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57章 江妍儿会去

    第457章江妍儿会去



    白小时心跳得有点儿快,因为tōukuī到了何占风的秘密,跟她有关的,他的秘密。



    何可人果然没有胡说,她猜的,也是对的。



    她怀着冒冒在超市被抢钱包的那次,正好跟何占风第二次出差去h国的时间对上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就算知道了,也只能假装不知道。



    摊牌,对她和何占风没有任何好处,因为她跟何占风是不可能的。



    何占风上次对她撒谎,说他不知道她还有个孩子,一定也是因为有这方面的顾虑。



    因为知道两人不可能,所以即便有过交集,帮过她,也不想说出来。



    两人只能都把秘密揣在肚子里,互相假装不知道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两分钟,然后关了电脑,努力平复了下心情,下楼,和何占风一起吃晚饭。

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何占风已经把菜都准备好了,碗筷也准备好了,在洗杯子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先坐到了桌子旁,扭头看着他的背影。



    何占风洗完杯子,一扭头,正好撞上了白小时望着他的目光。



    他愣了下,然后若无其事道,“赶紧吃吧,不然菜都凉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点了点头,飞快收回目光,然而吃到嘴里的是什么,都不太清楚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倒了水,放在她手边,坐到她对面,和她一起安静地吃了会儿东西。



    两人同时把筷子伸到了一盘菜里,白小时先收回了筷子,然后脑子飞快地转了下,朝他道,“后面的向日葵,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向日葵?



    何占风脸色随即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,然后低眸看向自己的碗,没有看白小时,回道,“周末的时候,会有园丁过来收拾。”



    他没听到白小时的回答,又看了她一眼,忽然意识到她发不出声音,自然没办法回答他。

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紧张什么,恰好因为,后面花园里种的最多的,是她最喜欢的向日葵吗?



    其实他更不清楚,自己当时出于什么心理,为什么要种向日葵,因为看到她偶尔会去花店买向日葵,所以他就回来叫人种上了。



    有的时候,会在太阳很好的天,坐在院子后面,盯着向日葵看上一天。



    他不喜欢有始无终,做任何事都是这样,所以这些向日葵就年复一年地种了下来,越长越多。



    现在被白小时看到,就像是被她戳穿了一个秘密,让他觉得,有些无所适从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盯着他看了几眼,见他似乎很认真地在吃饭,也就没有继续打扰他了。



    吃完饭,她抢在何占风之前,收拾好了碗筷洗碗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见她洗碗手套都戴上了,没有继续跟她抢下去。



    他擦完了桌子,把抹布丢到洗碗槽的时候,又朝白小时道,“对了,忘记跟你说,江妍儿回京都了,也许是要长住,林纪玄邀请我后天去他们那里参加一个酒会,你去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洗碗的动作,顿了下,想了很久,然后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真的要去吗?”何占风又认真地问了她一遍,“江妍儿十有**会去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扭头望向他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她要去,就是因为江妍儿去,她才要去,而且是跟何占风一起的情况下,去了才好。



    她会让江妍儿看到,她说要把厉南朔让给她,不是说着玩玩的。



    能让江妍儿安心一些,厉南朔的安全,或许就能多一分保障。



    为了厉南朔,她什么都愿意去做,哪怕一直这么演戏演个三年五载的,她也愿意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却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,皱了下眉头,道,“既然确定了,那我会给你准备后天晚上穿的衣服。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用更认真的态度,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她洗完碗,搬了张凳子,坐在后院里,看着向日葵,它们全都耷拉着头。



    “我给你普及个知识。”她脑子里,忽然想起一段厉南朔跟她说过的话。



    “向日葵不一定会跟着太阳转,她的转动机制,是它里面生长素的表现,它又不是小狗小猫,没有那么神奇的能力。”



    因为当时她在给冒冒讲故事,说向日葵会跟着太阳公公转,冒冒就问她,“那月亮呢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了,不知道向日葵会不会跟着月亮转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坐在床上看书,用很不屑的语气,告诉了他们娘儿俩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活了那么多年,才知道向日葵跟着太阳转是具有偶然性的,是西方和故事课本上美化夸张过了的形象。



    但她想,厉南朔就像是太阳,她就像是故事里的向日葵。



    他不在的时候,她就像面前这片向日葵一样,他在的时候,她就是围着他转,心向往之。



    故事里的向日葵会跟着太阳转多久,她就会跟着厉南朔,转多久,永远不会跟着月亮转。



    她看到花田上倒映着一片温暖的灯光,有一道影子。



    扭头往楼上何占风房间阳台一看,只有夜风吹着窗帘晃动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何占风带着白小时从医院回家,换上了礼服,随即带她去林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的嗓子依旧是无解,医生也不能保证,她什么时候才能开口说话。



    何占风都带她去医院好几趟了,白小时知道他的时间宝贵,平常谈生意就已经很忙了,心里有点过意不去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坐在她边上,扭头看了她一眼,道,“假如这家医院真的不行的话,下礼拜我带你去国外看看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随即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她知道,她嗓子说不出话,可能也是一种心理障碍的表现,但她不想去看心理医生。



    也知道自己现在心理过于抑郁,查出来肯定毛病不浅,但是她现在不想接受治疗。



    说不定,就像那个医生说的,哪天自己就忽然好了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见她不答应,没有继续强迫下去。



    两人到林家大门前时,已经算是来得比较晚的了,门口草坪上停着的豪车多得让人眼花,院子里衣香鬓影,全是上流阶层来赴宴的人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先下车,亲自给白小时开了车门,白小时下车,自然而然地,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


    她不加掩饰,何占风也并没有觉得奇怪。



    他们原本就要表现出是一对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