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85章 过来

    第485章过来



    白小时下意识的,往回瑟缩了一下。



    然而没能抽得开自己的手,厉南朔已经抢在她之前,用力握住了。



    然后不由分说,突然拉着她,往电梯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扯得一个踉跄,不由自主地跟着他,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在电梯面前停下的时候,忍不住低声问他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伸手按了下去的键,根本没有回答她的意思。



    电梯抵达地下停车场,直接弯下腰,扛起白小时就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伸手捶了他后背一下,哑声道,“你放开我!”



    何占风还在楼上等着她一起吃饭呢,她的手机和包什么的东西也在包厢里!



    厉南朔不管她捶得痛不痛,直接把她塞进了后座,然后紧跟着她坐了进去,径直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,将她牢牢扣在怀里,不让她有下车的机会。



    “开车。”他随即朝前座的司机,沉声吩咐。

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我饭还没吃呢!”厉南朔越是这样,白小时心里跟他对着来的念头,就越发的强烈,在他怀里用力挣扎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或许是她上次在家里,跟他说的还不够清楚,态度还不够坚决。



    这次厉南朔去京都找江妍儿,完全是瞒着她的,他既然想跟江妍儿藕断丝连,那凭什么又回过头来找她?



    厉南朔其实也有些明白,她今天对他这种态度,是因为什么。



    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看,这样她才能相信她!



    他一只手,狠狠扣住白小时的下巴,强迫她抬头,和他面对面。



    然而看到她眼眶微红的一瞬间,又立刻心软了。

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低头,不由分说噙住她的唇瓣,将她的话,和她的愤怒,全部都堵了回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越挣扎,他吻得就越深。



    她咬他,他丝毫不在意,长驱直入,纠缠住她的小舌头。



    直到尝到两人唇齿间弥漫的一股血腥气,白小时才平静了一些。



    她冷静下来的同时,一动不动地,任由他的滚烫,在她唇齿间肆意。



    和厉南朔来硬的,从来都不可能奏效,她忘了这点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也察觉到了她的僵硬,没过多时,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。



    他盯着她被她吮得通红的唇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紧抿上唇瓣,一言不发地瞪着他,伸手抵在了她和他之间。



    她不希望,她和厉南朔和江妍儿之间,再重蹈覆辙。



    真的是够了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待会儿再说。”厉南朔知道白小时心中有诸多不满,却立刻打消了她说话的念头,松开了她。



    然后又凑过来,吻了下她的额头,用他低沉好听的嗓音,意味深长补了一句,“待会儿还有正事要做,办完正事,今天晚上,咱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

    要不是还有事情要做,他一定会在车上,就把白小时给办了。



    假如白小时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,她记得,她没有同意,今天晚上陪他吧?



    她暗忖了会儿,正要拒绝他,厉南朔此行的目的地却已经到了。



    没等她开口说话,就不由分说,拉着白小时,下了车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刚才注意力全在厉南朔身上,根本没注意自己到了哪里。



    被他拉着下了车,才发现,他们是到了一处高端健身会所楼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带她来这里做什么?



    白小时有些疑惑,而且他还穿着军装zhìfú。



    她扭头往四处看了圈,发现已经有军队提前抵达了,将会所内wàiwéi得水泄不通,到处都是厉南朔的人,严阵以待,迎接她和厉南朔的到来。



    这个排场,未免也太招摇了些吧?

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,停在了原地,没有跟着厉南朔前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往里走了几步,察觉到白小时没有跟上来,随即回身,走到她跟前,垂眸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”



    她刚说了两个字,厉南朔忽然伸手,一把搂住她的肩膀,强迫她跟着他一起进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的肩膀,被他捏得有点儿疼,几乎是被他拎到了健身会所里。



    会所经理几乎是战战兢兢地等在门口,见到厉南朔来了,就差没给他跪下,弯腰行礼,超过九十度的鞠躬,几乎连脑袋都要埋到地上。



    “人还在上面吧?”厉南朔淡淡问了句。



    “还在的!还在私人vip健身室里,按照长官的吩咐,完全没有惊动到他们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,然后头也不回,朝身后的警卫员低声道,“扫黄,上去抓人。”



    “那长官就,就先到隔壁的vip休息一下,怎么样?我们已经为您准备了最豪华的私人vip健身房!”经理哆哆嗦嗦地问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,只是低头,望向怀里的白小时,似乎在征询她的意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根本不知道,厉南朔上去是要扫谁的黄。



    她慎重思考了下,厉南朔今天肯定不会放她走了,与其在这里等着看好戏,不如去上面房间等着,还舒服些。



    她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同意了经理的提议。



    经理直接将两人带到了楼上,白小时进房间的瞬间,好像隐约听到了有女人的尖叫声。

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地,盯着传来尖叫声的方向,看了眼。



    “人马上就带到!您二位再耐心等待一下!”经理见白小时往外面看,以为她是等得不耐烦了,立刻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,毕恭毕敬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威力自然不用明说,无论到哪里,都是自带光环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忍心再给这个经理施加压力了,只是朝他笑了笑,然后进了房间里。



    她之前没有见过这样的私人健身会所,今天进来一看,只觉得大开眼界。



    这就是个带着个泳池和健身室的总统套房,卧室客厅浴室厨房,该有的都有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坐在了沙发上,随即朝她招了招手,低声道,“过来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都不记得,是有多久,厉南朔没用这种召唤小狗一样的语气,跟她说话了。



    她转身,似笑非笑盯着他看了两眼,然后朝他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刚隔着半个人的距离,坐在了他身边,厉南朔又一伸手,直接把她拽到了最贴近自己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