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40章 想见厉南朔

    第440章想见厉南朔



    “离婚对你们谁都好,虽然在这个时候,让小时签离婚协议,确实有点儿落井下石的意思,但你要不是跟小时已经有了关系,你爸也不会做这样的决定。”



    何老太太说着,又望向白小时,“小时,奶奶这么说,你能理解吗?



    何占风扫了眼白小时,替她回道,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厉家那边,也不是能轻易放人的,我过几天单独跟我爸谈谈。”



    “说的倒也对。”何老太太想了下,“厉家估计不会让小时在这个时候,轻易跟厉南朔离婚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在何占风边上坐着,心情从高处跌到谷底,如此反复几次,始终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何老太太这么一说,她才强忍着,轻声道,“厉家那边的情况确实有点儿复杂,等我和何占风回阳城之后看下情况,再谈离婚的事儿吧?”



    何老太太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反正,我跟你何伯伯的意思是,越早脱离厉家越好,要是有点儿棘手,往后拖一阵也没问题,你跟占风两个人,好好商议下,别犯傻就行。”



    何老太太别有深意地说了两句,然后起身道,“我也吃好了,你们慢慢吃啊。”



    然后走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放下了筷子,一声不吭。



    何占风也坐着沉默了许久。



    然后轻声开口道,“你要是一定不肯离婚,那我会想办法拖下去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我想说的是,现在离婚的人这么多,有些人甚至为了能多买一套房子,而离婚的比比皆是,假如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没有出现问题,离婚和结婚,都不过是个形式而已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结婚,不代表两人感情不够深,离婚,也不代表两人感情就走到了尽头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没看他,轻声回道,“那民政局开着有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何占风知道白小时有点儿生气了。



    斟酌了一下,回道,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你不要误解,我就是觉得,现在最重要的,是以大局为重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相信,站在为了你好的立场上,厉南朔也会赞成现在离婚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抬手,无力地摆了摆手,轻声回道,“我现在脑子有点儿乱,没法给你肯定的回答。”



    她甚至有点儿后悔了,跟何占风演了这场戏。



    她恨不得不顾后果,现在就从何家逃走。



    但是她又清楚知道,现在的白小时没有任性的资本,走错一步,都会害了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她没吃继续往下吃早饭,一个人起身往外走,她需要一个人回房间静静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看着她出去的背影,犹豫了一下,没有跟上去。



    理解,比什么都重要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现在需要什么,其实他心理很明白。



    他吃完早饭,何可人也起来了。



    她玩到凌晨两三点才回来,还没睡饱,眼睛还是肿着的。



    进来的时候看到何占风也在,见他吃完了要走,立刻抓起一个包子往嘴里塞,咋咋呼呼道,“哎!哥你等等!我昨晚还没跟嫂子正式见面呢!



    何占风扫了她一眼,“这么好心?”



    “这不叫好心,这叫基本的礼貌。”何可人朝他翻了个白眼,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而且昨天第一次见面,就闹得大家都不愉快,我心里挺愧疚的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考虑了一下,回道,“下回再说吧,你嫂子现在有点儿心情不好。”



    “因为厉南朔?”何可人试探地问道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她因为厉南朔?”何占风有些狐疑地问。



    “纪然跟我说的啊!我知道纪然这个人不怎么好,她说的话我也是听几句忘几句,你就别跟我说大道理了,我就是把她当成无聊时的一个玩伴而已,不交心的狐朋狗友。”



    “狐朋狗友?”何占风皱了下眉头。



    何可人认真地点了点头,“嗯,这是我那优秀的未婚夫这么形容我的,说我的朋友尽是些狐朋狗友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啊,你可真是没有经验啊!你就不懂女人心里在想什么!”



    “我作为一个女人,很严肃地告诉你,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啊,什么办法都没用,就得有人陪着她聊聊天儿,给她买买买!”



    何占风听着这小丫头的邪门歪道,半晌没吱声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白小时一个人在房里待了会儿,冷静下来,认真地回想了下,刚才何劲和何老太太的态度,还有他们说过的话。



    他们为了何占风的安全,自然是希望,她跟厉南朔越早离婚越好。



    为了她和厉南朔考虑,跟厉南朔离婚,也并没有什么不对。



    离婚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,何劲和何老太太的决定,是对的。



    但是她没办法迈过自己这道坎。



    她自己一个人做不了决定,是否要跟厉南朔离婚。



    她想见见厉南朔,忽然就发了狂的想他,想见他。



    当这些事的重量,一部分压到她身上时,她才知道压力有多大,大到她无法承受。



    越想,心里越是难受,她不知道这些事还能跟谁商量。



    她想厉南朔,担心厉南朔,不想签离婚协议,她只想去见见他。



    她关了窗户,不让外面的监控拍到自己,躺在床上,想逼自己休息一会儿。



    趴在床上的时候,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流,她拼命压抑着,不让自己哭出声,将脸埋进了枕头深处。



    冷不防,忽然感觉有人坐到了床边。

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扭头一看,何占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。



    他静静地看着她,然后拿掉了她头上的枕头,给她递了两张纸巾。



    看到她哭,他才知道,逼她离婚对她来说,是有多大的压力和打击。



    他知道了,白小时有多爱厉南朔,但是他安慰,可能会适得其反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无声地哽咽着,接过他手上的纸巾,两张纸巾的安慰,并没有让她好过多少。



    她用纸巾,压住了自己的眼睛,半晌,哑声道,“我想先见厉南朔一面,我想见他,想看看他现在到底怎样,在那里面过得好不好……”



    只说了两句话,就说不下去了,用手捂着眼睛,死死咬着唇,压抑住哽咽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坐在边上,安静地看着她。



    有点儿,控制不住地心疼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