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67章 没完没了了!

    第467章没完没了了!



    白小时有些惊讶,快步走上前仔细一看,连车窗都被人喷漆了。



    重要的也不是有没有被喷漆,而是前车窗也被喷了,驾驶座的视线受阻,这车肯定是没法开了。



    本来算得好好的,提前二三十分钟到公司做什么,眼下全黄了。

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她的车牌号竟然也被人曝光了。



    到底是谁这么缺德?还有完没完了?!



    白小时一时之间气得脑子发晕。



    立刻给顾易凡发送了视频邀请。



    顾易凡很快接了,然后看到了白小时镜头里的车子。

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很快回道,“你先拍照,这车肯定是没法开了,我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,正好顺路接你。”



    “然后我让函叔去报警处理一下,先不要着急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并没有着急,而是很生气。



    她还要怎样大度?是可忍孰不可忍!

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随即往后退了两步,打开照相机,找一个好的角度拍摄现场图。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眼角余光,忽然瞄见边上有几个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,貌似狗仔的人,朝她这里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多年来的警惕心告诉她,这些人十有**是冲着她来的。



    她连拍了几张现场图,然后转身就往小区门口走,假装这车跟她没关系。



    因为白小时的正脸,从没被媒体正面曝光过,所以那些记者也不是很确定,这个人是不是就是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抓住了这点,有恃无恐地往外面快步走去。



    然而走到半路,正好碰见一个老邻居,朝她打招呼,“小白啊,好久没见你回来了啊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笑了笑,回应了一下。



    那边一个黏在白小时的一个记者,耳朵很尖,立刻听到了白这个字眼,指着白小时就道,“那个就是白小时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见他们互相招呼的声音,立刻往外跑。



    但是在h国受伤的腿,一直有点儿后遗症,跑不快。



    刚跑到门口,那些人就追了过来。



    恰好顾易凡的车也停在了路边,下了车来接她。



    她想让顾易凡回车上,为时已晚。



    那些记者一窝蜂地朝她拥了上来,把话筒往她身边凑,“您好,您就是白xiaojie吧?”



    “有知情人爆料说,您是上流社会名媛,同时在几个高官之间zhōuxuán,骗取他们的感情和财物,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之前国外媒体就爆料说,你和厉长官在国外低调完婚,现在厉长官又恢复了单身,你是不是骗婚组织的?”

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,你结婚期间,跟l姓另一高官暗度陈仓,是不是打算离婚之后,也用同样的手段骗婚骗财?”



    “你和何先生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?到底是情侣还是什么?你到底同时跟几个人在交往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努力用包挡住自己的脸,不被他们拍到。



    那些劈头盖脸的问题和诽谤,一股脑地朝她砸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完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这个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要被她拖累了。



   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,她就该跟顾易凡和函叔他们通个气,就不该住在这里的!



    “让一下!”顾易凡见白小时被一帮记者堵住了,飞快地跑过来,替她解围。



    他脱掉外套,直接罩住了白小时的脑袋,只让她露出一双眼睛,然后搂着她就往自己车子跑过去。



    记者紧跟在他们身后,不依不挠。



    “顾先生!您的那个孩子,该不会也是白xiaojie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据说白xiaojie在国外待了一段时间,曾经生了一个孩子,这个孩子该不会就是您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您在白子纯之前不就有个女朋友吗?是不是面前这位白xiaojie啊!”



    “您这一年息影不拍戏,是不是也是为了白xiaojie?”



    简直越说越离谱!



    白小时听着他们毫无根据的质疑,气到几乎要bàozhà。



    司机见顾易凡他们过来,立刻先跑过来护住白小时,把她从人堆里往车上拉。



    好不容易上了车,顾易凡却没法上来。



    隔着车窗朝司机大声道,“你们先走吧!”



    司机回头看了眼白小时,白小时现在也没办法,假如现在被曝光,对以后她的公司发展,肯定也有很大影响。



    她慎重考虑了下,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直到车子驶过拐角,白小时回头,还看到顾易凡被堵在那里,寸步难行。



    她家被曝光了,这段时间,估计是不能回来继续住了。



    不然那些激进人群一口一个唾沫星子,都能把她淹死。



    更别提,把何占风这种国民钻石王老五都牵扯进来了。



    回国之后,倒霉的事情就是一桩接着一桩。



    她也许根本就不应该回来。



    她在公司消沉了半日,吃午饭的时间,接到了秦苏苏的微信消息,“你今天来接冒冒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今天这种情形,还是不能把冒冒带在身边,太危险了。



    “我这边出了点儿事,可能要重新买套房子再说,冒冒还是先放你那,行么?”



    秦苏苏毫不迟疑地同意了,“他在我这住一两年都没关系,就是你啊,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,早上的事情我都听说了,你晚上偷偷回去收拾几件衣服,这两天就先住酒店呗?”

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打算的。”白小时立刻给她回了个笑脸,“超爱你的。”



    秦苏苏随即用嘲讽地语气回道,“别,你的爱我承受不起。”



    “别回头那些狗仔又造谣说,你是双性恋,跟我也是一对。”



    秦苏苏自然是跟她开玩笑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撇了下嘴角,无声地笑了两声。



    正要给秦苏苏再嘱咐几句,顾易凡敲门进来了。



    她随即收起手机,抬头望向他,“怎么样了?”



    “函叔把证据交给警察局了,已经查得差不多了,**不离十,是纪然干的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就猜,是纪然干的。



    何占风那次下手特别狠,把她和自己哥哥搞在一起的视频,在网上大肆宣扬传播,让她身败名裂。



    加上纪家仓库里出现的那批来路不明的qiāngzhīdànyào,把纪家整得够惨,纪然假如不报复,都不像是她了。



    顾易凡继续朝她说道,“你说话不便,我就替你打电话问了下何占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