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496章 病变

    第496章病变



    直到晚上,白小时回到城北别墅时,脑子还是有点儿,没反应过来似的。

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也不知道为什么,满脑子想的,都是冒冒。



    她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冒冒了,虽然孩子就在五百米开外的,秦苏苏她们家里,但她不敢去。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,可以吃晚饭了。”齐妈从厨房出来,见白小时站在楼梯口,站了半分钟,也不知道在发什么呆,立刻用围裙擦着手,朝白小时招呼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见齐妈朝自己说话,才清醒过来,扭头看了齐妈一眼。



    半天,朝她点了下头,回道,“好的。”



    坐到饭桌前时,仍旧是神思恍惚的模样。



    只吃了小半碗饭,就放下了碗,朝齐妈轻声道,“我吃好了。”



    起身的瞬间,又朝齐妈道,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上去洗洗就睡了,今天有点儿不舒服。”



    “行,不舒服就赶紧上去睡吧,我让海叔也别上去打扰你。”齐妈看出白小时情绪不对,一句话没多问,顺从地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进了房间,反锁上门,坐在了床沿边,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单子。



    是张诊断证明,半个月之前的诊断证明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跟她说了很多。



    医生说她,因为之前心情长时间抑郁,有轻微的抑郁症,导致身体在某一刻垮了,内部出现了病变。



    而病变细胞,是从身体最脆弱的部分开始的。



    她第一次流产之后,身体还没完全恢复,就又怀上了冒冒,而冒冒又是早产的。



    她脆弱的zǐgōng,就像是一颗深埋的定时zhàdàn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bàozhà。



    幸好发现得早,何占风送她去了医院,如果再晚个几个月半年才发现,估计就没救了。



    她从抽屉里拿出何占风让她带着的药,仔仔细细看了会儿,发现根本都看不懂。



    看不懂就对了,何占风是故意让她看不懂的,这个药要在做手术前,吃完一个疗程,吃完了就能做手术了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说下个礼拜就可以着手准备了。



    而她今天才得知这个消息,她的一个卵巢,发生了早期癌变。



    医生当时发现,白小时的胃炎并没有恶化,而且几乎痊愈了,而早期卵巢癌的表现之一就是,肠胃难受。



    立刻果断地给她化验了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说诊断出来的第一时间没有告诉她,就是怕她想太多,她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,直接会影响癌细胞的扩散速度。



    不幸中的万幸,是早期的,而且只有一个发生了癌变,另外一边没事。



    切除之后,还有百分之**十的可能,能恢复正常健康的身体。



    她在昏暗之中,独自坐了许久。



    脑子里何占风说的话,一遍遍地回响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何占风是不是哄她的话,癌,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。



    白继贤就是得鼻咽癌走的,她家族有癌症病患的先例,癌症具有一定的遗传性。



    遗传,加上她身体不好,再加上,前段时间轻度抑郁,造成了这个结果。



    她觉得何占风可能是故意在安慰她,她不怎么相信,有百分之**十的可能性恢复正常。



    半晌,她缓缓低头,将脸深埋在了手掌间。



    脑子里,全是冒冒。



    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。



    假如当初第一次流产之后,她能够理智地对待所有事情,今天这所有的一切,都不会发生了。



    她谁都不怪,只怪自己。



    昏暗之中,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长喘了口气,拿起来,看了眼,是何占风打来的。



    她接了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“我已经到京都了。”何占风说。



    “那你回去早点休息。”白小时强打起精神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之前你住院的那个地方,医生也在,他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开了免提,坐他对面那个医生,随即给她分析了下她的病情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默默听着,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医生跟何占风说得意思是差不多的,做完手术,好好化疗,可以有非常大的几率痊愈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知道向白小时摊牌之后,白小时一定会多想害怕。



    所以他立刻赶回到了京都,医生说的话,应该比他的话,更具可信度。

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去年接过六百多个卵巢癌病例,早期的占了将近百分之六十的比例,而到目前为止,已经治愈的达到了百分之二十几。治愈之后,绝不影响生活质量和寿命!”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要是不信,我们甚至可以展示一些痊愈的例子给你参考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白xiaojie千万不要紧张,这个病症并非无药可医,保持一颗平常心,非常重要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其实已经比刚得到这个消息时,平静了一些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立刻回去找医生向她解释,更让她觉得感动。

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信。”她酝酿了会儿,笑着轻声回道,“就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事,现在听你们说了,已经好多了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听到白小时笑,稍稍松了口气,然后关了免提,出去继续给白小时打电话。
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白小时认认真真,朝他说了句。



    何占风却忍不住叹气,“我知道你今天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,哪怕厉南朔最终还是娶了江妍儿,你也还是不会跟我在一起,但我之前也说过,即便不在一起,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


    “谢谢这个词就别说了,真觉得亏欠我,以后我需要你和厉南朔的地方,你要是不帮,我可真会生气的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勾着嘴角,又笑了声。



    何占风顿了下,又道,“手术其实我已经联系好了医生。”



    “假如厉南朔找的医生没有我这边的权威,我希望你可以来我这边做手术,行么?”



    “可以,一切看情况再说吧。”白小时这次没有拒绝。

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给厉南朔打个电话。”何占风立即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不要,这件事,我希望是我自己告诉他,或者他从他自己信任的医生那里听到。我下午跟你说过的,卓向阳跟我说的那些话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也不想,婉言拒绝了。



    挂了电话的同时,她忽然听到,楼下传来车喇叭的声音。