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87章 这就受不了了?

    第487章这就受不了了?



    纪然见靳旬被搞得毫无招架之力,立刻腿一软,自己乖乖跪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微微侧过头,撇了她一眼。



    盯着纪然的森冷目光,分分钟都像是在凌迟她。



    纪然害怕到全身都忍不住发起抖来,根本不敢和厉南朔对视。



    “今天你生日?”厉南朔用异常平静的语调,轻飘飘开口问她,“还让小时给你下跪祝生,是吧?”



    纪然害怕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“哇”地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承认自己很冷血,很没有同情心,她看着下午还搂着她想要占她便宜潜规则她,如今倒在地上,痛得几乎抽搐的靳旬,只有报复的kuàigǎn。



    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

    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,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说的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情形了吧。



    她听着纪然的哭声,烦躁到了极点。



    看着她那抖动的两坨大硅胶,更是恶心到恨不得用几根长针戳进去,戳爆掉。



    她看着纪然,缓缓站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然后扭头,认真问厉南朔,“有大蛋糕吗?”



    “到最近的蛋糕店,去买一个最大的蛋糕过来,五分钟之内。”厉南朔顿了下,吩咐身边的警卫员。

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

    “不需要很大,十寸的就行。”白小时摇了摇头,回道。



    她不贪心,纪然是怎么打算对付她的,她怎么还回去。



    纪然似乎已经想象到了,自己待会儿会有什么下场,哭得梨花带雨的,直接爬到白小时面前求她,“你放过我吧!”



    曾几何时,白小时似乎也听过其他人这么求她。



    但是心软的代价是,她并没有得到好处。



    “我放过你,你将来也不会放过我,你觉得我看起来很傻吗?”白小时对她温柔地笑了笑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会惩罚纪然,但绝不会像对付靳旬这样,因为纪然还有个疼爱她的表姐,总统夫人,不能做得太过于难看了。



    纪然还有后路,所以有机会搞她却不下手,不是白白浪费机会吗?



    纪然还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着白小时的时候,蛋糕已经送到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打开盒子,伸手先捧起来,掂了下重量,还挺重的,估摸着,有四五斤。



    然后放了下去,她是打算亲自喂纪然地的,但是一直捧着估计会很累,所以还是让她自己吃算了。



    她仍旧把蛋糕放在了茶几上,然后朝纪然勾了勾手指,“过来。”



    纪然吓得脸色都白了,拼命摇头,“我不要!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我亲自动手,可能就不会这么温柔了。”白小时朝她认真道。



    纪然还是跪在地上,继续拼命摇头,“放过我吧!求你了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对这个jiànrén的耐心,已经到了极致,直接走到她面前,伸手抓住她的长发,将她整个人拖到了茶几面前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自从生了冒冒之后,手劲可不是吹的,单手就能提二三十斤重的东西,把纪然拖到蛋糕面前,更不是什么问题。



    她用力把纪然的脸,按进了奶油里,碾了几下,才松开手。



    绵密细腻的奶油,堵住了纪然的鼻子,呛得她差点断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松开手的同时,她拼命咳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,一点儿都不觉得她可怜。



    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



    “我还没给你蛋糕里加蛆呢,这就受不了了?”白小时用嘲讽的语气,开口道。



    “下午的话,我还给你,今天之前,你不把这个蛋糕吃完,以后,你天天都得给我吃完一个十寸蛋糕!还有三个小时!”



    纪然趴在地上,上气不接下气哭了一会儿,然后伸手,抓了块蛋糕,就往嘴里塞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低头,盯着她冷漠地看了会儿。



    然后不想看下去了,纪然哭哭啼啼的脸,让她觉得反胃。



    一旁的厉南朔,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把高尔夫球棍,递给了一旁的警卫员。



    然后脱掉了手上的白手套,淡淡吩咐道,“通知张政委,靳旬已经抓到了,让他看着,连夜送到京都。”



    “路上千万当心,这个老狐狸十分狡猾,把他嘴堵上,一个字都不准让他说,直接送到京都审判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把纪然和这个蛋糕,拿到隔壁房间,十二点前看着她吃完,吃不完的话,明天再给她买一个,强迫她吃下去,哪天能一天吃完了一个十寸蛋糕,哪天放她走。”



    手底下的人立刻听从命令,飞快地收拾干净了这里的的现场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站在原地,看着他们把靳旬和纪然拖了出去。



    直到所有人都出去了,才舒了口气。

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。”厉南朔把自己沾上血迹的白手套,丢到了一旁沙发上,然后靠近了白小时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刚刚看着纪然吃蛋糕,就已经倒足了胃口,摇了摇头,回道,“不想吃,你睡这,我回家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忍不住笑了声,“你觉得没有我的吩咐,你能走出这里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认真思考了下,好像不能,插翅也难飞。



    她看着厉南朔,没吭声,然后看着厉南朔脱了外套,卷起衬衫袖子,走到厨房冰箱前,打开看了两眼。



    里面竟然有培根和蛋,还有一些简单的速食食品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暗忖了下,拿出了培根和蛋,还有速食水饺,打算做个培根煎蛋给白小时吃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娴熟的做饭姿势,朝他靠近了两步,停在了冰箱边上,盯着他,哑声道,“不用麻烦了,外面现成的吃的多得是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顿了下,然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扭头望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他知道,她心里有很多话堵着,关于江妍儿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正事做完了。刚才在车上没有说完的话,你继续,我听着。”

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就说。”厉南朔直勾勾盯着她,用不容置疑的语气低声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望着之前,他被她咬破的唇,沉默了几秒,正要开口说话,厉南朔放在兜里的手机,忽然震动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随即瞥了眼他的口袋,十有**,是江妍儿打来的,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似乎没有接的打算,继续盯着白小时,等着她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