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33章 何占风是可以信任的

    第433章何占风是可以信任的



    宋煜接着又道,“我知道少奶奶也有点怀疑何占风,但是何占风暂且是现在可以信任的人,他至少不会害你。”



    “长官出事前,我给他打了个电话,他说了几句话,还没说完就被切断了,其中有一句就是,他说你在何占风那里就好。”



    因为厉南朔相信何占风,所以宋煜也相信。



    “今天发生的事,昨晚何占风就给过长官提示,而且今天一大早就让少奶奶去了他那里,可见何占风是个好人。”



    宋煜说到这里,停下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到他那里安静了些。



    隔了几秒,他才又低声开口道,“我下飞机了,军区来人接我了,我不说了,少奶奶千万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,不要轻易联系我们这边的任何人。”



    不等白小时回答,他立刻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着电话里挂断的“嘟嘟”声,一颗心沉到了谷底。



    宋煜这个电话,间接告诉了她这桩事的严重性。



    连厉南朔都让她待在何占风这里。



    既然待在何占风这里,会让他觉得放心,那她就待在何占风身边。



    其实早就有预兆了,厉南朔从回国以后,就不怎么正常。



    然后几天前,他去找了卓向阳,情势就已经相当微妙。



    而她什么都没问,什么都不知道。



    假如他这次来京都之前,她仔细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,早先阻拦了他做那些事,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?



    她呆呆地望着手机,心痛到喘不上气来。



    就在昨晚,厉南朔还搂着她睡觉。



    早上他起来时,她还迷迷糊糊记得他吻了她。

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事情却变成这样,她觉得自己好像还没醒,还在做梦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,到了。”司机扭头,朝白小时提醒了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扭头看向外面,透过车窗,看到他们停在了一个很大的雕花铁门前面。



    这里是市郊,很空旷,边上种着密密麻麻的树,而何家就隐藏在深林之中,隐约可以看到,远处有一座像是城堡般的建筑,外墙有些古老了。



    这就是何家。



    门口的红外线扫描仪,通过了前座司机的面部扫描,把他们的车放了进去。



    他们在停车场上停稳时,先一步到了的何占风,缓步走到了车门边,亲自给她开了车门。



    凑近她的同时,低声道,“我奶奶今天在家,待会儿应该会让你去见她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拉住白小时一只手,牵着她下了车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说话,只是跟着他慢慢往前走。



    何家很大很大,从外面看,是一座两三层楼的石砌外墙老建筑,进去了才发现,里面是园林与四合院兼并的格局,好几进院子,比外面看起来更大。



    但是按照他们几世同堂的情况,确实需要这么大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我奶奶一个人住在最后面,爷爷五年前已经走了,我先带你去我住的地方,等她要见你的时候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一边拉着她往里走,一边扭头轻声和她说话,脸上的表情,是带着点儿宠溺的。



    这里随处可见佣人,像是一百年前的mínguó剧里,那些有钱人家的深院,跟厉南朔他们家里,完全不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他是装出来的,他在做戏,因为怕别人看出端倪。



    她尽量逼自己快速进入状态,朝他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牵着她进了几道门,然后在一处有回廊的院子前停住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抬头,看到边上一间房间前面,站着一个人,似乎在等着他们。



    “那位是我们家大管家,东叔。”他回头朝白小时低声解释了句,“这就是我平常回来住的地方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跟着他跨过高高的门槛,打量了下这里面的格局,三间房间,一个大天井,一个人造池塘,夏末,开着半池塘的荷花,回廊直通向房间,很大很宽敞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和白小时进去的同时,站在房门前的东叔看到他们进来了,立刻快步朝他们走了过来,“大少爷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然后走到他们面前,又朝白小时微微鞠了一躬,“白xiaojie。”



    东叔第一次见她,就知道她是谁,白小时并不觉得惊讶,他们车子开到大门口时,这些人就应该已经通过监控看见她了。



    “东叔你好。”白小时强颜欢笑,朝他抿唇笑着回道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客气了,我们老夫人知道白xiaojie今天过来,特意叫人备了晚饭,邀请白xiaojie一起过去吃晚饭。”东叔看起来和和气气的,面色和善地朝白小时道。

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,二叔和三叔还没回来是吗?”何占风接过话,貌似不经意地问了句。



    “二爷晚上有应酬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三爷今天不回来,他出差了,大少爷忘记了吗?”东叔随即回道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只顾着白小时的事,确实忘记了。



    东叔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,又朝两人笑了笑,道,“那我就先去厨房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何占风点了下头。



    何占风领着白小时进了房间,关上门,才松开了白小时的手。



    “以后你在何家的时候,这边就是你的房间。”何占风按了墙上一个开关,开了房间窗户通风,指着左手边那个房间,朝白小时道。



    “我们家规矩比一般人家重一点儿,注重长幼尊卑,但也没有很夸张,奶奶还是比较开明的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已经看出来了,何家规矩重。



    她没说话,只是朝房间里打量了一圈。



    她进来了才发现,何占风这边,有两间屋子是连在一起的,打通的,卧室是开放式的,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。



    明天就是周末,她和何占风要住在这里。



    “那你睡哪里?”她犹豫了一下,低声问他。



    何占风松了下领带,脱了西装外套,走到她身边的衣架旁,把衣服挂上去的同时,才扭头看她,轻声回了句,“你说呢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直勾勾地盯着她,忽然朝她凑近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后面就是墙,往后退了一小步,后背就抵住了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