?”陆友心一上来,就是用讽刺的语气问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瞅了厉南朔一眼,用平静地语气回道,“麻烦开下免提。”



    陆友心愣了愣,反问,“为什么要给你开免提?”



    她问着的同时,抬头看了眼正在脱她套裙的男人。



    男人是祖辉地产的老总,早在两个月前就跟陆友心搭上了,两人暗度陈仓,狼狈为奸,已经初步商量好了要怎么一点点套白濠明的钱。



    他正在兴头上,也知道陆友心是在跟白小时打电话。



    他压根不认识白小时,不怕陆友心怀疑,直接用力掐了把陆友心的腿一把,低声恶狠狠道,“接她电话干什么?完事了再说!”



    陆友心清楚这男人玩女人成性,以为白小时跟他认识,他不让她接,她偏偏开了免提键,放到了一旁沙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