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93章 全面检查

    第493章全面检查



    白小时望着他,暗忖了下,点头回道,“是啊,我那次主要是生你姐姐气,然后去照顾小鱼丸了,你忘记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去照顾喻菀?”厉南朔反问着的同时,忍不住撇了下嘴角,然后目光又落回到了材料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现在确定,厉南朔的记忆,是停在了她被宋煜串通奸细,在军区被炸晕之后,和他们领结婚证之前,这个时间段。



    她脑子里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。



    既然卓向阳说,厉南朔不能受太大cìjī回忆过往,那么,她一点点地引导他回忆,用不激烈的方式让他一点点地回想,会不会有用?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问他,“宋煜呢?”



    “下调思过。”厉南朔头也不抬地回,电脑屏幕地光,衬得他紧绷住的线条,更是生硬,“我以为你知道。”



    然而其实不是,宋煜没有被下调,只是去了别的军区任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记忆还留在,刚发现宋煜是奸细的时候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稍稍凑近了他一些,然后轻声道,“其实我还是习惯,宋副官跟着我,你觉得呢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微微侧头,瞥了她一眼。



    两人视线对上的同时,白小时察觉到了厉南朔眼中闪过的一丝疑惑。



    然后随即恢复了常色,把膝盖上的手提电脑合上,扔到了一旁,一伸手,提起她,轻松让她侧坐在了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刚凑过来,白小时立刻把脸偏到了一旁,没让他吻上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忍不住皱眉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他生气了,昨天晚上就没让他得逞,因为最近她肚子附近,又开始隐约作痛。

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在厨房吻了她之后,也许是因为她动了情,或者之类的缘故,痛得更加明显。



    她觉得还是老实一点儿好,谨遵医生的叮嘱,不要跟男人同房。



    熬一熬就过去了,她去了h国之后,厉南朔跟她分开了那么久,都能憋住,想必憋这个把月的,也不成问题,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小case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自然不知道她心里在琢磨什么,心里越发的不爽,从昨晚何占风打了那个电话之后。
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

    两人僵持了会儿,白小时打算先缓和一下自己的态度,刚说了一个字,忽然发现车子停下的地方,是医院。



    不是说要送她上班吗?厉南朔把她带医院来干什么?



    而且今天她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,早上还有个重要会议要开,厉南朔也不跟她商议一声,就带她来了。



    她扭头困惑地扫了眼厉南朔,“带我来医院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什么都没说,只是先下车,然后探身进来,直接把她扛上了肩膀,往医院门诊部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“我早上还有会议!”白小时在他肩上,愣了几秒,然后忍着被他肩膀咯得生疼的肚子,沉声道,“嗓子不是说好了周末复查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一声不吭,径直带着她进了一间有病床的办公室。



    他把她放在病床上的同时,边上的早就等着的两个护士,随即抓住她的两只手腕,把她的手,绑在了病床两边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你干什么?!”白小时惊觉自己双手不能动弹的同时,诧异地朝厉南朔质问道。



    “腿也绑上。”厉南朔没有回打他的话,朝病房里的医生护士继续吩咐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眼睁睁看着两名护士伸手过来,架起了她的双腿,她两条腿根本挣扎不过两个人的力气,轻易被抬了起来,双腿被固定住了,像是怀孕分娩的姿势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厉南朔到底想做什么!



    在这么多人面前,两个护士两个医生,再加个厉南朔,以这样不雅的姿势被绑住,实在让人觉得很难堪!



    “做个全面检查,越快越好,别弄疼她。”厉南朔低声吩咐了一句,然后扫向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他也不想这样。



    但是,他必须弄清楚,白小时到底是怎么了,是不是怀里何占风的孩子,还是有其他什么不能说的问题。



    假如没怀孕,为什么不能碰她?



    他说全面检查的瞬间,白小时就明白了,厉南朔是不信任她!



    他压根就没相信她说的话!



    上次她在宁霜的小房子里说,她跟何占风之间没有发生过关系,也不可能怀孕,是因为身体其它原因造成的。



    他竟然不相信她说的话!



    她几乎是目瞪口呆地望着他,说不出话来。



    医生来回看了厉南朔白小时一眼,然后推着白小时躺着的移动病床,转身进了隔壁房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着白小时被推进去了,半晌,倒退了一步,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。



    他看到了白小时刚才那个受伤的目光,他真的不想这么做的。



    但是没有办法,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占有欲,他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推进去的瞬间,脑子里一阵阵的空白。



    她感受到护士脱了她的裤子,各种仪器在她下半身附近检查,什么东西伸进了她的下面。



    伸进去的时候,有点痛,因为她浑身都是僵硬的,一次没成功,护士让她,“放轻松,尽量放轻松。”



    第二次,勉强成功了。



    然后护士在她头底下垫了个枕头,给她连喂了两三杯温开水,过了会儿问她,“想上厕所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她们,一声不吭。



    然后目光投向了房门。



    不知道仅仅隔着一道房门,坐在外面的厉南朔,是什么想法。



    他觉得,这么不信任自己的女人,把她当成是玩具一样丢到这里,接受屈辱的检查,她会是什么感觉?



    他有考虑过她吗?



    没有考虑过吧。



    不然一定不会这样,丝毫没有预兆的,就带她过来,捆住她。



    明明是几滴血就能证明的东西,他要是不信,她把血检报告给他看就行,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吗?

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是,心还是渐渐,一寸寸凉透了。

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医生松开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她在病床上又静静躺了会儿,做了个深呼吸,才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从病床上下来了。



    开门走出去的同时,沙发上的厉南朔听到动静,立刻起身,朝她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