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39章 把离婚协议给厉南朔

    第439章把离婚协议给厉南朔



    白小时早上起来的时候,何占风还没过来,她立刻先进了卫生间洗漱。



    走出房门的时候,隔壁何占风还没动静。

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,何占风平常都是几点起来,走到小池塘边上,往书房看了眼,却发现书房的窗户是开着的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穿着一身便服,正坐在窗前看文件。



    原来他已经起来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有些诧异,周末,早上八点,他已经在工作了,何占风生活得有多自律?

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厉南朔休息的时候,都会跟她腻在一起,除了亲自给她弄早饭,从不会比她早起。



    她看到这么自律的何占风,实在惊讶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察觉到她的注视,扭头淡淡扫了她一眼,问道,“起来了?洗漱过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洗过了。”白小时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何占风放下手里的文件,起身开门走了出来,白小时看到他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,看起来已经早起晨练过了。



    “等我十分钟。”他朝白小时轻声嘱咐了句,进了大房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老老实实在门口等着,等了十分钟没到,他洗完澡,换了身衣服出来了。



    然后盯着白小时身上的连衣裙看了眼,道,“这些小姑娘穿的衣服,比职业装更适合你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就不会说这样的话,厉南朔只会说,她穿什么都好看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下,不知道回答什么。



    这是昨晚何占风让佣人赶在商场关门之前,买了送过来的。



    按照她昨晚告诉他的三围尺码去买的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说话间,走到她面前,自然而然地牵住了她的手,“走吧,我爸今早在家,奶奶和他说要跟我们一起吃早饭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小时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牵着自己的手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跟厉南朔,是完全不同的人。



    比如厉南朔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了,大多时候,是抱她扛她,牵她的时候很少。



    所以从昨天到现在,何占风每一次牵她的手,她都会觉得很不适应,很奇怪的感觉。



    他的手心似乎没有厉南朔那么烫,因为没有经过多年的gāoqiáng度的训练,所以手上也没有厉南朔那么多老茧,手指修长干净。



    她不是手控,但是看到何占风的手,还是禁不住有些感叹。



    商人和军官的手,果然是不一样的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察觉到她走得有点慢,在发呆,刻意放慢了步调等她,然后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


    恰好看到白小时盯着他的手看。



    他考虑了下,皱着眉头轻声道,“假如不喜欢这样,那以后我会注意。”



    恋人之间,除了抱亲搂,这应该是最礼貌的亲近方式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觉得还是牵手比较自然些,她肯定无法忍受何占风把手搭在她肩上,或者伸手搂住她一起走。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飞快地摇了摇头,“我觉得这样挺好的。”



    两人在门口轻声说着话的同时,里面的东叔看见他们,随即招呼了声,“大少爷,白xiaojie,赶紧进来吃早饭吧,站在门口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何占风扭头看了眼,看到他爸何劲,还有老太太已经坐桌上了,没继续跟白小时说下去,拉着她跨过了高高的门槛。



    走到吃饭的饭厅门口时,朝坐在最上首位置的何劲叫了声,“爸,这是小时。”



    何劲放下了手里的报纸,看了眼何占风,然后目光落在了白小时身上,朝她笑了笑,“起得挺早。”



    “何伯伯。”白小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笑。



    每个家庭教育出来的人都是不一样的,在何家这一家人身上,她看到的都是涵养两个字。



    精明而不市侩的眼神,圆润的棱角,第一次见面也并不会让人觉得无所适从。



    她的运气应该是不错的,至少何家人表面,都是很和善的人。



    何占风拉着她落座,依旧是坐在他右手边,贴着他身边坐着,没让她坐何老太太那边。



    佣人给他们两人送上豆浆的时候,何劲差不多已经吃好了,放下了碗,看报纸喝茶。



    他沉默了会儿,朝何占风看去,“昨天大致的情况,你奶奶已经跟我说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跟着何占风,看向了何劲。



    何劲据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说一句是一句,每句话都是经过仔细斟酌,才说出口,何占风的性格,有一点儿随他。



    “小时的情况,那时候白老跟你提出婚约时,我们就已经了解过,你们现在又决定在一起,我没有什么意见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到何劲说得这么爽快,暗暗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她没想到,过何家人这一关,会这么简单。



    “我吃好了,你们慢慢吃,细嚼慢咽有助于消化。”何劲说完,放下报纸和茶杯,站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走到门口,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扭头又朝何占风叮嘱了两句,“还有,你下个礼拜,陪小时回趟阳城拿下证件吧,然后签署离婚协议,尽快送给厉南朔签字。”



    “离婚协议怎么送进去,我会安排好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听何劲这么说,显然有点儿吃惊。



    何老太太也附和着说道,“我也觉得,这离婚协议越早签越好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怔怔地看着他们一家人,有点儿反应不过来,所以这是何劲跟老太太一起商量好的?何占风根本都没跟她提过,说要她跟厉南朔离婚!



    怪不得,他们要跟她一起吃早饭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有些蒙了。



    然而何劲说完最后两句话,就走了,没有给何占风商量的余地。



    东叔出去送了下何劲,饭厅里就剩了何老太太、何占风和白小时三个人。



    何占风随即压低声音,皱着眉头问何老太太,“奶奶,我跟小时在一起的事,你跟我爸已经说了,是吗?”



    何老太太脸色有点儿为难,“这事,我一个人实在拿不定主意,昨晚你爸回来,问了你的事,我考虑了下,还是跟他说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而且你爸就算知道了,也不会跟别人说的。”



    何老太太语气里带了些责怪的意思,“他是你爸爸,又不是别人,他处理事情,怎么也比你成熟一点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何占风紧拧着眉头,没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