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80章 晚上饶不了你

    第480章晚上饶不了你



    白小时微微侧头,瞥了靳老板一眼,盯着他的脸,无声道,“对不住,我只要这一块地皮,其他的东西我不要。”



    “咱们谈生意嘛,白xiaojie说的这么绝对,一点诚意都没有,我们怎么谈下去?”靳老板撇了下嘴角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住心底的恶心,又认认真真回了一句,“除了我,附加条件,你可以尽管提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态度非常坚决。



    靳老板见从她这里一点空子都钻不到,渐渐失去了兴趣,脸色也变得比刚才冷了许多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自然是观察到了他的神色变化,只当做没有看见,跟着他出了电梯,上了顶楼。



    靳老板这地方,弄的也是有意思,装修风格,像是外面的私人会所一样。



    走廊上灯光昏暗暧昧,可以听得到,有几间房间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。



    他这个地方**性这么好,想必那些人,也能更加放开去玩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朝着那几个房间的方向,看了几眼。



    回过头的时候,发现靳老板,已经摘下了脸上的墨镜,正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脸看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一定是见过世面的人,对于这些,好像并没感到惊讶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只是朝他笑了笑,没有回答他的话。



    这个猥琐的老男人,假如对她没有非分之想的话,倒是真的可以作为,长期合作伙伴来交往。



    可惜了,除了这一次,没有下次。



    靳老板自讨了个没趣,没说什么了,然后带着白小时往一个包间的方向走去。

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白小时就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她是个女人,又不是男人,需要公主来作陪吗?



    白小时心中顿时有些疑惑,盯着靳老板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然而靳老板,似乎并没有对她做任何解释的兴趣,只是伸手推开门,示意白小时先进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索性也不想多问,不客气地走在了前面。



    房间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,分成两间,音乐室和人声是从里面传出来的,外面是一个自带吧台的小酒水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只瞄了几眼,然后走到里面那间房间门口,推门往里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里面的灯光更是昏暗,隐约可以看得到,有三五个人已经坐在里面,玩得正开心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扭头,朝靳老板瞥了眼,“谈生意,需要一个安静的场所。”



    “不急,白xiaojie在这边跟我的人玩一会儿,我手头上还有另一件没有处理好的事情,白xiaojie还请耐心再等一会儿吧。”



    然而,他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的样子。



    这是在耍她吧?!



    白小时猛然间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了,犹豫了一下回道,“我可以在楼底下,等靳老板一会儿。”

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游戏,我没有兴趣。”



    “既然上来了,还想走吗?”



    靳老板没有开口说话,倒是里面忽然有一个女人,站起身来,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,一边走一边大声嘲笑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,但是里面太吵了,一时之间没有想起,说话的人到底是谁。



    她扭头盯着那个女人,走到她面前,出来了。



    然后撞了下她的肩膀,擦着她的肩头,伸手挽住了靳老板的胳膊,轻轻靠在他的怀里,勾住他的脖子,朝他脸上“吧唧”亲了一口,嗲声嗲气地叫了一句,“干爹!”



    靳老板似乎很受用,右手随即顺势缠上了对方的腰。



    两个人用一种无比亲密的姿势抱着,在白小时面前。让人作呕。

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,倾洒在女人的脸上,那是一张浓妆艳抹的脸。



    脸上的妆浓到,几乎都要掩盖她原本的模样。



    但白小时还是认出来了,是纪然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两秒,很快反应了过来,其实早就应该想到的。



    正好,在她家出事的这个节骨眼上,这个来路不明的靳老板找她,她就应该明白,这个靳老板,就是纪然的干爹。



    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,也没有白白砸下来的馅饼。



    纪然走到她面前,微微仰着小巧的下巴,眯着眼睛朝白小时笑了起来,“没想到吧?咱们会在这里碰见!”



    “巧了!今天是我生日。你作为我的老相识,正好今天过来,碰到我庆祝生日,是不是应该赏个脸,在这陪我玩一会儿啊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漠然地看着她,然后无声地回道,“不好意思,没有兴趣。”



    “说话都说不清楚,鬼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?”纪然嘴上抹着通红的唇彩,笑得有些可怖,直接伸手,一把用力拽住了白小时的手腕。



    她拉了一把,没能拉得动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站在原地,用更加冷的目光,盯着她看一眼,沉声道,“放开我,不然你会后悔。”



    纪然好不容易,才找到靳旬这么靠谱的靠山。



    靳旬在这一带,包括在附近邻国这片地区,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!



    他做的是黑活,无论谁明里背地里,都得给她一个面子,外人尊称他一声为靳三爷,这一声三爷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!



    白小时都已经跟厉南朔离婚了,还敢用这么嚣张的态度对她,是活的不耐烦了吧?!



    她的眼底沾上了一丝凶狠,更加用力的扯了白小时一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她扯得一个趔趄,不由自主地往里走了一步,差点撞上了门框。



    靳旬随即在他们身后,又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然然,对我的客人客气些。玩可以,不要做得太过火了哦!”



    “干爹这是怜香惜玉了吗?”纪然忍不住冷笑两声。



    “您自己先前可答应过我了,说把白小时弄过来之后,随便我怎么搞她!现在又说这样的话,真是让人扫兴!”



    “别生气呀!”靳旬笑得更是大声,顺手在纪然身上用力摸了一把。

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听话,干爹晚上可不会饶过你!”

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她现在的男朋友是何占风!何家可不是能让你随心所欲招惹的对象,所以自己注意些分寸!”



    纪然明显有些扫兴,一个字都没回靳旬。



    扭头就让里面的人出来把白小时硬扯了进去,顺手关上了门,直接把靳旬关在了门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