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26章 回来好不好?

    第426章回来好不好?



    陆枭看着喻菀进了房间。



    她关门的瞬间,他低声道了句,“假如事情真的如你所说,那么,以后你不用回陆家了,我回国之后,会给你置办一套房产,你以后回去,就住新房子。”



    顿了下,放低了声音,“这样对你最好。”



    喻菀知道陆枭是什么意思,假如他没有跟她shàngchuáng,那么彻底结束两人之间扯不清的关系,对她的将来是最好不过。



    他这句话,也是在变相地逼她,说出那晚的真相。



    但是谎言既然说出口,她刚才也试过陆枭了,发现他对她,根本没有那个意思,那么说出真相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

    只会徒增他的烦恼罢了。



    她朝他笑了笑,轻声回道,“好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这几个月,尽量不要回国,国内危险。”陆枭又嘱咐了一句。



    喻菀不知道,国内到底是真的危险,还是他不想她回去,不想看到她。



    挺难过的,听到他说这句话。



    她拉着房门的手,僵住了。



    然后轻声问他,“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,就问一次,今天过后不会再问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枭平静地点了下头。

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吗?哪怕是一点点。”



    陆枭没想到,她会问这个问题,愣住了。



    事实是,他不能否认,他对喻菀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,是有一点的。



    但是他不能点头承认,让她再存有幻想,喜欢他,只会是条没有尽头的艰难的路,而且他也不值得喻菀喜欢。



    对她的那一点喜欢,也仅仅只是觉得这个丫头很讨人喜欢,很心疼她,想保护她这个程度,绝不是那种想要进一步发展的感觉。



    他比喻菀大十几岁,原本她对他的感情就是畸形的,不应该的,他甚至可以做她爸爸。



    喻菀看着他眼中的为难之色,等了他好久,也没听到他的回答,又朝他笑了下,关上了房门。



    说心如刀绞也不为过。



    她转身,靠着床沿坐在了地上,茫然地望着房门,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滑落。



    明知道,他对她没有意思,但她还是不自量力地问了那个问题。



    明明在出国之前,下定决心要忘记他,但是她却根本控制不住想他。



    但是她不想再给他带来困扰了,他希望她能跟他保持距离,那么她就听他的话,不回国了。



    索性真的再也不回去了,就不会让他再觉得困扰。



    一晚上都没能睡着,躺在床上,眼睁睁看着天亮了。



    快要七点的时候,她听到外面传来轻微的响动声,等了会儿,又听到了大门关上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,然后跳下床赤脚开了房门出去。



    陆枭已经走了,桌上放着一锅粥。



    她跑到玄关处一看,他把昨天带来的行李箱也带走了,全都带走了,他的东西一样不剩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下,忽然心里像缺了块什么似的。



    然后开门,直接冲了出去。



    电梯显示在往下走,她看着那红色的数字,忍不住的开始掉眼泪,每下一层,都像是被人往心口子上戳了一刀。



    他再也不会过来看她了,她知道,再也没有下一次了。



    她看到边上的安全通道,忽然间疯了一样,擦了把眼泪,直接往楼梯跑。



    她后悔了,昨晚不应该撒谎,真的后悔了。



    她绕着楼梯往下飞快地跑,脚板底生疼,却及不上她心里十分之一的痛。



    跑到一半,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她却浑然不觉得痛,爬起来,继续往下跑。



    跑出安全通道,外面大厅里,空荡荡的,一个人影都没有了。



    她追出去,一直跑出了公寓小区大门,追到马路边,都没有看到陆枭的身影。



    他怎么会走得这么快?



    她大口大口喘着气,来回往道路两边看,只有偶尔来往的车辆,驶过面前的马路。



    “陆枭!”她哑着嗓子,叫了起来,“陆枭你回来好不好?!我昨晚是骗你的!!!”



    她一边叫着,一边往桥那边追了过去,“你是不是藏起来了!你回来吧,我把所有事都告诉你,你回来好不好?!”



    一直追到了桥上,叫了一路,也没有任何人理睬她。



    她走不动了,也喊不动了,茫然无措地站在桥上,停住了,望着来往的车辆,眼泪拼命往下流。



    桥上有个早起买鲜花的老太太经过,惊讶地看着摔得鼻青脸肿的她,看到了她流血的脚,指着她道,“姑娘,你的脚流血了!”



    喻菀低头,看了眼自己光着的脚,她走过的路上,一排血印子。



    而她却麻木了,在原地失魂落魄地站了许久,然后倒退了两步,坐在了路边。



    陆枭真的不要她了。



    他们之间彻底完了。



    边上忽然伸出一只手来,拍了拍她的肩头。



    她愣住了,喜出望外,随即扭头看。



    不是陆枭,是昨天十二楼的那个男生。



    他今天没戴鸭舌帽,背着一只小挎包,脸格外的瘦削清秀,看着她,然后低声道,“我送你去医院吧,你的脚被玻璃渣子割碎了。”



    然后又认真地说了句,“别找了,我刚在外面,看到一个男人拎着行李箱,出门就上了车,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此时,京都,晚上八点。



    a国今天是七夕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坐在餐厅里,看着外面来往经过的情侣,一对对的,看起来很幸福的模样。



    餐厅的服务员再一次走到她边上,轻声问她,“请问现在要上菜了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为她包了今晚这间餐厅,说等他处理完手上的事,就过来跟她一起吃晚饭,要陪她过七夕。



    但是她从六点不到,一直等到了现在,厉南朔也没来。

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。”她看了眼手机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祖辉老总被枪杀这件案子,当天就定案了,她赶到警察局,在厉南朔离开的前一分钟,黏住了他。



    她死皮赖脸跟着他来了京都。



    在这里待了两天,倒也没想象的那么危险,但是厉南朔每天回来的时候,她都睡了,早上走的时候,她都没醒,非常忙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她在餐厅又等了会儿,一直等到九点,给厉南朔打了个电话,依旧是没人接。



    他今天大概又被什么事缠住了,看来是不会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