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22章 跟踪

    第422章跟踪



    八月二十七号,七夕。



    喻菀为期四周的游学结束,距离学校正式开学,其实还有一个礼拜。



    一周时间,足够她回国一趟,再待上四五天的。



    但是喻菀没有订回国的机票。



    o国进入了短暂的雨季,天灰蒙蒙的,看不见太阳。



    她一个人,坐在快餐店里,盯着玻璃窗上蜿蜒的雨水,发了好一会儿呆。

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快餐店里坐了多久,可乐里的冰块都融化光了。



    “excuse?”边上打扫卫生的店员,走到她身边,朝她问了句。



    喻菀回过神,扭头看到,对方眼里的好奇。



    到了快餐店下午打烊的时间了,边上桌子都收拾好了,就剩喻菀这一桌。



    他们一定很好奇,为什么这个东方女孩,从临近中午,一直坐到了现在。



    “sorry。”喻菀抱歉地朝店员笑了笑,然后端着可乐杯,吃了根薯条,拎着自己的包,起身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店员看着桌上几乎没动的快餐,困惑地挑了挑眉。



    喻菀走到门口,看着外面的小雨,想了会儿,还是顶着雨丝,快步往公交站台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走到站牌边上的时候,公交恰好过来了。



    喻菀抿了口还是有点儿凉的可乐,含在嘴里,没咽下去,然后把剩下的,丢进了垃圾桶,匆忙翻找包里的零钱。



    找了半天,也没有零碎,而公交车已经停在了她面前。



    看来只能去边上什么店里买瓶水,找了零再坐下一班车了。



    她有些无奈。



    身后一个看起来比她年纪大不了几岁的男生,也是黑头发黑眼睛的,戴着顶鸭舌帽,也没撑伞,朝她看了眼,说,“上去吧,我有零钱。”



    说的是普通话,声音干净清澈。



    说完,先喻菀一步,上了公交车,把她的那份也丢了进去。



    喻菀愣了下,还是跟在男生的身后,上了公交。



    公交底下一层空荡荡的,男生却直接上了第二层,似乎没把那点儿零钱放在心上。



    喻菀没好意思跟他坐同一层,想了下,挑了个靠近车后门的位置,坐下了。



    坐稳的同时,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那男生跟她说话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刚刚才看到的人,她却只记得他眼睛很黑,又高又瘦,没了。



    他认识她吗?怎么会猜到她是a国人?



    她不免有些疑惑。



    或许是在同一间大学游学碰到过,她忘记了吧。



    她看到公交车外,经过tángrén街附近,远远挂起的一排七夕花灯,忽然意识到,七夕节到了。



    坐在二层的那个男生,被她瞬间忘在了脑后。

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,打开信息一栏,认真看了下,有两个国内跟她关系还可以的女同学,给她发了七夕问候。



    然后,没有然后。



    出国将近一个月,只有这两个女同学,给她发过问候,或许还是群发。



    这是有多悲哀呢?



    她活了shíbānián,只有一个闺蜜,凌雨初,而凌雨初三了她的男朋友。



    她再也没有朋友了。



    然后就是,她当做亲人的那些人,只有麦奶奶给她打过几个电话,没有别人了。



    别人出来游学的,这些天都陆陆续续回国了,只有她,还留在这里。



    因为她根本想不到,有什么回去的理由。



    外面的雨,越下越大,穿过窗户进来的风,也越来越凉。



    喻菀低头看了下自己,短袖加一条九分裤,待会儿下车,一定会冻死。



    o国的这个季节,早晚温差非常大,但她是昨天才感受到的,她没有来过这里,根本不了解这边的气候变化。



    中午出门前,还想着要带件外套,换了鞋就忘记了。



    什么都是陌生的,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人,陌生的语言。



    陆枭为了惩罚她,把她一个人,丢在了这里。



    他大概从没考虑过,她的嘴很笨,语言学习能力不强,交际能力很差,他肯定不知道,一无是处的她,在这里会觉得不知所措。



    虽然公交里打着舒适的温度,喻菀还是渐渐冻得手脚冰凉。



    胸前露在衣服外面的那枚平安扣,也被冷风吹得冰凉。



    “你也会冷的吗?”喻菀伸手轻轻抓住平安扣,它比她指尖的温度还凉,塞进了衣领里。



    落进衣领里的瞬间,冻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

    然后抓起自己的包,起身走到了后门,下车。



    踏出车门的一瞬间,冷风带着雨丝,刮得她的脸生疼。



    她适应了一下,才敢下车顶着风,低着头,快步朝自己租住的公寓楼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路上没多少行人,临近傍晚了,天色阴沉得可怕,喻菀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,赶紧赶回去开暖气,越走越快。



    走到公寓楼附近的桥上时,才察觉到身后跟着一个人。



    外国的街道,到了晚上十分不安全,而且喻菀租住的公寓楼不在闹市区,很清静,她心里忽然有些紧张。



    假装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眼,才发现,是刚刚那个给她付公交费的男生。



    她认得他头上那顶鸭舌帽。



    下了桥附近,就只有一栋公寓楼,男生显然跟她走的是同一条路。



    她想到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传闻,说在国外,其实最危险的是你的同乡,因为你会不由自足地对他们感觉亲近些,同乡下手害人,就会更容易。



    越想,越觉得毛骨悚然。



    她攥紧了冰凉的手指,假装没有发现,只是步伐不免更快。



    然而她走得越快,后面那个男生跟得越紧。



    喻菀几乎要吓疯了,而此时小腹也痛得更加厉害,她月经来了,因为受了凉,更痛。



    好不容易走到公寓楼,她慌乱地低头到包里掏门卡,没注意脚下一个台阶,狠狠绊倒在地。



    头着了地,摔在水泥地上的一瞬间,痛得她眼前一阵发黑,晕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几分钟后,喻菀醒了过来,她睁眼的瞬间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沙发上。



    头痛得很厉害,小腹也痛得很厉害。



    缓了一会儿,才彻底清醒过来,她躺的这个地方,屋子的构造跟她的租房一样,但不是她家。



    她努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看到厨房里亮着一盏灯,有人在里面煮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